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国际收支]我国国际收支未来有可能出现逆差?央

  来源:中国网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定于2019年3月10日(星期日)上午10时30分在梅地亚中心新闻发布厅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2018年,我国整体国际收支是自主平衡的,但是在国际收支结构方面,发生了一些特征性变化。首先,经常账户方面,我们观察一个国家国际收支结构变化,要拉长一个时间段。在过去十年,我国经常账户更加的平衡。2007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是9.9%,2018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大概是0.4%左右。所以,从一个长周期来看,经常账户更加趋平衡是我国国内经济再平衡的结果,是我国经济结构优化的客观反映,是经济转型发展进入的一个必然阶段,同时也是我国居民收入提高、财富增长的一个必然结果。

  谢谢你的问题,你对这个问题的观察非常专业。

  观察我国国际收支结构变化的另外一个层面,就是资本项目。资本项目中一个重要的项目是直接投资。随着我国产业的转型升级,服务业对外开放,我国仍然有比较大的潜力来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资本项目中第二个很重要的项目,就是关于金融市场证券投资领域的开放。这些年,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我国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对境外资本有很强的吸引力。但是,现在仍然处在开放的早期,开放程度仍然不高。我国股票市场上境外投资者持有占比大概是2.7%,过去两年我国债券市场发展很快,但是境外投资者持有占比大概是2.3%。所以,这一块占比是不高。但是,随着我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我国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纳入主要国际指数,未来几年,这一块还会增长很快。

  我们看到,从国际收支波动来看,我国目前国际收支情况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大额双顺差现在正在减少,未来还有可能出现逆差。请问,这会对我国目前外汇市场和外汇管理政策有怎样的影响?随着金融改革开放的扩大,未来如何管理外汇市场的波动?谢谢。

  往后看,我们认为,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一方面,我国制造业具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完备的产业链和大量的技术工人,加上正在推动转型升级以及出口市场多元化等,我国货物贸易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在服务贸易方面,服务贸易逆差增速在收窄。随着我国国内服务业质量的提升,以及我国生态环境和教育水平等软实力的提升,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变动将会逐渐走向平稳。这是观察我国国际收支结构的一个层面。

  潘功胜:

  综合分析,我国收支结构在未来仍然会呈现一个基本平衡的状态。另外,人民银行、外汇局将不断推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人民币汇率在调节国际收支之中的作用。

  你问题的后半句讲到,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开放,面临的跨境冲击和跨境风险会不会更加大一些。我想,应该会。在推动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我们要不断完善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的管理,建立宏观审慎和微观市场监管的双层管理框架。谢谢。

  中国日报记者:

  另外,2018年年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和负债较2017年年末分别增长2.5%和2.9%,对外净资产2.13万亿美元,增长1.4%。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我国证券市场发展与开放的经济环境持续稳健,制度环境日臻完善。《报告》分析称,一方面,国内经济保持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运行态势,经济增速在世界范围内相对较快,主权信用良好,汇率相对稳定,为证券市场良性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我国债券市场的整体收益水平依然高于主要发达市场,股票市场也具有发展潜力。另一方面,我国证券市场的金融服务更加完备,境外投资者投资的自由度和便利化程度不断提高。

  近年来,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开放步伐加快,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改革不断深化,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相继实施,境外投资者投资我国证券市场更加便利。同时,随着我国债券、股票逐步纳入国际主流指数,境外投资者配置我国债券和股票的需求上升。

  《报告》表示,全年看,在美元升值的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跌幅与欧元、英镑等发达国家货币相当,远低于绝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跌幅,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成为较稳定的货币之一。

  《报告》认为,总体看,以中长期投资和资产配置为目的的资本流入仍占主导,我国对外投资保持理性。

  2018年,我国经常账户保持在合理的顺差区间,全年顺差491亿美元,与GDP之比为0.4%。其中,货物和服务贸易合计顺差1029亿美元,与GDP之比为0.8%,贸易收支更加平衡。去年二季度起,经常账户恢复顺差,二至四季度顺差逐季增加,分别为53亿、233亿和546亿美元。

  展望未来,《报告》表示,下一步,外汇管理部门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同时,坚持底线思维,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保障外汇储备安全、流动、保值增值,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证券市场成为境外投资者投资我国重要渠道

  《报告》指出,从市场规模看,我国债市和股市在全球排名均位列前三,市场容量较大。但与其他主要国家的证券市场相比,我国外资占比仍然较低,未来具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文章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同时,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保持顺差,2018年全年顺差1306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顺差1070亿美元,仍是较稳定的顺差来源;证券投资顺差106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主要体现了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的效果;其他投资逆差770亿美元,在双向波动中保持基本稳定。

  今年将继续夯实国际收支平稳运行基础

  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盘价年内波幅达到11.3%,较上年明显增加。《报告》分析称,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一方面,国内经济继续企稳,经济结构持续优化,跨境资本流动总体稳定,在基本面上为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受美元加息、利差收窄等因素影响,汇率机制日趋灵活的人民币顺应市场变化,呈现有涨有跌的正常波动。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发布了《2018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我国国际收支继续呈现自主平衡格局,并预计我国国际收支将延续经常账户基本平衡、跨境资本流动总体稳定的发展格局。

  去年我国国际收支延续基本平衡

  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近年来,境外机构不断增持我国债券和上市股票(含基金,下同),持有的合计规模从2014年年末的2192亿美元上升到2018年年末的4448亿美元,增长103%。其中,持有的债券规模从1085亿美元上升到2638亿美元,增长143%;持有的股票规模从1107亿美元上升到1810亿美元,增长64%。

  从汇率波动看,2018年年末,境内外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1年期历史波动率分别为4.3%和5.4%,较年初分别上升1.2个和1.7个百分点;期权市场隐含波动率分别为5.2%和6.1%,较年初分别上升1.2个和0.6个百分点,人民币汇率弹性与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日益接近。

  储备资产方面,2018年,我国交易形成的储备资产(剔除汇率、价格等非交易价值变动影响)增加189亿美元。其中,交易形成的外汇储备增加182亿美元。《报告》还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30727亿美元,较2017年年末下降672亿美元,主要受汇率、价格等非交易价值变动影响。

  2019年,国际环境依然复杂多变,但《报告》强调,经济、政策、市场等国内基本面还会发挥根本性的作用,预计我国将继续呈现经常账户基本平衡、跨境资本流动总体稳定、国际收支自主平衡的发展格局。

  “我国国际收支平稳运行的内部基础依然稳固。”《报告》指出,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不会变,我国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的进程不会变,我国国际收支运行机制日臻完善的趋势不会变。其中,当前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增强,有利于巩固更加多元、理性的市场预期;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相结合,有利于维护外汇市场健康秩序,这将为促进跨境资本流动平稳运行、国际收支自主平衡提供良好的市场基础。

  经常账户保持在合理的顺差区间。2018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491亿美元。虽然一季度出现逆差,但二至四季度持续顺差,并且顺差规模逐季扩大。四季度,经常账户顺差546亿美元,较三季度增长135%,主要是国际收支口径的货物贸易顺差1391亿美元,环比增长38%;服务贸易逆差641亿美元,环比下降21%。

  答:2018年,我国国际收支呈现自主平衡,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均呈现顺差,储备资产增加。

  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保持顺差,跨境资本呈现净流入。2018年,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含四季度净误差与遗漏)呈现顺差602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呈现净流入1074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62%。具体看,对外直接投资净流出961亿美元,下降6%;外国来华直接投资净流入2035亿美元,增长21%。

  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长期向好的大背景下,未来跨境资金流动将保持总体平稳,我国国际收支状况也将保持基本平衡。

  日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及全年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来源:中国日报网

  储备资产增加。2018年,我国储备资产因国际收支交易(不含汇率、价格等非交易因素影响)增加189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增加182亿美元。

  问:2018年我国国际收支状况如何?

上一篇:[刘永好]刘永好的“新希望”
下一篇:[刘晓庆]61岁刘晓庆4000平豪宅曝光!自带泳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