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与A签合同学费却转入B公司 思明法院昨公开审理

  )去年10月、11月,厦门“白金汉”培训机构各校区相继出现关停的情况(详见本报2018年11月21日A8、11月27日A5),老板潘某下落不明,留下一堆交了大笔学费却无处要说法的家长。事发之后,学员、家长们组建了维权群,走上了诉讼之路。

  昨日上午,思明法院集中开庭审理了85起“白金汉”教育合同纠纷案件。多位学员、家长旁听了庭审,而作为被告的“白金汉”一方依旧未现身。

  根据思明法院通知,庭审预计于昨日8点30分在第二十八法庭开庭。记者注意到,8点不到,现场就聚集了多名学员、家长。为了旁听此次庭审,学员家长张女士特地向单位请了公休。

  张女士向记者介绍,事发前,孩子已经在“白金汉”上了一年左右的课程。第一期课程接近尾声时,孩子回家告诉她机构要换老师了。因为孩子上了课后,口语有明显提升,张女士对换老师一事有点抵触,但并未多想。去年9月底,在第一期课程即将结束时,张女士劝说孩子报名第二期学习。“当时顾问老师为了说服孩子继续上课,承诺送孩子一台Kindle。”孩子最终同意,张女士也为此支付了第二期课程费用19800元。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第一期课程还未结束,第二期课程还没开始,厦门“白金汉”各校区就相继停课,“白金汉”老板潘某失联,至今都未现身。

  之后,学员、家长们继续与“白金汉”老师联系发现,部分老师也被拖欠薪资。在个别老师的引导下,家长们加入了“白金汉”维权群。家长们向记者出示了手机微信群记录,部分家长微信“白金汉”维权群就有多个。

  去年11月18日前后,厦门“白金汉”校区相继关停。如今,学员、家长回忆,其实事件早有征兆,如熟悉的顾问老师、授课老师陆续辞职等。让他们更愤怒的是,在已经出现问题的情况下,“白金汉”还在去年“双11”期间推出优惠活动。“这是有预谋的卷款!”多位家长认为。

  记者现场了解到,因课程学费动辄上万元,部分学员报名选择了刷信用卡等分期付款方式。“白金汉”关停,学费至今还在按时还款。

  昨日集中开庭的85起“白金汉”案件由福建笃思律师事务所代理,被告涉及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及以上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实际控制人潘某。庭审中,无一被告出席。

  笃思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钟强翼告诉记者,律所共代理了145名原告的“白金汉”教育合同纠纷案件,学员最高要求返还剩余课时费5万余元,总金额共计200余万元,平均每名学员剩余课时费1万多元。

  庭审中,法官、律师对与学员、家长们订立合同的主体进行了核对,发现合同中,主体不尽一致,有的是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有的是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有的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也有两家公司同时出现的,甚至还有的盖有厦门肯思青少儿英语的公章。

  经查实,厦门肯思青少儿英语为未注册机构,该公章是所谓的“萝卜章”。对此,多位学员、家长告诉记者,之前并未留意到该细节。不仅如此,代理律师告诉记者,这些案件中还存在与A签订合同,但学费却转入了B公司账户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经查实,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三家关联公司的注册资本均为10万元。律师提出,有限公司只在出资额范围对公司承担责任,这几家注册资本仅有10万元的公司却经营着上百万、上千万的业务,可以预见它们是无力返还学员们这些高额的课时费的。这也是原告方主张潘某对返还剩余课时费承担连带责任的原因。

  庭审中,原告方已向法庭提交了“白金汉”公司账户与潘某账户之间的财物往来,拟证明公司与潘某之间财务混同,潘某应承担连带责任。这份财务往来列表显示,2016年8月26日至去年11月12日,公司账户共向潘某账户转账136万元,潘某账户向公司账户转账35万余元。

  从海沧“流浪”到同安,黄某就露宿街头。在流浪的一天多时间里,黄某也没闲着,白天踩点,寻找安防薄弱的店家伺机作案。夜黑风高时,他使出全身力气,徒手掰断手机店的门把手,潜入店里盗走多部手机和现金。吃饱喝足的黄某没想到,仅过了十来个小时,同安警方就找上门来,让他措手不及。[详细]

  白金汉英语在多个城市设有校区,厦门也不例外。昨日,晨报记者走访发现,白金汉英语(二市校区)贴出《通知》,表示受福州校区关门事件影响,该校区被迫暂停教学一周;SM校区则因租赁合同到期而终止运营,只有湾悦城校区为营业状态。[详细]

  近日,有媒体报道,拥有多家连锁门店的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出事了——最早是福州东街口三友大厦的白金汉英语突然关门。昨日,记者采访发现,这场风波已波及厦门门店——二市校区、SM校区、湾悦城校区都已关门。部分家长、老师已向公安、教育等多个部门反映此事。目前,市教育局已介入调查。[详细]

  昨日,本报报道白金汉英语厦门校区的现状,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晨报记者继续展开调查,发现白金汉教育集团旗下肯思青少儿英语,在厦门君临宝邸也设有一个校区,但是,昨日该校区大门也已紧闭,门上贴着“暂停教学一周”的通知。[详细]

  近日,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关门事件引发关注,随着经营成本的增加、同业竞争的加剧和线上教育的高速发展,传统的线下培训机构遭受巨大冲击。此外,业内人士指出,传统培训机构的预付金模式也应该受到监管,设立备付金等制度,否则损失的就是产业链下游望子成龙的父母们。[详细]

  一些家长、学员向记者坦言,在教育培训机构报班时,商家往往以“课程延续性”为由鼓励学员连报多期课程、同时给出较高的优惠幅度,吸引学员一次性预付高昂的学费。[详细]

  上周,本报持续关注白金汉英语停课一事,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按照校方所发出的《通知》,昨日应该是白金汉英语(二市校区)和肯思青少儿英语(厦门校区)复课首日,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两个校区不仅大门紧锁,门上还多了一张《律师函》。此外,上周还在开门营业的白金汉英语湾悦城校区也关门了,校方官网等系统也已无法正常使用。[详细]

  思明区和同安区公布第二批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厦门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被列入“黑名单”。“白名单”指的是那些“证照齐全”且无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黑名单”指的是有安全隐患、无资质和有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这是由各区教育、民政、人社、市场监管等四部门联席会议做出的决定。[详细]

上一篇:大渡口担保合同纠纷律师咨询热线
下一篇:刚买净水器滤芯就坏了 乔治史蒂夫拒绝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