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高衙内]他最后被逼迫上了梁山,高衙内看上了他

  像高衙内那样无恶不作的官二代,除了少数朝代可以高官厚禄之外,大多数时候都不得善终,关于高衙内的结局,清朝小说家俞万春更胜明代小说家施耐庵一筹:《水浒传》里受招安的林冲也是要给高俅磕头的,而《荡寇志》里林冲直接干掉了高衙内,而且可以说是虐杀。不过今天咱们要说的不是明清小说家格局大小和做人原则,只是来给大家讲讲高衙内大快人心的结局,以为官二代中的霸凌者诫。

  话说这个高衙内做了曹州知府没多久,林冲和一众梁山好汉就杀上门来了。这高衙内一听林冲来了,“早已惊魂离体,荡魄去身,连话也说不出了。”而这时候的吴用还比较讲义气,一心要为林冲报仇,事先把个曹州城围得铁通一般,高衙内自然插翅难逃。

  挖地三尺找不到高衙内,林冲急得脑门子冒烟,吴用只好在一旁解劝:“林贤弟且请宽心,我早就安排吕方郭盛守住了所有出口,咱也不怕这小畜生长翅膀飞了!”正在林冲团团乱转的时候,有个老百姓来举报:“那个高衙内在厕所藏着呢,要不是他身边有个鸟教头守着,我就把他揪出来了!”林冲也顾不得那“鸟教头”称呼犯不犯忌,撒腿就往厕所跑。

  俞万春给高衙内取了个名字(在《水浒》没名字)叫高世德,其实谐音就是“搞事的”。这个搞事的高世德后来居然还做了曹州知府。为了不把读者弄晕,咱们还是管高世德叫高衙内吧,因为衙内毕竟是一个大家比较熟甚至见过的角色。

  林冲毕竟是个正人君子,看着被四马攒蹄捆成粽子的高衙内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从何下手——眼睁睁看了半晌,却没摆布处(其实他应该问问矮脚虎王英的),但林冲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忽然之间灵光一闪:“快把这里的厨子给我叫来!”

  闲话少叙,林冲一听原来吃个肉还有这么多讲究:“那还等啥呀?你赶紧把这个高衙内给我按你们平时的菜谱炒一本儿来!”——这摆明了是要活剐高衙内。在这本书里,林冲说话是很有分量的,这次是他“请客”,叫来宋江、吴用、吕方、郭盛、戴宗、凌振、时迁,大家团团围坐:“先来个热油炒羊眼!”于是高衙内就没了眼珠。接下来再点“猪耳朵”的时候出麻烦了:那给厨子打下手改刀(厨师行话,负责切菜)的小喽啰扯住高衙内耳朵要下刀子,可是忽然间觉得手感不对力度也不对——那耳朵一扯就下来了,那小喽啰笑得直不起腰来:“这厮去韩国整容了吧?耳朵是假的,鼻子也是假的!”——现在读者诸君想必明白,为什么刚才咱们说要是没人介绍,林冲可能认不出高衙内了吧?

  那厨子正忙着给林冲等众好汉张罗庆功宴呢,甩着一双油手就来了:“你看还加点什么菜?”林冲差点气乐了:“我就是想问问你,高衙内这厮平时吃猪羊肉的时候,你们都怎么做?”那厨子念出四句口诀:“猪耳卷如饺,羊眼热油炒,羊肉做羊膏,猪肉做烧烤。”请读者诸君记住这四句口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笔者再教大家几句口诀,那是厨子杀甲鱼的时候念的:“他不卖,我不买,他不吃,我不宰。”这是厨子嫁祸给食客(据说甲鱼有灵性),所以您要点了清蒸甲鱼,而厨子在一边干动嘴皮子不出声,那就是在骂人。

  攻陷曹州城后,林冲第一时间杀入府衙,见人就抓“逢人便捆,将高衙内一门良贱 ,尽行提下”,可是翻来捡去,就是找不见高衙内——其实即使抓住了高衙内,林冲也未必能认得出来,这个咱们后面再说。

  林冲当然不会认这个“侄子”,到时给两个“侄媳妇”找了个好去处:把高衙内的两个小老婆都送给了那个报信的老百姓,外加一些金银财宝——让这人吃饱穿暖才好干活。

  林冲也憋不住笑:“怎么假的,敢是那个先割过了?”于是众好汉哄堂大笑,高衙内在众人的大笑声中,连白眼都没翻(翻不成)就见阎王去了——吓的。这时候吴用捂着鼻子大笑:“你看看高衙内脚底下,脏了,这块臭肉也吃不得,丢出去喂狗吧!”那么高衙内的耳朵鼻子哪儿去了呢?当然不是整容整的,而是被一位女侠在很久以前就割去了,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咱们有时间再说。而今天这篇文章,就是想讲一讲仗势欺人的官二代衙内,特别是欺男霸女的恶人应有的下场,不管是姓高还是姓宋,做了坏事就得受惩罚,即使不被割两次耳朵,牢狱之灾也是免不了的——除非他爹的官职比高俅还高……

  那“鸟教头”居然敢跟真正的百十万禁军林教头动手,结果被林冲一把薅过来扔了出去,在石板铺成的小路上摔碎了脑袋,吓得高衙内趴在厕所里“林伯伯”“林爹爹”求饶——这厮丧魂落魄之间居然没乱了辈分,知道林冲跟高俅是“战友”“兄弟”。

  关于梁山好汉的话本演义,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其中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就是清朝俞万春写的《荡寇志》,但是认真读来,《荡寇志》也有可以接受的地方,比如那个高衙内,就被割了两次耳朵,林冲是第二个想割高衙内耳朵的人,可是真动刀子的时候,林冲却惊讶地大笑:谁抢先下手把这厮的耳朵割过一回了?

  高衙内是不是研究过石敬瑭我们不知道,但他在认干爹事儿上,无疑也是很有创造力的一员。【原来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借人帮助,因此过房这阿叔高三郎儿子在房内为子。本是叔伯弟兄,却与他做干儿子,因此,高太尉爱惜他。那厮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是谁最初提出的这个奇绝天下的建议,读者不得而知。反正最终呈现的是你情我愿皆大欢喜的景象。你无法想象,早上还叫“阿哥,一块儿蹴鞠啊!”,晚上,就对着同一个人喊:“干爹,儿问您安好!”羞耻心限制了大多数人的想象,我们想象不出来的事情,高衙内们已经在脸不红心不跳地做了。

  在高衙内认干爹玩出新花样之前,石敬瑭的创造性贡献是打破了认干爹的年龄新纪录。石敬瑭为河东节度使时,取末帝而代之的野心已露端倪。 清泰三年(936年),石敬瑭起兵造反,后唐军兵围太原,石敬瑭向契丹求援,许诺割让幽云十六州,并主动请求认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为干爹,称对方为“父皇帝"。那一年,石敬瑭45岁,耶律德光35岁。

  不过,我们觉得好笑的事,一些人却做得很认真。

  石敬瑭认了干爹之后,耶律德光立即领兵从雁门关南下来救干儿子,最后大败后唐军队,帮助石敬瑭称帝,史称后晋。当时,连石敬瑭的亲信刘知远都直皱眉头,【谏曰:“称臣可矣,以父事之太过……】

  在高衙内之后,清朝乾隆时朝有一位姓汪的翰林在继承认干爹的腌臜传统的同时也有发展,就是让老婆冲在第一线。先是为了巴结军机大臣于敏中,汪翰林让妻子曹氏拜于敏中的母亲为干娘。后来,于敏中被撤职查办,汪翰林很快物色到新目标,让妻子曹氏拜户部尚书梁国治为干爹,从此两家人来往频繁,关系非常密切。

  读到“高衙内”把叔伯兄弟当干爹一段,忍不住笑起来。

  瞄一眼认干爹的绵绵历史,才发现“我爸是李刚”并非绝杀技,花样百出的“认干爹”才是一些人晋身逞威富贵满堂的高级秘诀。

  有一个冬日,梁国治要上早朝,曹氏怕朝珠冰了干爹,事先把朝珠放在胸前用自己的肉给焐热,然后亲手帮干爹戴到脖子上。纪晓岚知道这个故事后就写了一首诗讥嘲道:“昔年相府拜干娘,今日干爹又姓梁。赫弈门庭新户部,凄凉池馆旧中堂。郎如有意应怜妾,妾岂无颜只为郎。百八牟尼亲手挂,上襟犹带粉花香。”“牟尼”即清朝官员所佩戴的朝珠,共计一百零八颗。后来有促狭之人,将此诗后半首改为:“郎如有貌何须妾,妾岂无颜只为郎。百八牟尼亲手挂,回朝犹带乳花香。”于是曹氏得名“乳花娘子”。这个故事见于民国初年葛虚存的《清代名人轶事》,应该是从清人陈康祺的《郎潜纪闻》搜罗而来。

  “干爹”之名,含义丰富。“干”者一,干枯之“干”,亲爹没了水分,自然再不能润泽儿子,暗含儿子的判断;“干”者二,晾干晒干之“干”,亲爹被晾在一边,任其风化,暗含了儿子采取的举措;“干”者三,干求之“干”,暗含另外求取新爹之意;所以就有了“干”者四,动词干掉的“干”,亲爹终于被“干掉”在儿子的无耻里。

  但我想他们三个不大可能坐一块儿,高衙内既然做了高衙内,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人们忘掉他还有个的亲爹高三郎。高三郎是干什么的,书中没有写,但肯定没有高俅权势大,肯定给不了亲儿子所欲所望。石敬瑭的亲爹做过最大的官职是洺州刺史,已经是高干了,而石敬瑭的胃口是做皇帝,这也是亲爹给不了的。当亲爹的本事追赶不上儿子欲望的步伐,就有可能被“干爹”以富贵权力之拳头“干”掉。

  三、底线就是没有底线,原则可以一边去

  作为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有着固定的工资,又被很多人尊重,可谓是名利双收。虽然林冲的官职不大,可是工资却是不低,和很多梁山好汉的兄弟一样,好歹是一个官,享受着国家的补贴。体制里的人物都有个通病,就是容易习惯体制里的安逸生活,不愿意去打破。高衙内虽然很混账,可是却是他的上级领导,要是公开和领导作对,那么自己的这个饭碗就一定会丢,这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实际上,林冲的表现,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根据当时的情况看来,林冲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多年,机制里舒适的生活已经把他的棱角抹平了。当时,林冲和他的妻子还没有生小孩。他们生活中还处于蜜月阶段。一旦林冲的生活发生改变,这样的甜蜜生活也许会被打乱。这就是林冲犹豫不决的原因。事实上,林冲原本脾气就不太好,从水浒的李小二的描述中可以看出。这样看来他是有脾气的,只是一直忍耐,不想放弃现有的,是最大的原因。当时林冲见到自己妻子被欺负,虽然没有认出是谁,当时下意识就要仗义援手,准备冲过去教训对方,但是一看清对方,这才收手。从以上依据看来,林冲确实是犹豫的。

  大家刚刚听到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时,可能觉得其地位很高,实际上还没县太爷官大。禁军教头就和现在的军队教官差不多,八十万禁军教头是对职位的称呼,而并不是训练八十万人。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个官职在北宋时期足足有上千人之多,如果在教头前面加上一个“总”字官位就很厉害了。很显然,林冲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在面对欺凌和压迫的时候。这类人是最可怜的,一边害怕丢失现在还算过得去的生活,一边又没有任何力量基础去抗争。林冲就是那被上帝抛弃的人,面对强势,只能屈服,无法反抗,空有一身武艺,无处施展。还导致自己失去了家人。最终林冲成为“朝廷”罪人,在风火山神庙,得知一切的他,选择爆发,因为他继续忍耐的话,只会落得惨死的下场。林场是一个无可奈何的英雄,命运的选择权在他的手里,似乎并不能起到很大的效果,唯一能做到,就是呐喊,或许他早点爆发,故事会是另一个走向。

  人在社会上生存,就要懂得生存之道,否则将会社会所淘汰。林冲还是懂人情世故的。高衙内是高俅的养子。高俅当时的地位非常高。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打狗必须看主人。林冲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高俅是他上级的上级,所以出不出手,确实还是顾忌到高俅,毕竟林冲还是比较圆滑的。为什么小编能看出林冲很圆滑呢?林冲被骗到白虎堂的时候,是带着刀的,当时高俅问他是不是要杀人,林冲却做了什么呢?他“躬身”说道:“恩相,有人让我比较下刀”。“躬身”“恩相”两个词施耐庵用的非常的精髓,“躬身”是对高俅的尊敬,动作非常的谦卑,“恩相”这是用来讨好上级的称呼的。林聪的举动以及对高俅的称呼可以看到,他对高俅是非常恭敬的。这样来看,林冲打高衙内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林冲很清楚,想让高衙内得到高俅的教训那简直难如登天。

  一、不希望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打乱

  俗话说得好,“忍一时风轻云淡,退一步晴空万里”。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诉我们,当我们遇到波折时,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防止冲动行为,使一切回归于平静,避免冲动造成的不良后果。不过,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好有坏的,不是说只要大家都保持冷静就可以将事情解决的,纵观历史,是否有如此太过于冷静,导致事情越闹越大的呢?答案不用说,肯定有。比如说《水浒》里的那一百零八个好汉,他们原本都是本本分分的普通市民,奈何社会太乱,最后被逼上梁山。他们中的许多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有一天会成为朝廷打击的对象,但这真是一个无奈之举。因为最初他们的沉默隐忍让事情变得更糟了。最后,他们触犯了法律导致最后不得不走上这条路。罗贯中的水浒对人物性格的描写非常细心。在这么多角色里,小编认为罗贯中描写的最好的好汉要数林冲。在小编年龄还很小的时候,小编总觉得林冲是个窝囊废。当高衙内调戏他的妻子时,他竟然选择了忍受。可是窝囊的林冲,没有反抗制止,知道自己头上一片绿的时候,妻子倒先无法忍耐,选择自杀。现在小编回头看林冲,看明白了他为什么选择隐忍了。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解释林冲隐忍的原因。

  四、林冲的社会地位其实很普通

  二、误交损友

  你们对林冲这个人有什么看法呢?欢迎留言,小编期待与大家一起交流。

  原本此事可能不会变得越来越糟,可是因为林冲误交损友,让此事越来越糟糕了,那个人是谁呢?这个人名字叫陆倩。这个陆谦真的算不上什么好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和林冲是老交情的朋友了,为了自己的仕途,他选择出卖林冲。如果不是陆谦,林冲根本不会独自离开妻子,高衙内也不会有和林夫人见面的机会。事物的发展确实是预料不到的。如果不是陆谦这个混蛋,也许事情不至于搞得这么极端。它不仅遇见了好色的高衙内,还遇见自己的朋友煽风点火,这确实是林冲的不幸。朋友的背叛也成了林冲的愤怒之源,林冲终于决定杀人反抗也有这层原因。

  所以,小编我真的很有理由怀疑,韦衙内的原型就是高衙内。当然,这个也不绝对。因为韦衙内和高衙内除了上面的几点比较相似,其他都南辕北辙。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劣迹斑斑的角色,却收获了很多观众的喜爱。甚至有不少观众一直想深究韦衙内的真名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叫他衙内?

  而到了元代,“衙内”还常常被写进元剧当中,充当被讽刺的对象,因此,“衙内”的形象基本都是仗势欺民、官商勾结、专伺抢夺百姓家财和良家妇女,让百姓既憎恨又畏惧的人物。

  还有一点,这两个人的年纪都差不多大。在《大宋少年志》中,韦衙内的年龄为18岁,而高衙内的年龄虽然没有实际的数字,但也可以推断出来。《水浒传》中高俅发迹的年龄在35岁左右,而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收高衙内为义子的。高俅收高衙内为义子,而不是别的什么兄弟类的,说明两人的年纪相差的还是比较大,至少得有十几岁。另外,高俅当时已经在干调戏良家妇女的事了,所以,年纪不会太小,在18-20岁之间是比较合理的。

  《大宋少年志》播出也有一段时间了,在收获好评的同时,不少观众对韦衙内的兴趣也更高了。大家几乎都同时被这个性格古怪,无脑但是又很可爱的纨绔子弟圈了粉。

  再者,韦衙内未进入秘阁时的性格跟高衙内很像,都比较飞扬跋扈,还干过不少欺凌弱小的事。韦衙内欺凌弱小的案例是殴打收粪工大辽暗探,并随便安个罪名把人家送进了牢城营。

  另外,这两个人都喜欢“调戏”良家妇女。当然,韦衙内仅止步于言辞轻浮和想动手摸小娘子,跟高衙内想调戏林娘子有本质的区别。

  在中国最出名的衙内是《水浒传》里面出现的角色之一“花花太岁”高衙内。高衙内原本是个浪荡子,后来死乞白赖认了高俅做义父,才摇身一变,成为了官宦子弟。《水浒传》原著也说高衙内实际上是高俅叔叔的儿子,因为高俅自己没有后代,所以,就把叔叔的儿子过继过来做自己的儿子。

  其实在古代,最初的“衙内”是一个官职,主要掌管禁衙,从唐代起,这种官职就由官员的亲子弟来担任。到了宋代,“衙内”演变成了对官宦子弟的一种常用的称呼,就像“王孙”、“公子”一样。

  在《水浒传》中,高衙内的形象就是个飞扬跋扈,喜欢调戏良家妇女的人物。他最出名的故事是欺凌林冲的妻子林娘子,把林冲逼上梁山。

  首先,两人所在的朝代背景相同,都是宋朝。其次,两人的老爹都是殿前太尉,官职一样,自身又有一定的武功基础,并且同样都管理禁军。另外,这两个人的角色定位都是反派角色。

  作为《大宋少年志》的搞笑担当和活宝,我们的宝藏男孩韦衙内其实是个内心是非常善良,富有同情心,而且很大度的男孩子。被薛映和小景投了“最无能”的票,一听薛映是有苦衷的,马上就同情心泛滥原谅薛映了,还帮忙教训欺负薛映父母的小人。至于“开封四大纨绔之首”的名号,那都是少不更事不小心获得的。而调戏小娘子的事情呢,实际上也不能算是真的调戏,顶多就是说话轻浮了点。所以说,高衙内顶多就是韦衙内的半个原型吧,两个人还是有很本质的区别的。

  在剧中,由禾浩辰饰演的韦衙内,性格飞扬跋扈,喜欢有姿色的“小娘子”、美女,爱逛青楼,喜欢在大街小巷欺强凌弱,人称“开封四大纨绔之首”。虽然他跟王宽同为官宦子弟,但这两个人却极为不同。王宽学富五车,满腹诗书,气质文雅,是个为人正直的翩翩公子。而韦衙内呢,却是要知识没知识,要头脑没头脑,只会一味利用老爹的权势和钱财让众人生畏的纨绔子弟。他能进入秘阁,也完全是因为家庭背景深厚,有个有权有势又有财的爹。

  为什么小编怀疑韦衙内的原型是高衙内呢?

  最后,也是非常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两个人的名字都不详,作者都没有说他们叫什么。《水浒传》当中,不管是原著还是改编的影视剧都没有交代高衙内叫什么名字,而百度百科里面也显示没有收录高衙内叫什么的词条。

  那厮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

  辱及大公主,乃灭九族之大罪。父子二人思忖良久,却无保全阖家老小的良策。

  只是,高俅心下恶了陆谦,事后找了个由头,发放陆谦去往梁山不远的济州做了知府。

  梁山之主王伦出于兄弟义气,遣人报复高、陆等人,为林冲出一口恶气。

  陆衙内已经去势,纵有娇妻美妾,也只能望美兴叹,活在世上殊无意味。寻思只有自戕而死,期盼官家念报信之功,不祸及父亲,就是万千之喜了。

  世人皆知高衙内,不过因他有一位高居殿帅府太尉的爹爹,惧他家权势熏天而已。

  旱地忽律朱贵在其打尖的客栈使了蒙汗药,捉了陆衙内上山,并致书陆谦,告知此事。

  当然,上头的老鼠大过下边的猫。林冲在鲁提辖、宋押司、武都头这样的地方小吏面前,还是有一点优越感的。

  宋时京师禁军一般保持在十万规模,约有教头三百人,平均下来大约一个教头教授三百兵丁左右。可是除贴身伺候的兵卒外,这三百人林冲一兵一卒也调不动。

  陆衙内浑不知大公主被掳一事正因他而起,去西洋广洒重金数千万贯,购得美人十名,好车五辆,渡海而归。

  陆衙内知道他的心病,就撺掇陆谦促成此事。

  梁山贼人在信中说道,留大公主在山上二十载,与众兄弟为压寨夫人,并请封王伦为鲁王。

  父子二人共商奸计,设下圈套,引林冲误入白虎节堂。依高俅本意,便想借此事结果了林冲,幸得开封府尹周旋,才刺配去了沧州牢城。

  陆衙内闻得西洋女子美貌,其地所造马车又有奇技淫巧,广携重金渡海求之。

  陆谦无奈,派人去跟梁山谈条件。林冲本欲一刀砍了这泼才,奈何王伦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不许。

  而陆谦能撇下与林冲的兄弟情谊,一条道走到黑,背后与他儿子陆衙内的唆使有莫大干系。

  林冲闻知,只身一人风雪夜下得梁山,一杆长枪一葫芦烈酒,取了陆谦人头。

  高衙内平生两大爱好,一是女人,一是豪车,好车犹在好色之上。

  林冲娘子生得美貌,高衙内一见之下三魂丢了俩魂,碍于林冲勇武,又是父亲帐下教头,欲求之而不可得,遂茶饭不思。

  陆衙内这腌臜泼才,声名虽不显于京师,其卑劣处比高衙内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料梁山中人早就得了消息,于途中布下天罗地网,正要引他上钩。

  高衙内虽得高俅溺爱,若无陆谦、富安一干帮闲撺掇,也不会造下若干孽业。

  这高衙内与陆衙内一见,恰似金风玉露一相逢,便生出风波无数。

  陆衙内有见于此,花了大价钱从西域购得汗血宝马一匹,又请波斯巧匠精心打造了一辆马车,时时在京帅策驰。

  可叹陆谦心生欢喜,还以为高升了,实不知高俅借刀杀人之计。

  陆衙内眼见林冲没多大前途,自然想让他爹去抱粗大腿,林冲这样的小教头,不妨借肩膀踩一踩。

  若论泼皮衙内,当属东京有名的无赖高衙内。

  高衙内闻知,使人叫来陆谦,陆谦将自己的儿子引见于高衙内之前。

  陆谦大哭,就这一个宝贝儿子,怎忍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有见于儿子此时境况,又无更好选择,只得依此行事。

  其时,林冲号称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看似做得好大官,不过是大家抬举他,一个不入流的小教头,无权无势无级别。

  陆谦本欲不忍,只是奈不住儿子的一句话:“父亲,此生便肯蹉跎于一介小小的虞候?”

  陆衙内以宝马雕车为晋见之礼,深得高衙内喜爱。高衙内乘了这车,掠夺良家无数,又极好于飞驰的马上欢好,得了一个“中原一骑马上飞”的名号。

  陆谦得知,急于热锅上的蚂蚁,去求高太尉。高俅正为大公主被掳一事发愁,怎顾得上陆家小事。

  梁山众好汉于途中设好埋伏,抢了公主就走,至今仍扣留在梁山。大公主被掳,徽宗气极,拔剑差点砍了高俅。

  陆谦虽是一名小小的通判,却掌管一地钱粮、诉讼,又负有监察地方诸官员之责,不多时便累积家财亿万,任儿子如何作妖也使之不尽。

  话说林冲为鲁智深所救,又蒙小旋风柴进收留,得了柴大官人一封荐书,雪夜上了梁山,做了第四把交椅。

  陆谦释然,兄弟之情与前程之间,自然要选前程。

  在高衙内身边日久,陆衙内于女人、豪车之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两样又是极能花钱的。

  此前,高俅奉命护送徽宗长女嘉德帝姬(宋时称公主为帝姬)去往泰山,为碧霞元君上香,求问姻缘。

  此事陆谦立下大功,外放楚州做了通判,终于有了出头之日,陆衙内亦随父去了楚州。

  原来陆衙内在山上遭逼迫,不得不与公主苟合,事后被林冲一刀斩了胯下那话儿。此次留得性命放归,实为送信与赵官家。

  古人云,淫人妻女笑呵呵,早晚都要拉清单。又云,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就这样,陆衙内已死,又有高俅斡旋,赵官家顾及皇家脸面,不好声张,也就息事宁人了。

  最后,陆谦舍尽亿万家财,终于换回了陆衙内。陆衙内分说此事,陆谦一惊之下非同小可。

上一篇:[宝能]宝能加减法:撤离万科押注汽车
下一篇:[饭制]饭制-佛爷打戏向_好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