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孩子们]《孩子们》:一部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韩

  姜导演认为这种节目没有什么收视率,这令其他同事大为光火,同事们认为他对孩子的父母以及失踪的孩子们都缺乏必要的尊重。于是姜导演来找到了一个教授,这个教授提出了一个匪人所思的说法,他说孩子们一开始是被家长藏了起来,不过后来都死了。

  转眼间四个月过去了,一直不见踪影的孩子们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警方派出了大量警力,甚至还配备了直升机,在很大的范围内展开搜索。各个电视台和新闻节目也在播报此类的新闻。然而,姜导演却对这个新闻不以为意,甚至觉得这个节目占用了自己节目的播出时间而感到不耐烦。

  通过这个影片,我们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法律在某些时候的无力与苍白,法律可以维护社会正义,但是在有些方面,法律能做的其实很有限,这就是我们总是强调道德作用的原因。法律可以惩罚犯罪,但是法律不能杜绝犯罪。而且法律是一项完整的规则和体系,在这个体系中,讲究事实证据,讲究保障人权。这些出发点本来都十分正义,但是因为社会人心远远比法条要复杂,所以有些为了保障好人而做的设计,有时候反而成了恶人脱罪的手段。

  后来,姜导演的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孩子,在一旁照顾两人的姜导演第一次感受到了做父亲的感觉。在一个冬天,钟浩的爸爸得了绝症去世。后来天气发生变化,山体发生了滑坡,几个孩子的尸体也终于被找到。十分讽刺的是,孩子们的尸骨就在山上,之前地毯式搜索的警方居然一直没有发现。

  令人难过的是,现实事件似乎比影片还要残酷。直到现在,警方甚至连这样一个犯罪嫌疑人走没有找到。最令人痛心的是,十几年来几个孩子其实从未走远,他们永远地待在了村子附近的小山上。但是就是因为警方太疏忽,没有重视家人的报案,直到发现事情严重之后才开始采取行动,最终导致孩子们冤死。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案件,这也是韩国历史上的一道伤疤,因为凶手,也因为警方,也许以后还会有。

  其实不只是韩国,可能其他地方也有这样让人无奈的案件。对于这种案件,我们真的有些无能为力,因为我们实在也不知道怎样面对这种情况。那么,我们就应该将精力集中在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我们可以避免让孩子面对这样的危险,我们可以加强相关部门的业务能力,我们也可以通过宣传引导,减少这样的变态凶手的出现,总之,我们可以做的其实还有很多,而我们也应该从心里相信,这个世界一定会越来越好。

  转眼间五年过去,姜导演的节目已经大获成功,孩子们的寻人启事在墙上已经有些斑驳。导演的节目赚足了人们的眼泪,但是却被发现有造假成分,上级派他去大邱工作反思。姜导演在大邱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到了一个湖边看警方的搜寻结果,他很诧异地发现这个案子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告破。

  后来,姜导演见到了钟浩的妈妈,原来钟浩妈妈曾经接到的电话不是钟浩打来的,她不愿意按下追踪键,只是希望警方不要放弃寻找。十一年过去了,家长们终于不用再担心,他们失踪的孩子现在也已经尘埃落定了。他们声嘶力竭地哭喊,他们难以接受这样一个结局。

  另一边,负责这个案件的朴警官正在钟浩家安装电话,并为钟浩妈妈讲解怎么使用。以便如果罪犯往家里打电话,可以知道罪犯的信息。家长们此时也没有放弃努力,他们一直在人多的地方分发寻人启事。他们心中没有底,用尽了各种方法,甚至去找算命的神婆预测。当然,这些努力最终都没有结果,每个人都有些泄气了。

  姜导演来到警局把这个假设告诉了朴警官,朴警官直截了当地回击了这种说法。但是姜导演对这个说法却很感兴趣,他再去找教授,教授继续编说下去,他认为钟浩的妈妈有问题,他说钟浩的妈妈曾经接到过钟浩的电话,但是没有去追踪。朴警官对于这个说法更是无语,他再次告诫姜导演不要理会那个神神道道的教授,姜导演却认为是朴警官不作为。

  心有愧疚的姜导演也来到了这里,并根据一个相关专家的说法,了解到了孩子们生前其实受到了虐待。姜导演找到朴警官,朴警官说自己其实可能发现了凶手,他也知道凶手的样子和车牌号,但是自己没有相关证据。姜导演自己找到了凶手,原来凶手是一个杀牛的屠夫。姜导演在凶手门前睡着,因此也被凶手发现。就这样,凶手抓走了姜导演,他担心极了。屠夫在他面前杀了一头牛,沾着血的脸咧着嘴冲着姜导演笑。姜导演很生气,上去就要打这个屠夫,但他怎么是屠夫的对手。就这样,他被屠夫打倒在地,在被屠夫卡住脖子时他似乎感觉到了当时五个孩子的绝望,他确认眼前这个人就是凶手。因为姜导演并没有找到实际证据,所以屠夫最终松开了手。

  这是一个以真实的案件改编的电影,相信结局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几个孩子,只是简单地去山上玩耍,竟然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在影片中,警察明明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可是却因为没有定罪证据使得犯罪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孩子在外出玩耍时失踪,我们会是怎样的感受呢?将心比心,我们又是否愿意给这样的家长多一些帮助,多一点耐心呢?今天小编要向大家介绍一部韩国的电影,这部电影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名字叫做《孩子们》。

  孩子们商量着去山上捉青蛙,就这样五人搭着伙上山了。这时,其中一个孩子钟浩的妈妈突然感到心口一阵刺痛,似乎是对危险到来的一处伏笔。天色渐渐变晚,家长们渐渐都发现孩子不见了。焦急万分的几个家长一起去警察局报案,几个人在警局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警察们却并没有在意,他们觉得孩子们只是贪玩,所以才回家晚了。由于正处大选投票时期,警察都忙于选举相关的事情,几个家长只能悻悻地回家了。

  据说片中讲述的案件是韩国的未解悬案之一。故事发生的地点是韩国大邱,在城西小学上学的五个孩子相约一起出门玩耍。由于当时是在韩国选举的时期,家长们口头上嘱托了他们几句要注意安全,就让几个孩子出门了。谁都想不到的是,这竟然成了孩子们与家长的最后一句话。

  就这样,他和教授来到了钟浩家里,认为钟浩父母十分可疑,并把自己发现的线索告诉了朴警官,朴警官已经彻底无语,他不想再理会这两人。在没有警官的准许下,姜导演和教授来到钟浩家里,还带着记者,想要证明自己的猜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们不但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证据,还深深地伤害了每一位家长。人群散去,钟浩的父母坐在家里痛声哭泣,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被放弃寻找。

  现在叫哥哥

  我想起

  美的世界,只有美的人看的懂,

  10

  我用力一踩

  好长好长的大课间

  我们知道风在算钱

  谁也看不出

  08

  月亮随着水花飞出去

  另一个女人

  02

  十一岁的小女孩

  苦的温情,只有苦的人能感受。

  谁也没有看见过风

  在翻滚

  我答 我在天上挑妈妈

  想做你的儿子

  里面有一个月亮

  它透出天外的光亮

  星星是学生

  因为我有个妹妹啦

  路边

  青蛙喝了一肚子水

  07

  树枝想去撕裂天空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04

  都不觉得凉快

  沙发上

  母亲提水桶

  一颗星星也不见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

  月亮是老师

  往日他们提着我在街上乱跑

  月亮还是在那儿

  星星们活蹦乱跳地在操场玩

  有一个干净的水坑

  看见你了

  01

  唉,要能吃个瓜就好了

  吸入一口一口毒气

  教室里上课

  她们在焦急地等待

  吐出一个一个幽灵

  不用说我和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噗

  我要告诉大家

  我也有两个名字

  06

  只是瘦了一点

  父亲提电脑

  一个女人优哉地吸着烟

  人们把它叫做月亮和星星

  但却只戳了几个微小的窟窿

  09

  可等水平静后

  夏天真热啊

  夜晚

  香烟点燃了

  他们一定被关在

  月亮上课

  05

  长大了就叫青蛙

  诗很美,确不知人才是那美的代言人

  青蛙说他有两个名字

  看了诗,发现自己既是美的人,

  白天

  啪

  悠闲地玩着手机

  但是纸币在飘的时候

  叭

  小时候叫蝌蚪

  第二天一早

  瓜 瓜

  没想到

  03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以前叫弟弟

  还有一个

  难怪他每天都在喊

  也是苦的人。

  ▲李支友。

  老师如一抹冬日里洒下的阳光,让人在困难无助时感到温暖;老师如一泓沙漠中涌现的清泉,让人在失意时燃起对生活的希望;老师如一首回荡在夜空中的歌谣,让人在孤寂时感受到心灵上的慰藉……

  ▲江国润。

  1998年,年仅18岁的李支友以郴州市特别优秀毕业生身份优先分配到了莲塘中心校总部。“第一天上课,看到孩子们一张张可爱的面孔,我就在心里许下诺言,我要以我毕生的心血给孩子们智慧和温暖,努力使他们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李支友回忆到。这样的决心在李支友心中生根发芽,两年后,甘岭小学的老教师退休,而因地区偏远、贫穷、待遇差,无人愿意前去顶替,李支友却主动请求。“我这样的农村娃都不愿去偏远乡村,那就更没人愿意去了。”李支友笑着说到。山里雨水多,李支友来甘岭小学第一天,就碰上了大雨。进校后,他来不及整顿行李,赶紧与学生们一起将各种盆盆罐罐放在教室、宿舍里漏雨的地方。一阵忙活,全身早已湿透,他这才细细打量起这地方。三间土坯房教室,一间木板搭建的宿舍,一块百来平方米,长满杂草的空地,简陋得令人窒息。但李支友并没有嫌弃这破旧的地方,他带领孩子们清除了空地上的杂草,架起了简易的自制单杠,用最简单的方式帮助这些儿童制造快乐。

  “责任担当”江国润

  ▲陈长忠。

  2016年10月,在农村学校任教17年的江国润带着一份强烈的责任心,来到青兰中心学校担任校长一职。几年来,他一直恪尽职守,任劳任怨,关心老师,关爱学生,在他的带领下,青兰中心学校很快变成了一个有爱的家园。

  作为一名特殊教育工作者,陈长忠深深地懂得要想教育学生,首先必须完善自我。作为老师便是要不断地学习新知识,使自己的学问越来越渊博。尤其在高新技术迅猛发展,信息急剧增加的新时代更应该如此。因此他积极学习《特殊儿童教育学》《特殊儿童心理学》《行为改变术》《中国手语》等教育理论,并努力运用到教育教学实践之中,不断丰富自身的教育教学和科研水平。

  江国润任职期间,送走了一批批走向山外世界的“山娃”,也送走了一个个迈向广阔世界的老师。可他就像大树一样依然扎根在这方贫瘠的土地,为故土积蓄更多的力量,守望着这片蔚蓝的天空。

  陈长忠是桂阳县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教师,他从事教育行业已经二十九年了。二十九载的栉风沐雨,二十九载的辛勤汗水,二十九载的乐此不疲,二十九载的默默耕耘,他将自己深深的爱奉献给了教育这个平凡而神圣的职业。

  在桂阳县边陲小镇莲塘镇的一个小村落田木村里,一所简陋的小学每日清晨都会传来朗朗读书声,这是李支友正带领着仅有的15名学生在晨读。李支友目前是田木小学里唯一的一名老师,学校的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等所有课程都是由他一个人教,在这所几乎都是留守儿童的村小里,李支友既当老师又当父母,全身心地陪伴孩子们,这一晃,就是12年,但他坚守村小至今已有20年。

  作为学校的“一家之主”,第一要诀就是注重师德师风建设,注重思想引领。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乡村学校,自然避免不了留守儿童问题。这些孩子独自上学、放学,走的是泥泞不堪的山路。有的道路甚至还没有路灯,孩子们的安全问题很是让人担心。于是,在孩子们来校的每周日,江国润都最早到校,站在校门口迎接到校的学生。晚自习后,他亲自站在校门口目送学生们走远。

  12年前,李支友来到了田木小学,面对90%以上的留守儿童,有的还是孤儿。“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孤单与寂寞,他们渴望爱与温暖。”李支友说。于是,李支友开始教孩子们唱歌、画画、书法、篮球,给孩子们吹笛子,甚至还用从教以来的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购买了一架电子琴,几个村民和李支友一同将电子琴抬进村里的那一天,是这个大山里的孩子们第一次听见这美妙的声音。李支友特别关注性格孤僻的孩子,班上一名学生,因为家庭原因,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刚入学的第一天就躲在角落,不愿意与他人交流。李支友找到他,耐心地陪他说话,利用课余时间陪他玩耍,很快便将他从黑暗中带出来。“每当听到他和小伙伴们玩耍时欢快的笑声,我就觉得我的一切坚持都是值得的。”李支友说到。作者:刘紫玄 尹吉灵 付跃飞

  做了十余年特教人的陈长忠知道,每一个折翼的天使同样是家庭的希望,为了这群被自身缺陷掩盖了生命色彩的孩子能享受更合适的教育,让他们发现自身的价值,练就适应社会的能力,及早融入社会大家庭,成为平凡的一员。他始终坚持仁爱之心、百倍信心,将责任心、细心和耐心伴随残障孩子们快乐学习、健康成长。

  除了在学习上教给学生知识,陈长忠还随时随地注意培养残障学生良好的思想品德。在陈长忠带领的班上,有一位全校出名的“调皮鬼”,他常常趁人不备,在背后给人一拳一掌,或是把水故意倒在同学的课桌里。面对这样的特殊学生,若是对他批评训斥一番,势必会适得其反,甚至还会让本来就自卑的特殊学生患上更严重的心理疾病。于是,陈长忠制定了一个长远计划专门对他进行教导——首先纠正他生活上的一些不良习惯,如随地吐痰、爱逗别人、乱扔纸屑、经常不洗脸等。然后抓住他的闪光点进行一些 “不公平”的竞赛,多让他体验成功的感受,增强自信心。最后慢慢引入学习,多挑选些他会做的简单的题让他演板,使他在“大众场合”表现“自我”,找回自豪,消除自卑……就这样在陈老师一点一滴地鼓舞与教导下,这个“调皮鬼”逐渐改变了那些不良习性。此外,陈长忠还利用课余时间耐心指导他电脑绘画,2018年,“调皮鬼”的电脑绘画作品《我的成长乐园》获第19届全县中小学生电脑制作小学组一等奖。

  以前,学校外400米进校公路没有路灯,一片漆黑。每次看着学生们走在这样一条路上,江国润都会心惊胆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江国润及时向主管部门汇报、请示。路灯落实后,临近年关,他亲自带领几名年轻教师,在零下几度的冷天里安装路灯,搬运、和料、调试,400米进校公路到处都有他的身影。南方的冬天,空气又湿又冷,好多次江国润手都被冻僵了,但他不愿停下来歇歇。只是捂着手哈几口气暖和暖和,然后又继续投入工作。经过数天的努力,2018年2月3日晚,校园外“罗马大道”两侧14盏路灯及本部校园6盏路灯齐放光明。这些路灯不仅照亮了学生回家的路,更是温暖学校每个师生的光。

  “老黄牛”陈长忠

  “守护者”李支友

  “我真的特别感谢陈老师。”同校的老师曾维这样说到。原来在2016年,还是青年教师的曾维在陈长忠的指导下,凭借《认识大小》一课,拿下了湖南省首届特殊教育培智教育信息化教学大赛三等奖,这对于还是青年教师的曾维是莫大的鼓励。“陈老师对我们很耐心,完全不在意我们还是新手,他经常鼓励我们,在我们遇到教学瓶颈时,他都会与我们现场演示,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曾维在描述陈长忠时说到。陈长忠还经常安慰这些缺乏经验的青年教师,让他们不必过于担心,安排好自己的教学工作,经验在工作中一步一步累积。“他经常告诉我们,有事就找他,他很乐意做我们的后盾。”唐海艳老师说到。

上一篇:[孩子]让孩子知道什么是人!
下一篇:[经纬纺机]164个交易日后,经纬纺机终止收购中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