鼎盛国际

[负增长]我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到来,对楼市的影响

  务工的年轻人选择去深圳,而吃吃喝喝的年轻人就去了广州,广州相对深圳来说,没有那么压抑,深圳就像人口的大杂烩。去的人多数都是年轻人,都是去深圳打工生活的,而且年轻人多,更有干活的冲劲,但是广州人却不同,广州人会享受,相对深圳来说,城市没有那么大压力。所以年轻务工者选择深圳非广州。

  而且从一线城市年轻人口流动情况来看,广州新增的年轻人口率为26.67%,但是流出率却为36%,成为了我国年轻人最想离开的一线城市,人口出现了负增长。那么为什么广州这座城市是我国经济领头羊城市,但是却留不住年轻人呢?

  广州更适合旅行,所以自然吸引男女老少到访。如果问起广州的地表大家都会回答广州塔,小蛮腰。大家却很少听说深圳有什么地标的。同样为城市,广州与深圳相比,更有旅游发展的趋势,所以不管它的年轻值如何,即使它是我国年轻人最不愿意留下的城市,但是它的魅力从未减少。

  如今,我国的经济不断发展,而城市发展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劳动力,年轻的劳动力能够给城市带来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保持城市的鲜活力。越是年轻的城市,发展自然就越迅速。为了展示一座城市的鲜活力,近年来有数据评比我国的发达城市年轻活力。

  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与深圳市仅仅相距100公里的城市广州,同为我国的一线城市,经济在我国遥遥领先,但是城市年轻力却是入围20个城市中,排名最后的一个。年轻指数仅为77,并且这个指数呈现下降趋势,在2017年中,广州的年轻指数下降为75。

  从2016年的全国城市年轻指数的TOP20的数据显示,年轻指数越高的城市,代表更多年轻人留下来工作生活学习或者成家立业。排名第一的毫无疑问的就是外来务工者最喜欢去的深圳,深圳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一线城市,其城市的包容能力都很强,所以很多年轻人想到大城市闯荡一番,他们都喜欢选择深圳市。

  其实广州这座城市更适合生活,更适合旅行。大部分人都说到广东去的年轻人分两种,一部分是去务工的,一部分是去旅行享受生活,吃吃喝喝的。

  二孩出生率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2016年正式放开二孩政策,新生儿人数在2017年我国人口并没有像预计中那样增长,反而减少了63万,比往年减少3.5%。到了2018年甚至减少了250万人,比往年减少了14.2%。

  人口负增长无法改变个别城市人口增长的情况,相反的,在进入人口存量博弈时期,城市之间围绕人口的竞争加剧。

  从中短周期上来说,人口负增长对于一二线城市来讲,影响不大,原因是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由于资源聚集,对人口的吸引力也不会消退,人口流入的速度远远超过人口负增长的趋势。所以只要有人口流入,这些城市就不缺购房需求,可以说,在房价这个维度上,应当看的并非户籍人口,而是实际常住人口。

  是不是不敢置信,中国人口已经迎来了负增长!

  虽然目前只有部分地区的数据公布,但也能看出近两年的地方出生率也呈整体下降的趋势。有专家表示,预计2018年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和1600万之间,比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的数量,减少100万以上。

  人口对城市格局的意义重大,现在,不需要主动抢人的城市只剩下京沪,还以一部分有需要、有能力吸引人的城市一定会推出各种政策让青年人留下。

  可以肯定地是从极长周期来看,人口红利的变化对楼市肯定会产生影响。

  在人口负增长的大背景下,有些城市的人数还是在逐年增加。为何呢?自然是受人口流动的影响。

  中国国家统计局根据全国人口变动抽样调查数据的推算分析表明, 2017年的二孩比例明显提高,并且超过了50%。那么,很多二孩的家庭会有多套房子的需要。

  除此以外,我国目前的城市化率为58.52%,这个标准距离发到国家75%的城市化率,至少还需要二十多年时间,在这个周期里,会产生大量房屋升级需求,比如三线的到二线买房,二线的到一线买房,小房子换大房子,远郊的买进市区等。

  诸多现状都在说明,我国的出生率的确在下滑,人口负增长的形势会越来越明显。

  房地产发展“长期看人口”的论调已经深入人心。如今,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对各地的楼市会产生什么深远的影响呢?

  近期,宁波、青岛、聊城等地相继公布了2018年出生人口预期数字,从这些城市的预期来看,人口出生数字大幅下降,尤其是二孩数量下降明显。

  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看,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数为1723万,比2016年公布的1786万少了63万,下降了3.5%。

  以北京为例,购房人群平均年龄约33岁,其中本地人平均年龄约34岁,外地人平均年龄降至30岁。

  人口下滑的趋势,是不是意味着对房子的需求就随之减少了呢?

  人口流动促使城市格局朝着深层次方向发展,一旦城市格局重新洗牌,形式自然不一样。

  04

  广深及个别二线城市如天津,优惠政策和经济迅猛发展是其人口持续流入的主因。

  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人口增速,一般是处于0.3%左右,低于全国人口平均增速0.5%,也远低于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人口增速。

  根据“西安发布”于2018年底公布的数据,全市户籍人口数量接近1000万。人口的流入会加速城市的发展,如2018年西安以16.83%的经济增速位列全国各大城市之首。

  虽然目前少数三四线城市出现人口流入,但部分因为一二线城市的溢出效应使得周边三四线城市人口也出现流入,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务工人员返乡养老。总体而言,它们仍处于人口流出的状态。

  从我国购房人群特点可知,购房人群按照年龄划分,21岁至26岁占比7%,26岁至30岁占比20%,31岁至35岁占比22%,36岁至40岁占比16%,41岁至45岁占比11%,46岁至50岁占比8%,51岁以上占比12%。从这个比例来看,购房群体主要集中在年轻人和中年人。

  当然,还有其他因素,独生子女一代更倾向于自己有住房,加上晚婚不婚主义,原本一套房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成了两套房。

  02

  03

  01

  比如,近几年个别城市推出“抢人大战”。随着人口争夺战的展开,常住人口“千万级”城市即将增加。跻身“新一线”城市的郑州、西安、杭州等都有望加入人口“千万俱乐部”。

  就京沪而言,经过这些年人口的累计,城市化率已在80%以上,所以实施了严格的户籍政策来控制人口继续增长,独一无二的地位也让这两座城市根本不需要担心人口问题。

  至于三四线城市,因为其人口增速整体低于全国平均增速,意味着人口还在流出,所以也无法产生对楼市的持续需求,在这些城市买房,如果自住的话问题不大,如果是投资,则最好还是避开。

  值得关注的是,抢人大战主要吸走的是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对于那些较弱的三四线城市来讲,青年人口流出的速度在加速,因为对于年轻人来讲,还是想留在城市中,京沪这样的大城市竞争过大,像成都、西安这样以强势速度崛起的新一线城市,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选。

  从地方上来看,也呈整体下降的趋势:

  宁波市卫生计生委近期发布2018年户籍人口出生预报数字显示,2018年宁波市户籍人口出生数为4.4万人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0.9万人左右,降幅为16.98%。

  “对于中国的人口而言,21世纪上半叶发生的最大的人口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今年年初,在北京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

  江苏省2018年1-6月出生人口同比减少13%。

  所以,从购房人群的主力军来看,人口负增长情况下,购房需求会从其他方面释放出来。

  但是老年人是主要购房人群吗?显然不是。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但是我们要清楚,人口负增长除了影响总人数以外,主要影响的是人口结构,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年龄层面,即老年人口比重增加,老龄化加重,新生儿的增长速度赶不上老龄化的速度。

  反应到对楼市的影响上,则根据不同城市级别也有所区分。

  青岛市在2018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份,全市户籍出生81112人,同比减少21737人,减少21.1%。其中一孩出生率减少8.8%;二孩出生减少29.0%。预计2018年户籍人口出生在9万人左右,比上一年户籍人口出生11.57万数字下降22.2%。

  这些城市均预期将出现人口出生数字大幅下降的情况,尤其是二孩数量下降明显。这种情况或许会导致全国人口负增长时间提前。

  人口的下降直接表现在新生人口出生人数的减少。从1987年-1995年,育龄妇女减少,中国出生人口由2450万变成2074万,减少了376万人;2013年-2017年,由于家庭生育意愿下降,一孩出生人数由2013年的1053万下降到2017年的722万,最大差值为331万人。

  这些担忧不无道理。但人口增长与经济社会发展从来都是复杂的动态平衡关系,无论对国家,还是对小家,并不存在单向度的“孩子越多越好”,或“孩子越少越好”,所有人口政策都是根据时代国情权衡利弊最终做出的战略选择而已。

  “人口负增长”之说并不是什么新鲜消息。事实上,因为不同来源的出生人口数据相差悬殊,各个版本对人口曲线的预测往往差别很大。近日,还有美国研究员发表论文,宣称中国人口在2018年就出现了负增长,但很快被学者指出站不住脚。

  其二,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必然将倒逼企业全面转型升级。企业不能再依靠低成本打价格战,就必须努力提升产品的附加值,把主要精力放到做品质、搞创新上来。阿里巴巴、华为等公司的成功也表明,利用“大脑”“智慧”进行创收,中国公司同样拿手。

  流程编辑:孙昱杰

  数据林林总总值得商榷,但中国人口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需要及时开展相关研究和进行政策储备。但因为人口增速放缓或负增长而大为恐慌,甚至认为中国失去人口红利就失去了发展红利,却也是极大的误区。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多子多福”“人多力量大”,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确实依靠体量惊人的劳动人口规模,实现了经济起飞,打下了今天这份家底。而一说到人口增速放缓,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由此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比如东邻日本,长期的低生育率,让劳动力持续短缺,老年人不得不高龄在岗。与此同时,年轻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上升渠道有限,社会阶层固化,整个社会弥漫着压抑感。有人甚至认为,日本经济失去的十年,极大程度与人口长期负增长相关。

  辩证地看,对当下的中国来说,人口增速放缓需要重视,但完全没有必要危言耸听,随意夸大其负面影响。

  以此观之,中国似乎压力更大。一是中国人口基数较日本更加庞大,老年人口增速更快,由此带来的养老、医疗负担势必更加沉重。二是相较发达国家,中国仍然“未富”,经济发展等诸多方面尚需加足马力追赶。

  其一,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本身就不能再依靠人海战术。固然,人口红利曾帮助我们抓住西方国家产业转型的机会,依靠劳动密集型产品享誉全球,但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制造”本身也走到了必须升级“智造”的关键时期。长期依赖低廉的人力资源,并不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企业重规模轻质量一味薄利多销工资低,直接导致商品附加值不高,知名品牌不多。三十年前、二十年前经济起步阶段这种模式或许尚可凑合,但现在,随着人均收入上升、人力成本抬高,这样笨重的打法已经举步维艰。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撰文:鲍南

  来源:长安观察

  1月3日,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最新《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绿皮书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负增长,2050年减少到13.64亿。

  人口负增长也许正在路上,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夸大其词、散布恐慌不解决任何问题,理性分析、积极应对才是正途。在所谓“历史性拐点”到来之前,充分挖掘人口发展潜力、优化人口结构、提升人口质量,防范人口风险。中国的光明未来,靠的绝不是那顶“人口第一大国”的帽子。

  其三,生产效率的提高,会给将来的养老带来无限可能。当前,人工智能方兴未艾,机器人产业蓄势待发,新一轮科技变革正在酝酿。未来的养老服务成本必然大幅下降,并不一定会成为社会不能承受之重。

上一篇:[gog]巫师3向大陆抛出橄榄枝更新简体中文 汉化组
下一篇:[圆谷]奥特曼中,我们认为最强的五个人物,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