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to b]互联网下半场的主角:To B服务的崛起

  BAT:垂直整合,修炼内功

  所谓一竖,是指联想划定了几个重点的行业,包括制造、零售、医疗、教育、城市基础建设,自己提供解决方案。一横,是指联想会搭建自己的物联网平台,第三方可以开发相应的解决方案,覆盖其他的行业。

  在 BAT 之外,很多看似完全 To C 的科技公司都准备在 B 端发力,比如说联想。

  这并不意外。一夜之间,所有公司都在转型至 To B 业务领域。如今,联想已经在这个跑道当中,成果究竟如何,我们期待着联想能够在明年 Tech World 大会中带来惊喜。

  与此同时,联想在今年的 Tech World 大会上也透露出向 B 端转型之意,杨元庆表示,未来联想将更重视 To B 业务,To B 业务更适合联想。

  在今年 9 月举行的 Tech World 大会上,联想对外释放的重要信号是:联想更重视 2B 业务,2B 业务更适合联想。

  向 B 端转型,联想是跟随潮流的转型之路。在本次 Tech World 2018 上,我见到了联想很多有趣的产品与业务,比如说智慧零售、自研芯片、区块链技术等,展示出联想在 B 端业务的硬实力。

  大家对于联想的第一感觉是 PC 市场的“领头羊”。本周三,市场调研公司 IDC 和 Gartner 同时发布了 2018 年第三季度 PC 出货报告,联想 PC 市场份额超过惠普,重回第一,坐稳 PC 行业第一大厂商位置。值得注意的是,杨元庆将联想 PC 业绩提升归因于商用 PC 和高增长领域产品的竞争力。

  BAT 有技术与人才,内部有专门推进,投资部门只需要收购整合即可。那么联想呢?

  在他们看来,目前企业已经进入了一个十字路口,To C 领域红利逐渐减弱,用户数量饱和,消费降级趋势明显,To B 领域似乎成为了新的盈利路线。中国有 4000 万中小企业,服务、整合、搭建桥梁,都是需要互联网“巨头”来运作。在这种情况下,重视 To B 市场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此刻,企业之间的 To B 大战已经开始。

  联想 CTO 芮勇在会后采访中给出了推进 To B 业务的方法论:一横一竖。

  9 月 30 日,腾讯官方发布消息,宣布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和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马化腾希望腾讯可以在 To B 业务领域发力,此次变动是继 2012 年以后又一次重大调整。

  几年前,百度就开始深耕 To B 领域,如今,其公司大部分营收也都来自 B 端。今年 8 月 1 日,百度公布了 2018 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百度营收 260 亿元人民币(约合 39.3 亿美元),B 端领域占总营收六成以上。

  在会后采访中,杨元庆称:“联想更重视 To B 的业务,To B 的业务更适合联想。To C 的业务相对容易一些,有个产品,有个广告就可以开始了。而 To B 业务,想要建立客户、建立品牌形象,不是一日之功,需要长期的积累才可以。”

  上半场,联想侧重 C 端市场,而如今,该市场已经做大做强,B 端市场空间巨大,发展潜力值得赌一把,联想不想“偏科”,侧重 B 端自然是接下来很重要的任务。

  联想:架起生态,一横一竖

  在2018年8月阿里巴巴公布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阿里云营收46.98亿元,为全球第三大IaaS服务提供商。阿里巴巴在SaaS服务领域的“钉钉”则是在SaaS的新战场上。2014年阿里的“来往”在C端社交市场上全面溃败,团队转向企业服务市场,打造钉钉,争夺企业级市场的“入口”。2015年1月16日,钉钉发布1.0版本,DING功能上线。到今年3月31日,已有超过700万家企业组织在使用钉钉,注册用户过亿。

  在BAT之外,很多看似完全to C的互联网公司都在B端有所布局。比如今日头条,企业服务竟然是其头条投资第二多的领域人们熟知的一些明星项目,例如坚果云、石墨文档、Tower等,今日头条都有所投资。京东在企业服务领域一共有超过20笔投资,包括甄云信息、EasyStack、通天晓软件、凌雄租赁、加推科技等等,最近京东云还发布了“医疗健康战略”,想要做医疗行业的基础设施,推动医疗信息化。

  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曾在2013年的时候做了这样一件事——他把美国科技业的公司和中国的公司拉了一个名单,试图从中寻找出在美国已经很厉害了但在中国还没有被真正做起来的产业。他发现了Salesforce,Workday,Oracle。

  但阿里云、钉钉、蚂蚁金服、菜鸟网络等新兵崛起,让阿里B2B故事有了不一样的笔触。阿里B2B业务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阿里是BAT中第一个提出做云计算业务的:2008年确定云计算战略,2009年成立阿里云公司。2018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宣布成立全球交付中心,海公布了新一代云计算操作系统飞天2.0。

  百度李彦宏曾经在百度联盟大会上曾指出,过去中国劳动力成本很低,使用企业级软件的效应并没有起来,另外,很多传统企业的老板并不用电脑,不会用PC提升效率。更何况,中国企业对于数据的安全性顾虑更多的,而美国数据立法相对成熟,对于企业服务类应用的数据安全性信任程度比中国高。老牌企业服务公司用友、金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是聚光灯的所在,曾在2014、15年享受到资本“泡沫”的SaaS风口也没有真正地起飞,在中国诞生一家类似SAP、Oracle一样专注服务企业端(B端)的伟大公司,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第三,ABC云。2017年,百度云推出了ABC战略,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Cloud Computing云计算。在李彦宏看来,百度的“云”和其他传统的“云”服务是不一样的,它在每一个行业的应用都有智能的因素在里面。现在百度云的行业版图已经覆盖了农业、工业制造业、金融服务业等领域,不光是简单地存储数据,而是通过AI能力为企业提供解决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上一个十年,水大鱼大,依靠市场红利,业务的驱动并非步履维艰,企业对于提高效率的新工具、新方法的采用意愿并不高。那些昂贵的、短期效果不显著的企业服务自然也不好卖。

  从全球来看,全球市值50亿美金以上企业大概有1500家,对比中美两大经济体,行业顶端的大公司几乎都是1:1配比。

  简言之,百度的“B计划”是以AI切入,服务B端的每一个方面。

  ToB 阿里的基因和未来

  互联网“上半场”对toB业务的忽视

  第一,Apollo无人驾驶汽车生态。Apollo计划,是针对汽车行业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阿波罗平台包括一套完整的软硬件和服务体系,包括车辆平台、硬件平台、软件平台、云端数据服务等四大部分。这些都是To B的业务。百度与金龙客车合作的、搭载了百度Apollo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系统的全球首款L4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已经量产下线。同时,百度在“车”方面的企业级合作伙伴还包括戴姆勒、福特、博世、NVIDIA、Intel、BlackBerry等。百度是一个供给端的平台,向包括运营商、汽车服务厂商、整车厂商、零部件厂商、芯片厂商等等在内的合作伙伴们提供“车”相关的服务。

  与阿里云相比,腾讯云起步较晚,但依托游戏、视频领域的深耕,腾讯云也快速占据一席之地。如此一来,阿里与腾讯在to B业务上的竞争更加直接了——阿里云vs腾讯云,钉钉vs企业微信。在刚刚过去的9月,钉钉和企业微信分别与OA市场的龙头公司蓝凌、泛微达成深度的合作,行业内深感AT之间的硝烟弥漫。

  被质疑的腾讯

  根据GPLP犀牛财经的统计,2018 年我国新经济领域获投数量 TOP3 的行业分别为企业服务、硬件、医疗健康领域。纵观 5 年融资数量的变化,上述三大领域的融资数量所占当年全部融资的比重是节节攀升的。

  上个十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家互联网公司起步没多久。彼时正值中国互联网刚刚开始铺平发展的道路,这三家公司乘着人口红利之风顺利地进入To C的黄金时代,短短十年,就以BAT的名义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三剑客”。

  To B端的企业级服务市场,终于又迎来了市场的目光。资本投资热门标的正在从 C 端转向 B 端,从模式创新转向了技术创新。

  2018年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刚接任不久的张勇将阿里描述为“正在从新零售进入新制造的初期阶段”,打算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去实现按需定制,围绕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从B2C走向C2B。这离不开阿里已经建立起的2B服务生态,新技术、新制造、新金融、新零售、新能源将引领阿里未来三十年的发展。

  所以说,国内To B的企业服务市场仍然是一片蓝海,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创业者参与角逐。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说,现在中国互联网到了下半场,开始进入企业服务的红利了。

  时间来到2018年9月30日,腾讯宣布新一轮的战略升级,重要动作之一是整合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CSIG以腾讯云为根基,整合了医疗、出行、教育等产业平台,集中了腾讯在安全、AI、LBS等领域的技术力量,将重点聚焦在To B(企业)、To G(政府)业务上。尽管腾讯总是被质疑to B业务能力,没有阿里的销售铁军,C端经验不适合B端,部门墙数据墙很厚,数据丢失事件造成巨大负面影响等等,但它始终还是迈出了这一步,to B已经被列为公开的重点,是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的重地。

  2B是流淌在阿里血液中的基因,B2B事业群已经在中小企业服务里扎根了18年,其主营业务包括:跨境B2C平台速卖通、中国内贸B2B平台1688、海外B2B平台国际站和农村淘宝等。虽然阿里后来凭借淘宝、支付宝在C端走向巅峰,一度让人有些忽略阿里2B的实力。

  只要盯住巨头在做什么、追赶什么,就能描绘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潮涨潮落的晴雨表。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企业服务也是一个全球流行的生意。

  不过现在,时机似乎到了。

  在互联网行业,美国有谷歌、亚马逊、FACEBOOK,中国有阿里巴巴、腾讯,而且市值都在5000亿美金以上。在能源行业,美国有埃克森美孚、雪弗龙,中国有中石化、中石油以及国家电网。房地产、银行等各个行业也是如此。而To B行业,美国除了有SAP、IBM市值超千亿美金企业外,超50亿美金的企业还有500多家,而中国只有三家。

  “他们基本占据科技业的另外一半……但是我们把这个放到中国来看的话,to B的公司居然找不到,基本上找不到,有活着的,但是活得很惨。”在一次内部讲话中,王慧文抛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这些to B的企业活得这么惨呢?

  作者:Harry

  的确,中国互联网的上一个十年是关于用户端(C端)的十年,人口红利、消费红利让各种商业模式创新迅速成长起来,消费级业务无论是盈利效果、创新难度还是企业品牌塑造都明显优于企业级服务。

  时间到了2019年,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的“风口争夺战”之中。企业服务、大数据、人工智能被认为是互联网下半场的关键词。

  从市场环境来看,互联网下半场需要新的驱动力。正如美团王兴所言:“下一波中国互联网如果想回暖的话,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是供应链和2B行业的创新。”

  百度是BAT中最有to B气质的,其大部分营收也来自B端。定位为AI公司的百度,更多地会为企业提供无人驾驶汽车的、云的、整个AI应用生态平台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具体来看,百度未来的三个主要发展方向都是非常to B的:

  在GPLP犀牛财经看来,未来B市场的格局更有可能是BAT继续占领大部分市场,提供基础设施服务,而其他公司则可以选择垂直领域提供更多个性化的服务。毕竟在全球市场上,除了微软、甲骨文等to B巨头,也有很多优秀的“小”公司,比如Slack、Tanium、Sprinklr、AppNexus等等。

  最有“气质”的百度

  2016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对To B业务还持迟疑态度。他提到,“中国的企业级移动应用服务市场,和国外比发展会慢很多。十年前就是三大目标之一,但是很失望,这个市场十多年过去了还是不容易做。”从行业价值来看,马化腾称,“我们更看重大网。企业市场做肯定做,但维度和量级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第二,DuerOS度秘。一直以来,度秘被理解为人机对话的接口,用来“唤醒万物”,但如果往深了看,DuerOS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个从硬件到框架,再到平台、开发生态、生态应用系统、终端硬件全覆盖的AI应用生态平台。这使得DuerOS的生态接入的吸纳性更高,能解决很多场景问题。比如,在洲际酒店的“小度智慧客房”中。客人可以通过语音控制客房设备、播放音乐、询问天气、检索信息。AI时代,高端酒店正在借助新一代人机交互方式提升用户体验。

  最明显的现象是,继互联网金融之后,在传统银行、零售制造、房屋租赁、物流与供应链、HR管理等行业,电子签约SaaS服务正在以比人们预想中更快的速度落地各类场景。以上上签为代表的中国电子签约领跑者,其实也在充当行业标准制定者的角色:打造标准化产品快速渗透B端,降低获客成本,利用增值服务提高盈利空间。

  To B行业巨大的网络效应也是其他行业所无法比拟的。如上上签就在很多行业都实现了头部客户的大满贯,在二手车领域,上上签的付费客户包揽了第一梯队瓜子、人人车、优信,在租房领域,上上签又和链家、我爱我家、建设银行建融家园、蘑菇租房、万科泊寓、贝壳公寓、蛋壳公寓等行业领跑者全部签约,在头部客户的辐射下,带动无数的小B客户加入,滚雪球的网络效应让强者恒强。

  整体上,各大厂商移动端业务市场渗透率和DAU基本达到饱和,同比总体呈下降趋势。互联网企业从过去的用户与业务量双向快速拉动逐步演化为业务量单向拉动的特征非常明显。

  仅半年之间,上上签先后完成B、C两轮共约4.58亿元融资,其速度和额度都与C端市场的萎靡形成鲜明对比。

  01

  对于准巨头来说,上市很难,不上市会更难。对于冲击IPO的独角兽来说,营收业绩下滑,资本急需退出渠道,To C行业这次的资本寒冬是真的凛冬已至。

  我在《DocuSign市值最高突破百亿美元,中国电子签约的春天来了吗?》一文中说过,商业活动中,有两个基础的环节,一个是第三方支付,还有一个是契约环节。谈到投资上上签的逻辑时,老虎环球基金合伙人雷环中也提到了一个智能时代契约规则的概念,他认为中国电子签约市场是一个非常具有潜力的新兴市场,它是中国智能时代可信商业生态的核心一环。

  To B独角兽崛起

  可以看到,人力成本不断攀升是核心趋势,人口红利已然消退。无论是互联网平台,还是传统行业,都在谋求利用机器人、云服务等各种科技手段来降本增效。电子签约作为最核心的云服务之一,应用场景广阔。

  另外,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及其基础设施建设的技术进步均为To B行业提供了强力支撑。To C市场已然演变成为用户使用时长或者说国民总时间的争夺,To B市场则仍处于攻城略地,标准诞生的过程,就看谁能在领地插上各自旗帜。

  根据IT桔子数据,2015年共出现973起,融资额达398亿人民币。2015年下半年资本寒冬来袭,但2016年企业服务领域的融资数量仍高居所有行业之冠。VCSaaS的数据显示,2018Q1企业服务领域的投融资案例数仍然是独占鳌头,达到267项。

  2018年,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逐渐成熟并进入企业商用阶段,中国To B市场显著回暖,甚至曾在短短一周内出现30多起融资事件。销售易、连连数字、梦想加等众多企业服务公司都拿到了大额融资,其中,电子签约SaaS也成为了企业服务领域最炙手可热的赛道之一。

  但,问题终于在2018年爆发了,C端红利消耗殆尽,包括BAT和一众独角兽在内,都面临用户使用时长的重新分配。42章经最近一篇文章标题总结很到位:从00年的互联网泡沫到18年的估值倒挂。

  具体到企业服务行业来看,用友公司在中国企业信息化指数报告中提到企业信息化应用通常要经历四个阶段,分别是基础应用阶段、关键应用阶段、扩展整合及优化升级应用阶段、战略应用阶段。随着阶段递进,企业对信息化应用的广度和深度要求越来越高。

  To C 真正的寒冬来临

  以2015年为分水岭,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终端增速放缓,服务器收入增速提升。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在经历了2014年之前高速普及后,在2017年出货量首次同比下滑,IDC数据显示,2018年Q1出货量继续同比下降16%,预计未来增长将继续维持低速。

  02

  降本增效成刚需,To B的春天还在继续

  03

  从时间点上来看,C端开始走到瓶颈期和衰落期,B端市场却正好兴起。2014年开始,B端市场开始受到资本追捧,数字化带动企业信息化投资风口。2015年,中国ToB领域的企业服务项目融资持续火爆,很多独角兽都在这一年诞生。

  当然了,技术迭代也对to B市场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企业只有不断地进行技术开发,才能使业务的信息流转效率、客户协同、渠道整合、供应链协同等节点更加进。比如上上签在布局区块链、AI等新兴科技,不断延展电子签约SaaS服务的广度和深度。今年4月,上上签自主研发和落地了完整的区块链电子合同存管解决方案,将公证处、司法鉴定中心、仲裁委等第三方权威机构纳入其区块链生态节点之中。

  在服务器领域,中国市场服务器收入同比增长在2017年恢复到20%,5年复合增长率19%,整体需求持续旺盛。

  投资女王徐新最近都表示,她做投资21年,今年上半年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冬天很寒冷。这并不是说资本的冬天,她说的是生意真的是越来越难做,线上的企业说没有流量往线下去找,线下的企业说没有人要到线上去捞,大家都成长乏力。

  热钱没有了,36氪总裁冯大刚在2018中国投资人峰会上的解读是,创投市场大水漫灌式的发展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了变化,去杠杆、控风险成为金融政策的主基调,尤其是今年4月份《资管新规》出台,银行资金抽身,人民币基金重要来源被截流,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水源”被切断。创投资本寒冬的另一个表现是,资本退出渠道的不畅,“全球二级市场估值在趋平,如果一级市场投资人在后期以很高的价格进入,很有可能无法顺利退出”。

  从C端市场的资本大环境来看,募资周期越来越长,创业者融资难,独角兽们约好了似的扎堆赴美赴港IPO……种种迹象都在传递着“寒冬”信号。有个说法更为精确,那些曾经风光无限、最终却倒在了冬夜里的创业公司,看似死于严寒,其实都有着更深层次的死因。

  这也就是为什么,从增长趋势来看,To B更有投资空间。在To C领域大获丰收的投资人朱啸虎,也把目光放到了企业服务领域。从产业角度来思考的话,他更看好企业服务市场,因为在美国企业服务公司的总市值已经超过消费互联网,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朱啸虎还提到:中国企业服务领域依然有机会,独角兽正在涌现,AI领域创业在技术、基础设施、新商业模式、新应用方向有创业机会;在资本寒冬里,教育、企业应用和人工智能是“吉祥三宝”。

  今年上半年,DocuSign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目前站稳百亿美元,成为该领域能够诞生巨头的一个信号反馈。最近,中国版的DocuSign,中国电子签约行业第一的“上上签” 率先完成3.58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老股东经纬、DCM、晨兴资本等顶尖投资机构继续跟投。

  在过去的十年里,To C 端的中国互联网、电子商务,挟带着巨量用户红利、资本支持对产业价值链进行了一次彻底的重构,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产业资源,因此互联网思维开始渗透到各行各业并逐渐盛行。

  而另外一面,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助推To B市场迅猛发展,于是乎今年的中国独角兽现状变成了To C和To B的冰火两重天。

  不可否认,To B市场的发展相较美国仍有一定差距。但是BAT杀手级平台推动SaaS发展:钉钉、微信企业号这些杀手级平台的出现会极大地加快中国企业接受SaaS 的进程,这是美国市场不曾发生过的。

  用户需求也在萎缩,整体上中国人并没有大家曾经想象得那么有钱, 2017年全国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25974元。消费降级成为了热议话题,互联网二手转让平台,低价消费品销售平台火爆……虽然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很难片面论之,但消费下滑已见端倪。

上一篇:组图:吴昕最新写真风格百变 焦糖色短发造型摩
下一篇:[SUV]SUV最常见的5大认识误区!不懂这些就不要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