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零售银行]新一代“零售银行”崛起 ——中国商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在全行业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邮储银行新一届董事会着眼未来,花大力气推动了一系列打基础、利长远的工作,启动了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

  作为最年轻的国有大行,邮储银行良好的成长性始终被外界看好,近年来保持了较强的盈利增长势头。中报显示,上半年,邮储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17.04亿元,同比增长7.02%;拨备前利润684.82亿元,同比增长18.81%,净利润374.22亿元,同比增长14.98%;拨备前利润与净利润继续双双保持两位数的增速;ROE和ROA分别为16.38%和0.77%,同比双双提升;成本收入比同比下降4.85个百分点,降至50.95%。

  8月20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邮储银行”,股票代码:1658.HK)公布2019年中期业绩,拉开了国有大行中期报告披露序幕。从中报业绩可看出,这家资产超10万亿元、中国网点最多的银行实现了“大象起舞”,再次带来了新的惊喜:盈利能力持续提升、业务结构持续优化、资产质量领先同业、服务实体经济成效显著、转型发展加速推进……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银行业负债端尤其是存款竞争白热化,资产端收益率不断承压,而邮储银行上半年2.55%的净息差水平仍然保持行业领先。

  “在负债端,邮储银行将深挖存款优势,降低资金来源成本。在存款发展上,牢固树立‘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理念,不刻意追求存款市场份额,不以规模论英雄,严格控制高成本存款的吸收,多措并举,引导分行重点加大活期、低利率产品营销,降低资金来源成本。” 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在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说。

  当前各大银行纷纷布局零售转型,所谓“得零售者得天下”。邮储银行天然具有零售基因,成立之初就确定了差异化的零售银行战略,定位于服务“三农”、城乡居民和中小企业。上半年,从零售客户、零售存贷款、重点产品、零售板块增长来看,邮储银行零售立行战略落地取得了扎实效果。

  作为最后一家尚未在A股上市的国有大行,邮储银行A股上市工作一直受到市场关注。据了解,邮储银行A股上市工作于今年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于6月18日完成了证监会首次申报,6月28日披露了招股说明书。“在国务院和有关部门的指导和大力支持下,我行目前正在紧锣密鼓推进相关工作,力争早日完成国有大行两地上市收官之战。”张金良表示。

  深化体制机制改革 筑牢长远发展根基

  从资产负债结构看,邮储银行的零售业务有着非常扎实的基础。负债端,存款余额9.10万亿元,存款占总负债比重95.07%,个人存款余额7.92万亿元,个人存款占存款比重87.02%。资产端,个人贷款余额2.55万亿元,占贷款比重54.24%。

  8月20日,邮储银行发布公告显示,该行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永续债发行方案,拟发行不超过800亿元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银行业资产质量一直备受关注,邮储银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更加关注高质量发展,持续保持了优异的资产质量。中报显示,截至6月末,邮储银行不良贷款率0.82%,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较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396.11%,是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多;不良贷款与逾期90天以上贷款比例达123.60%;关注类贷款占比0.67%,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

  庞大的网络是邮储银行的一个核心优势,投资者对网络效能提升充满期待,邮储银行也在持续推进有关工作。邮储银行副行长邵智宝在发布会上介绍了邮储银行加速线下网点系统化转型、加快线上金融发展、推进线上线下渠道协同,加快业务模式突破,在零售转型方面开展的工作。

  当前零售业务呈现出智能化、集约化趋势,是与场景融合、与平台对接,基于大数据分析、交叉销售、客户深度挖掘的“新零售”。邵智宝表示,在行业零售金融大发展的市场形势下,邮储银行将紧握优势,科技赋能,综合经营,以客户为中心,加快构建“用户引流、客户深耕、价值挖掘”三位一体的“新零售”发展模式。

  在信息科技领域,邮储银行正在加速金融科技建设,推动技术、业务深度融合,促进科技赋能转型发展。

  针对邮储银行中报业绩,天风证券分析称,邮储银行存款增速显著回升,零售银行优势明显,成本收入比继续下降,资产质量优势进一步巩固。

  截至6月末,邮储银行个人客户较上年末增加1,109.43万户,达到5.89亿户,覆盖超过中国人口总量的40%;电子银行客户规模达2.97亿户,其中手机银行客户数达2.39亿户,居行业前列。最新数据显示,7月,邮储银行电子银行客户突破3亿户。

  据了解,邮储银行科技创新的成果不断涌现,涵盖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包括区块链等诸多方面。在发布会上,邮储银行管理层传递了加速金融科技赋能转型的决心: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全面启动面向未来的新一代个人业务核心系统建设;组建金融科技创新部,构建高效协同、业技融合、敏捷创新的信息科技工作新模式;设立科技创新基金,支持创新项目孵化,为金融科技项目开设绿色通道;加强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培养IT领军人才,提升自主研发能力,2019年底总行科技队伍翻一番,2020年末全行信息科技队伍规模翻一番;以互联网思维,围绕用户、数据、流量、场景、平台、生态6大要素,推动全行金融科技应用不断深入。

  盈利能力持续提升 资产质量保持优异

  个人银行业务营收贡献超六成 科技赋能加速新零售转型

  上半年,邮储银行个人银行业务收入868.5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59%,高于全行整体营业收入增速,占营收比重达到61.30%。

  “金融科技正在重塑行业生态,这是一场生死考验,我们要么拥抱时代,要么就被历史抛弃。”邮储银行副行长曲家文在发布会上如是说。

  针对下一步发展,邮储银行在发布会上还表示,未来将在多个领域提升管理能力,筑牢长远发展基础。做好经济资本管理,加强资本回报传导;优化财务管理,完善绩效考核;抓好运营管理,持续推进数字化、集约化转型;强化人力资源管理,敞开胸怀拥抱人才,在信息科技、互联网金融、信用卡、消费信贷、交易银行、资产管理等领域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在用人机制上,实现“六能”,即薪酬能高能低、职务能上能下、人员能进能出,充分激发组织活力。

  市场认为,邮储银行在资本补充方面积极作为,将有利于其进一步增强资本实力,优化资本结构,增强风险抵御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今年是中国邮政开办储金业务100周年,也是邮储银行纳入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序列监管的第一年,新一届董事会正加速推进邮储银行新零售转型,驶入高质量发展快车道。

  十几年前,在业界的记忆里,唯有招商银行可称之为“零售银行”,而时至今日,随着各家银行积极补上零售短板,已有一批银行提出向零售转型的发展战略,它们成为新一代“零售银行”崛起的中坚力量。相较而言,在这个新兴群体里,将新零售与金融科技紧密结合、并经过深刻改造的平安银行新零售模式,值得探讨。

  从目前我们对银行业整体情况观察看,无论是国有大行,还是股份制银行、城商行,自上而下,几乎多将大零售和金融科技作为这两年的主要转型方向。一方面,银行业皆认可“得零售者得天下”,大力布局零售转型;另一方面,金融科技成为银行零售转型的有力抓手,两者相得益彰。

  从线上看,平安银行已经推动原有的手机银行、直销银行及信用卡三大渠道APP整合, 2017年8月上线了全新的平安口袋银行4.0版本。这一版本集合了贷款、理财、信用卡、支付等业务功能,还引入寿险、产险、养老险、证券、期货、资管、信托等集团子公司的产品与服务,目的在于连接客户的生活、消费、金融场景,并成为零售获客的重要入口。

  行业往零售转型是大势所趋,作为较早布局零售业务转型的股份制银行代表,平安银行的转型成果,无疑令人瞩目。

  过去的一年,平安银行通过深挖平安集团优质个人客户资源,除通过产品、服务外,还以客户推荐客户形式进行迁徙转化,将银行账户能力通过插件、接口等技术手段与平安好医生、汽车之家等集团下其他各线上平台的场景、流量进行结合、形成互补。这一思路,正契合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2016年所提的“金融管家+生活助手”定位。

  特点之二,零售转型战术成熟。这场转型战役,首先是信用卡、汽车金融、新一贷(消费金融)三大零售产品尖兵“三箭齐发”。之所以如此布局,自然有其深意。比如,信用卡可快速获取客户流量并建立,协同银行零售打造账户能力;新一贷可抓住消费金融市场快速发展机遇,通过差异化地富裕“深耕”和中产下沉,服务更广阔的客群;汽融贷则可继续在汽车金融领域保持先优势。从数据看,三大产品尖兵推动了平安银行零售资产规模稳步增长,目前,零售营收利润占全行比分别提升至44%及68%。

  从数据表现来看,银行业似乎已经告别最艰难的岁月:2017年,41家上市银行全年实现净利润比2016年度增长5.1%,实现了1.42个百分点的上升。不仅如此,在取得业绩增长的同时,上市银行的不良率也从2016年末的1.65%下降至1.55%。在经济增长尚未迎来实际拐点的当下,这样的成就取得,实属不易。

  此背景下,随着转型的逐步深入,一批新一代“零售银行”开始崛起。其中,能同时将金融和互联网两张牌打好,并喷薄而出的“智能化零售银行”模式,颇值得研究。

  新一代“零售银行”开始崛起

  在整体经济下行、宏观去杠杆和监管肃清等多重压力下,力求触底反弹的中国银行业,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进行艰难的行业转型。尽管行之不易,但渐露曙光。

  与不少商业银行单纯向零售银行转型不同的是,平安银行零售转型,同时还有另一个终极武器——金融科技。

  这,或许是金融科技助力零售业务发展的另一个“王道”。

  几年的砥砺前行,平安银行构筑的智能化零售银行模式,或值得银行同业,细加研究。(CIS)

  来源:证券时报

  不过,随着经济周期步入下行通道,弱化经济增长增速目标,金融监管加强,管住货币和信贷总闸口等因素一起袭来,意味着以往靠规模快速扩张获得盈利、业务对象首选对公客户的商业银行模式已难为继,银行传统资本密集型经营方式在新时代已步履维艰。更严重的是,一系列新兴科技在商业和金融领域的广泛应用,对依靠信息不对称和价值时空错位盈利的银行业根基,更造成根本挑战。

  据了解,平安银行在智能化零售银行打造中更注重“软件”,即人员作业模式的改变,通过线上线下结合,从提供金融服务开始,最终让客户获得与生活密切相关的服务,让他们成为黏性客户。

  打造“不一样”的智能银行

  随着转型的逐步深入,金融牌照齐全、海量金融数据、资金实力强等银行实力与互联网思维相结合,平安银行正逐步成长为金融+互联网的智能化零售银行,其独有的综合金融和金融科技优势将助力发展进入新一轮爆发期。

  经过一年多的快速推进,从平安银行内部了解到的信息显示,经科技引领,以及拥抱人工智能、生物识别、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前沿科技,平安银行已迈入智能化零售银行3.0 阶段。这是什么概念?大致可解读为,平安银行已构筑以客户为中心,打造融合口袋银行APP和零售智能新门店、呈现“综合化、场景化、智能化、个性化”特征的金融新零售模式——即成为OMO(线上线下融合),“金融+互联网”的智能化零售银行。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线上APP整合、线下一站式办理,用科技提升效率增加新客户的模式,只是平安银行的一个方面考虑。平安银行客户数现有7000万,假设涵盖6000万个家庭,则已覆盖2亿人,已覆盖了足够多的人群。但平安银行做零售业务的思路,不只是追求增加新客户,而是要把存量客户的需求全面挖掘。

  从线下看,平安银行推出了纯零售网点“智能门店”。在“智能门店”,客户可以一站式办理银行零售业务以及综合金融业务。通过自主开发口袋银行家APP等各类移动智能管理平台,与口袋银行APP等平台相呼应,“智能门店”为客户提供出“综合化、场景化、智能化、个性化”四化服务,让银行更懂客户。

  鉴于此,过去几年来,可以陆续看到不少眼光前瞻、战略布局卡位较前的银行,均在积极谋求结构转型,而向零售银行转型,成为未来发展的长期趋势。分析这背后的原因可见,首先,目前银行负债成本高企,易上难下,此种情况下,银行零售存款变得弥足珍贵;其次,在负债成本高企的背景下,银行只有寻觅高收益资产才能与之匹配。除大行外,其他银行以其成本难以支持做对公业务,零售成为转型方向;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和社会转型,居民消费的兴起将是大势所趋,银行消费信贷、信用卡,乃至投资理财均具广阔发展空间;第四,从技术上来讲,大数据和金融科技的发展,使得以往难以批量化的零售业务得以大规模批量进行,加之大数据信息的收集整理,极大改善了银行零售方面的风控。

  独树一帜的新零售模式

  为了加速让金融科技落地,据了解,平安银行组建了一个多达2100人的零售专属IT团队。有了专业、实干、有凝聚力的核心团队,平安银行零售转型因此有了强劲的火车头。

  特点之四,转型不只靠战略战术,还得靠执行力。引人注意的是,在此次向零售转型中,平安银行的执行强度和效率远胜以往,增量资源几乎100%投入零售业务。围绕零售转型的战略方针,制定了零售“1-2-3-4”落地实施路径并坚定执行,零售转型成果明显。

  微妙。

  事实上,平安银行零售转型是基于对“互联网+”时代背景和自身资源禀赋考量下的“背水一战”,但从一年多的发展实践看,其零售转型的战略清晰度和战术成熟度,皆超市场预期。

  特点之三,是加大对集团资源的挖掘和利用,充分发挥集团的客群优势和综合金融优势。从模式看,平安银行零售转型战术中最直接、也最富成效的一点,是从以往的“坐金山”到现在的“挖金山”。由于与集团的联动大大加强,平安银行各项零售业务借助集团的营销渠道迅速突破,来自集团综合化贡献占比达到40%—50%。

  对其新零售模式详加分析可见,其特点之一是,战略层面转型态度坚决,定位明确。 2016年下半年,平安银行迎来新一届董事会。随即,新的高管团队提出“科技引领、零售突破、对公做精”的战略方针,拉开了向零售全面转型的大幕,并坚定推进转型。在2017年股东大会上,平安银行又明确提出打造领先的智能化零售银行,向零售银行全面转型,对公和同业协同发展。

  或许是描述当下中国银行业所处发展时点的一个最好形容词。

  从定量角度来看,目前平安银行的零售整体收入、利润、贷款额度、存款增速、客户数增长等指标均实现了快速增加。数据之外,整体线上科技能力的增强、月活提升、用户对平台黏性的提升、科技在零售场景的应用等各方面的提升和革新,亦很显著。

  一组可供参考的数据是,平安集团拥有完善的产品体系(牌照齐全)、广泛的销售网络(130 万个险代理人)、充足的客户资源(个人客户数1.5 亿人,互联网用户数4.3 亿人)和领先的后援平台。而且,不容忽视的还有,平安集团在大数据、金融云和人工智能方面,都拥有相当的技术积累。

  引言:净息差作为观察银行业盈利能力最为核心的指标(因为银行业收入来源以利息收入为主),它是分析银行业不可缺的指标之一,往浅了说净息差代表银行的盈利能力(净息差越高意味着银行的盈利能力越强),让大家可以更为直观的分辨出哪家银行的盈利能力强,往深了说,大家可以通过分析净息差的构成,看到不同银行,对于资产端配置以及负债端的配置,使大家可以更为深入的了解一家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棋逢对手

  招商银行(600036-CN;03968-HK)和平安银行这两家银行均是战略定位于零售银行(零售业务利润高、坏账较低),且均是近几年发展不错的银行。招商银行深耕零售银行时间较长,其发展的更加成熟,相比较其他银行优势也更加明显,这点从资本市场给招商银行的估值(市盈率、市净率)就可以看出,远远高于其他银行。截至2018年末招商银行零售业务实现的收入占到总营收52.69%。然而,平安银行虽然发力零售业务时间较短,但背靠中国平安这颗“大树”,近几年转型零售银行也比较成功,截至2018年末平安银行零售业务实现收入占到总营收的53.0%。

  再来具体看,两家银行的计息负债端规模最大的就是吸收客户存款。招商银行2018年吸收存款(42695.2亿元)占比总负债约73%,平均成本率1.45%,平安银行吸收存款(20522.7亿元)占比总负债约66%,平均成本率2.42%,拉开两家银行负债端成本率的主要原因已经很明显了,平安银行吸收存款承担的平均成本支出要大大高于招商银行。

  财华社整理了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两家公司近十年的净息差数据(图二),发现2015年之前招商银行的净息差普遍高于平安银行,差距比较明显,但是近几年在平安银行发力零售业务之后,平安银行的净息差逐渐和招商银行的净息差缩小,甚至个别年份已经高出招商银行。如果简单看两家银行的净息差数据,还真很难确定哪家银行更加优秀,毕竟净息差数据差别并不是特别明显,有点棋逢对手的意思。

  我们先来看计息负责端,招商银行2018年计息负债端平均成本只有1.90%,而平安银行计息负责端的平均成本却高达2.85%,招商银行的负债端成本比平安银行的负债端成本低了足足近一个百分点,如果两家公司资产端收益一样,平安银行的盈利能力要大大弱于招商银行的。

  截至2018年8月13日股市收盘,中证银行指数的市盈率(PE)6.5倍,市净率(PB)0.85倍,股息率4.16%,其中市净率处于历史地位水平。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股份行当中,近两年净息差可以保持2%以上的并不多,平安银行和招商银行的净息差在股份行当中都算不错的。

  2018年平安银行生息资产端总的收益率为5.11%,招商银行生息资产端总的收益率为4.34%,很明显,平安银行生息资产端总的收益率,高出招商银行的一大截,弥补了负债端成本高的问题,使两家银行净息差不相上下。

  从上述我们发现,虽然招商银行净息差和平安银行的差别不大,但是两家银行在资产端和负债端的配置则完全不同,平安银行负债端为了拉到存款,不得不高息拉存款,负债端成本较高,公司想要赚钱,资产端又不得不配置到高收益、高风险的项目上,进而,坏账生成会比招商银行的高。而招商银行负债端对客户具有较高的粘性,活期存款占比高,负债端的成本较低,在资产端的配置选择性就会比较大,尽可能规避掉一些虽然收益可观,但是风险也较高的项目。估值:

  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的净息差,差别不明显,我们就来看看两家银行的净息差是怎么构成,哪家更有优势呢?负责端平安银行“瘸腿走路”

  从客户存款构成来看,招商银行的客户存款主要以活期存款为主,公司客户存款和零售客户存款中活期存款总额为25890.9亿元,占客户存款总额的60.6%,不管是公司客户存款中的活期存款,还是零售客户存款中的活期存款,年化利息率都不到1%,很明显了,哪家银行吸收存款中的活期占比越高,就大概率决定了这家银行的计息负债端的成本率。

  这两家银行的零售业务,给公司带来的收入占比上,具有很高的可比性。那麽,这两家银行的净息差谁高谁低呢?

  我们再来往下看,招商银行的贷款分为公司贷款和零售贷款,其中公司贷款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2.13%,零售贷款的不良率为0.79%,总的不良率为1.36%。其中,零售贷款中的个人住房贷款占比总贷款23.6%,坏账率只有0.28%,他是公司优质贷款客户中的优质客户,这也是拉低公司总不良贷款率的主要原因,可见房地产市场对银行的报表有多么重要。

  到这里,估计猜都可以猜出平安银行负债端为什么输给招商银行了。平安银行的客户存款主要以定期存款为主,公司客户存款和零售客户存款中活期存款总额为6343.8亿元,占客户存款总额的30.9%,这个占比大幅低于招商银行的数据,而平安银行和招商银行一样,不管是企业活期存款还是个人活期存款,支付的利息率都不到1%,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平安银行的计息负债端成本大幅高于招商银行的了。

  来源: 财华社

  截至2018年8月13日股市收盘,招商银行的市盈率(PE)10倍,市净率(PB)1.7倍,平安银行的市净率(PB)1.1倍,市盈率(PE)9.5倍。

  再来看平安银行的数据,公司企业贷款不良率2.68%,高于招商银行的,个人贷款不良率1.07%,高于招商银行的,总的贷款不良率为1.75%,高于招商银行的。很明显,平安银行并没有上面我们所想的那麽优秀,他为了高收益,为了较高的息差,把资产配置到一些收益高,但风险也大的行业里面了。

  生息资产端收益率平安银行比招商银行为什么高的原因出来了,因为,占比贷款规模最大的贷款和垫款业务,平安银行的收益率高出招商银行1.32个百分点,如果说,两家银行贷款和垫款业务的坏账率基本相同,那麽,平安银行确实不比招商银行差,因为他可以找到收益更高的资产且风险不大。

  两家银行生息资产端占比规模最大的就是贷款和垫款,这一块的收益率区别也较大,招商银行贷款和垫款占比总负债约61%,平均收益率为6.45%,平安银行贷款和垫款占比总负债约57%,平均收益率5.13%。

  净息差的构成由银行全部利息收入减银行全部利息支出除全部生息资产

  两家银行负债端成本率差别比较大,但是息差差别却并不大,那麽,平安银行的资产端收益率就应该比招商银行的高。资产端平安银行配置高风险、高收益

  另外,平安银行近几年信用卡贷款业务快速膨胀,截至2018年末公司信用卡贷款已经是个人贷款占比最高的贷款项目(2018年信用卡贷款坏账有擡升迹象),但是,信用卡贷款业务的坏账率具有滞后性,在这块业务快速扩张的时候,坏账率容易被掩盖,而等到这块业务增速放缓的时候,真实的风险才会显现。结语:

上一篇:[狂赌之渊]《狂赌之渊××》主视图公开,登场角
下一篇:[狐妖小红娘]狐妖小红娘:最神秘的4个人,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