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安倍]安倍的接班人是谁?

  日本有点尴尬,反正到现在为止,政府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安倍果然很不一般。

  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第一次向世界展示握手神功,对不起,安倍君就成了倒霉的那个对象。

  现在,又抢在韩国人前面,主动请求诺贝尔奖应授予特朗普,还特意发一个副本给特朗普。

  所以,我们看到,日本在很多场合,都强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去年日本财政大臣麻生太郎访问北京时还说,考虑到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希望日中两国合作进行应对贸易保护主义。请注意,这是日本主动提议,要求和中国一起合作来应对某个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

  总结一下:

  反正,特朗普很高兴,不是一般的高兴。

  表面看,日本仍旧是美国最忠实的小跟班,特朗普和安倍更是相处得其乐融融。但别忘了,特朗普最爱敲打的国家,就是日本。

  在前几天白宫讲话时,特朗普大致是这样说的:

  2,最关键是内容,安倍亲自请求诺贝尔和平基金会,今年一定要授予特朗普诺贝尔奖。

  按按理说,这么私密的信,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而且按照诺贝尔提名规则,好像一般是不准许对外披露提名名单。

  当然,外交并不都是表面功夫,这些细节背后,还是说明了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在牛弹琴看来,大致三点吧:

  很多人可能还记得当时的会面照片,对面是第一女儿伊万卡,都翘了个二郎腿,安倍偏坐在沙发上,侧着脸,真是要多谦卑有多谦卑。

  特朗普的意思,也是很明确的:日本,你再不多掏钱,这是万万不行的,我肯定要翻脸。

  要知道,当时特朗普还未上台,白宫里还有奥巴马,这时见面算什么身份?等特朗普幕僚反应过来,赶紧打电话婉拒安倍时,安倍已经在飞来的路上了……

  尤其不一般的,是他对特朗普的一贯作风。

  但,这也不妨碍安倍给特朗普写信,恭敬地提名特朗普应该拿诺贝尔奖。

  美日经贸谈判还在激烈进行中。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是特别喜欢还是有意捉弄,特朗普紧紧拽住了安倍的手,足足摇了有19秒。

  (二)

  第三,美日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特朗普的爱好,他的支持者更是心知肚明。在随后的一次政治集会上,特朗普的支持者就在台下大喊“诺贝尔”。特朗普停止讲话,微笑着站着,然后说:“太好了,谢谢。诺贝尔,那太好了。”

  转眼就是2019年,安倍亲自写了一封推荐信,提名特朗普,而且用最精美的信函,足足五页纸。

  为了国家利益,安倍忍辱负重,真有点豁出去了。所以,他每次见特朗普,总是特别谦卑,哪怕遭到特朗普捉弄,也似乎毫不计较。

  要知道,在诺贝尔和平奖这件事上,本来是韩国占了先机的。

  说起来,“君子豹变”出自我们的古籍《易经》,原话是: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意思就是,君子会像豹子一样闻风而动。

  但从这个角度看,韩国总统文在寅,可能心里头马上咯噔了一下。

  特朗普很强势很主动,安倍很受伤很被动,但不管有多么尴尬多么不爽,但安倍还是微笑配合着……

  文在寅肯定有危机感了,怎么办呢?

  虽然特朗普三言两语,但感觉话里的信息量很大啊:

  特朗普当选后,安倍立刻就跑到纽约特朗普大厦见面,从而成为特朗普会见的第一个外国领导人。

  比如,2016年特朗普一当选,以前押注希拉里赢的安倍,立刻给特朗普打电话,特朗普随口答应见面后,安倍立马飞到了纽约。

  世界才知道,安倍又干了这样的一件事。

  果然,文在寅“大礼”一送出,特朗普立刻喜笑颜开。在随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朗普难掩内心的喜悦说,“我觉得文在寅简直太好了……文在寅总统的那番话真是太客气了,我很感激。”

  特朗普终于松手了,安倍则如释重负,赶忙把手缩到靠椅上,眼睛斜望一下,看他的小表情。

  安倍晋三给我一封最精美的信函复本,足足有五页纸,他把原信寄给了一群颁发诺贝尔奖的人。他写道:“我代表日本满怀敬意地提名您。我要求他们授予您诺贝尔和平奖给您。”2017年,导弹飞越日本,他们响起了警报……而现在他们突然之间感觉很好,感觉很安全。我做到的!

  第一,安倍确实够隐忍。

  文在寅绝对是一个会察言观色的人,他知道特朗普对诺奖的深厚感情。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罕见,确实是相当罕见。

  3,特朗普也不客气,安倍这么做,因为我真干事,干成事了啊!

  特朗普你也真是的,炫耀一下就行了,把所有内容都说出来,安倍好歹也是一国首相,你让他情何以堪。

  反正,披露出来的照片上,特朗普很放松地倚靠在沙发上,安倍像小学生一样的身体前倾,两手紧握,用一些朋友的话说,就像在汇报工作。

  还有一次,应该是2018年吧,联合国开大会,安倍又去见特朗普。

  去年,因为半岛问题的积极进展,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的夫人感慨说,文在寅你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00年就是因为在南北问题上的贡献,金大中获得了当年的和平奖。

  在这个方面,正跟日本吵得不可开交的韩国,动嘴不动手,落在了安倍后面。

  按照很多媒体的说法,美国贸易战下一个目标,特朗普已经瞄准了日本。他已经多次表示,将对日本汽车加征25%的关税。

  安倍君,真有你的。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第二,安倍确实很能来事。

  要知道,特朗普平时最瞧不起的,就是奥巴马,但这个奖奥巴马都拿得,特朗普怎么就拿不得?

  安倍也是看穿了特朗普的心思:虽然他总说自己拿不到诺奖,但拿诺奖,特朗普其实很在意。

  安倍最近又干了一件大事,很不一般。

  当然,大家记得更清楚的,是特朗普的握手神功。

  但按照特朗普的性格,估计也是憋了几天,最后实在憋不住了,还是当着大家说了出来。

  在特朗普家里做客,姿态一定要摆正。

  (一)

  还真不是一般的来事。

  但安倍的回答是:这样做,“并非为保身而豹变,而是为了国家和民众,可以舍弃面子,这是我们作为领导人应该有的姿态。”

  都很有喜感吧。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弗里曼就透露,特朗普对他说,他和安倍关系还不错,“当我告诉他们需要支付多少钱时,好关系当然会结束”。

  特朗普很能敲竹杠,这是众所周知的;安倍表面很谦卑,也不是一个善茬。

  做了什么呢?

  当然,2018年,特朗普没有拿到诺贝尔奖。

  安倍亲自提名特朗普,应该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1,安倍真懂事,不仅是用最精美的信函,而且足足五页纸。真用心!

  这个世界,说大话的领导人很多,但能够隐忍如安倍的,其实真不多。当时,安倍不计名分跑去见特朗普,就在国内外引起很多批评,毕竟他也是一国首相,不仅仅代表自己,也代表整个国家形象。

  (三)

  文在寅听了很高兴,但高兴之后,立刻将这份厚礼送给了特朗普。他是这样说的:“特朗普总统应该拿到诺贝尔和平奖,我们只要和平就好。”

  “小日本”其实并不小,虽然33.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和它的1.27亿人口不匹配,密度有点高,但这也逼迫它们更珍惜土地,更合理的利用空间。日本人的“个头”也不小了,二战后,日本人的平均身高也在明显提高。不过,日本人的资源少却是实实在在的,也正因为这一点,日本在二战前动了“抢”的念头,给亚洲很多国家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痛苦。所以,日本至今仍然在为当初的侵略行为付出代价。比如作为二战产物的北方四岛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才展现了安倍的性格特点。毫无疑问,北方四岛问题代表了二战的一段历史。但是,由于日本人对土地的渴望,所以它们总想从俄罗斯人手中要回去。而俄罗斯恰恰也是一个对土地有偏爱的国家。所以,围绕着北方四岛问题,安倍尽情展示了“不顾领导人形象”的死缠烂打。日本和俄罗斯显然不属于一个阵营,但俄罗斯却是安倍访问最多的国家之一,在和普京及俄罗斯其他高官的几十次会晤中,无论什么场合,无论什么环境下,安倍是必提北方四岛问题。知道普京喜欢“玩狗”,还专门将日本的秋田犬送给普京,在和普京会晤时,普京曾数次迟到,但安倍却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而且还总是满脸堆笑(安倍心里是怎么想的估计只有他自己清楚)。域外人可能认为安倍媚态十足,有失尊严,但日本人肯定不这样想。因为日本人知道安倍是为了日本的国家利益。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毫无疑问,安倍晋三也很睿智,如果将他的睿智和务实作风结合在一起的话,有几个事实场景也很耐人寻味。比如,在对美国的态度上,日本也并不是凡事都追随美国和西方,只有在对日本国家有利时,安倍才会跟随。特朗普曾在G7峰会上和加拿大,法国,德国闹的很不愉快,但安倍的表现却始终笑而不语。当英国和美国因双面间谍案发动西方国家以驱逐外交官的形式制裁俄罗斯时,日本明确表态拒绝跟进,因为安倍时刻在想着北方四岛。当然,安倍毕竟是个有右倾思想的日本领导人,它对内谋求修改“和平宪法”,试图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对外也伤害过一些国家的感情。“司马昭之心”也是“路人皆知”。不过,对于日本人来说,他应该能够算上一个合格的首相。

  安倍这个人的性格中似乎不太在意自己的“个人尊严和形象”,这种性格因素和日本的国家利益结合在一起时,不可避免的闹出了不少搞笑和奇葩的“镜头”。比如,为了博得特朗普一笑,他在和特朗普一起打高尔夫球时,“故意”来了个后滚翻,引得特朗普哈哈大笑。在第一次和特朗普会晤时,特朗普这个不正经的“老小孩”有意使安倍难堪,非常用力的紧握安倍的手达到19秒,痛得安倍晋三虽然龇牙咧嘴,但却仍然未忘记保持笑脸。单从其个人形象角度来说,安倍还有过胸戴大红花却手提裤子的场景。虽然有些搞笑和奇葩,但日本人却没有因此看不起他。

  安倍晋三很特朗普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安倍晋三

  对于日本人来说,安倍晋三应该是个不错的领导人。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出任四次日本首相。因为日本的政体制度不可能给一个庸才赖在首相位置上的机会。从个人性格来说,安倍也算是个有韧劲之人,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在第一次担任首相不到一年时间就下台后还能东山再起。从人缘关系和背景来说,他是日本战后出生的首相第一人,也是日本最年轻的首相,如果人缘不好,如果没有背景的话,似乎也不太可能。从执政成绩来说,他的新经济政策使日本停滞多年的经济又有了正增长,从外交关系来说,日本似乎更务实了,不管是和美国还是俄罗斯,甚至是天朝,都能说得过去。也等于是给日本创造了一个比较平和的国际环境,应该说是日本战后国际关系的最好时期。

  实事求是的说,安倍晋三比较务实。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日本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于他的务实作风有很大关系。从日本的国内来说,他的“新经济政策”的核心内容淡化了日本经济中的“浮躁”,提倡“实质增长”。很多人都将日本经济停滞的二十年归罪于美国的“广场协议”,但我查阅了不少相关资料,从未见安倍提到过“广场协议”时埋怨美国只言片语。我认为并不是安倍害怕美国,因为在其他问题上,日本也批评过美国。我觉得是安倍的务实性格原因。原因有二。一,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总是埋怨毫无益处。二,安倍也肯定意识到了当年的日本经济发展有过分看重GDP的弊端。所以,安倍的“新经济政策”突出的是“去浮躁,重实质”。现在的日本经济已经走出了“广场协议”的阴影,虽然增长幅度很小,但其没有水分的4.87亿美元的GDP使日本稳定在世界第三的位置,就连德国都望尘莫及。

  安倍晋三,普京,默克尔

  安倍晋三1954年9月21日出生于日本山口县,政治背景很过硬,应该说是成长于一个政治世家。其祖父安倍宽曾是东条英机军阀主义的坚定反对者,还组建了“日本进步党”,是个很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安倍晋三的外公是岸信介,曾在1957年至1960年间出任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父亲是安倍晋太郎,曾出任过日本的外交大臣,也曾有机会担任首相,只是因为身体原因留下了遗憾。正是因为这个遗憾,安倍晋三的母亲发誓将他培养成为首相,安倍晋三也很争气,用战后担任首相时间最长的事实弥补了其父的遗憾。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是特立独行之人,她公开宣称和安倍的政治观点不一致,说她自己是家庭中的“在野党”,安倍昭惠有些自以为是,瞒着安倍晋三介入了一些首相家人不该介入的利益漩涡,虽然最后证实没有日本在野党和媒体爆料的那般严重,但也曾将安倍晋三搞得灰头土脸,差点丢了相位。

  比如,在当时与蓬佩奥会谈结束后,对于朝鲜发射导弹,菅义伟仅称“日美将紧密合作”,没有当场展现出配合局势变化的反应。围绕尚无解决眉目的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等基地问题,菅义伟也仅称确认了日美合作,没有公布具体的进展。

  菅义伟迄今就参选自民党总裁的可能性反复称“完全没有考虑”,但该党重要人物认为并非其真意,称其“头脑的角落里应该意识到了首相之位,一定会在外交、内政两方面进一步活跃地行动”。

  目前菅义伟在党内的影响力巨大,但始于安倍、成于安倍、也可能终于安倍。说起他和安倍,还真是秤不离锤,锤不离秤。

  其实他的选区和我供职大学都在横滨市里,他的个人事务所就在我大学留学生宿舍的隔壁巷子,所以从留学生时代开始,我们很熟悉他的事务所工作人员。对于留学生的活动,他的秘书或其他事务所工作人员有求必应,肯定来参加、来致辞、来宣传。在自民党下野期间,菅义伟赋闲开始瘦身,整个人瘦了三圈不止,才有了现在的体型和脸型,其实他以前很丰满,而现在很骨感了。彼时,他经常出现横滨的事务所周围,对选民们和蔼可亲,甚至可以说是毕恭毕敬了,当然对没有选票的留学生们也是和蔼可亲,有活动就参加。笔者旅日二十几年,后期十几年都在横滨,对于代表横滨的自民党政治家来说,最了解的就是他了。

  目前来看,反安倍的石破茂好像就成了一个靶子,除了象征意义外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鸽派代表岸田文雄一直在等着安倍的禅让,可是鹰派的安倍能把位子让给鸽派吗?我不说读者也心知肚明。现任外相河野太郎出任外相后呼声甚高,但是前一段时间居然得了肾盂肾炎,让人大跌眼镜,这个身子板怎能胜任首相的工作呢?当然,河野曾经给自己父亲河野洋平贡献出自己的一部分肝脏,就是在笔者读本科的大学附属医院里完成的手术。这无论在哪里都是美谈,但也大大损害了他的健康。

  不过,在针对议员也就是政治家方面,菅义伟的手腕还是未知数。有人看表面,说他至今没有自己的“派阀(团队)”,发言权影响力有限;有人则说官房长官这么多年,他频繁出席新人议员的集会,以“招兵买马”,隐藏的“亲信”不下30人。人数很关键!参选自民党总裁需要最少20名议员的连署!我相信他已经暗暗地招募了至少20名以上的“亲卫队员”。

  在日本,菅义伟作为有史以来在任时间最长的内阁官房长官,主持内阁日常的新闻发布,上镜率和知名度是极高的。但是官房长官不是国务大臣,理论上属于首相的大助理,既不是代表日本外交的面孔,也不是代表日本贸易事务的面孔,更不是代表日本其他内政的面孔,所以在海外大众的知名度不高。虽然也被当作后安倍时代的候补之一,但从来都是最后一名。

  作者系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副教授

  排除法下,最有可能的恰恰是菅义伟。挑战下一任总裁时,有一种可能,小泉进次郎作为干事长或者官房长官的候补,恰似当年的小泉安倍组合。这对他赢得安倍以及自民党内的支持至关重要。作为小泉纯一郎的儿子,小泉进次郎虽然年轻,却是自民党的明日之星,作为选举的代表性面孔则无人能出其右。

  在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被称为首相的“女房役(妻子)”,也就是说首相主外他主内。在安倍即将成为日本宪政史上的最长命首相之前,菅义伟已经成了最长命的官房长官,其对内阁事务官员以及政府其他部门官员的掌控能力,也可以说是空前甚至绝后的。对官员的掌控能力,在他担任总务大臣时代就展露头角。当时,日本的总务省(部)由三个省厅合并组成--自治省,邮政省和总务厅。以前一家有一个事务次官(常务副部长),三家合并后就只有一个了。一般大臣不愿管也不能插手事务次官的人事任命,日本官员的晋升自有他们内部的排序。但是三个位子变成一个位子后,就要考验大臣的政治手腕和协调能力了。

  这番礼遇,像极了小泉时代的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的访美。事实上,媒体报道在暗示菅义伟访美待遇意义的同时,也指出他的巨大缺陷--相比于安倍在小泉访朝时就人质问题一炮走红,菅义伟在外交和安全保障方面除了应对记者外乏善可陈,并没有处理过具体相关事务的经验。

  到了2012年,安倍居然再挑战自民党总裁。当时我真不看好他,因为上个世纪末桥本龙太郎再挑战时就输给了小泉纯一郎。其时,菅义伟又是最早跳出来的安倍亲卫队,令我不禁摇头。

  政治家手腕 菅义伟有没有?

  当地时间6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累计在任天数达到2721天,超过第一代首相伊藤博文,位居历代第三。就在安倍即将成为日本宪政史上的最长命首相之前,菅义伟已经成了最长命的官房长官。目前,日本自民党内部已经出现“或有意成为安倍接班人”的猜测,目标就指向了菅义伟——对,那位“令和大叔”。

  访美获得罕见礼遇 菅义伟有戏?

  菅义伟愿意做这个“中继”吗?安倍和自民党能支持他吗?小泉进次郎愿意和他搭档吗?距离谜底揭晓,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再有一个月,日本又将迎来参院选举,甚至有可能迎来众参同时选举。这次选举自民党的支持率睥睨群雄,但是长期以来各种弊病在积累,更要命的是,党内在支持率独占鳌头的情况下缺乏危机感。

  至今还被日本媒体人士津津乐道就是菅义伟对三个候补提要求,看看哪家能拿出好的立法草案。在经过一番比拼之后,推出“故乡纳税”法草案的原自治省胜出,拿到了事务次官暨常务副部长的宝座。该法案当年也成为日本政府的亮点政策,通过允许国民选择非居住地纳税,对增加地方税收和减少地域间经济差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调动官员、协调政策立法方面,菅义伟展现了颇为强大的手段。

  “朝着早日解决绑架问题、切实推进美军整编确认了合作,非常有意义。”菅义伟也负责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和冲绳基地减负问题,他5月10日在纽约向媒体如此表示,浮现出满意的表情。

  不过“令和”两字让菅义伟的面孔传遍海内外,他又在5月份以官房长官身份突击式访美,使得海内外媒体更加关注他是否能成为安倍“接班人”。菅义伟本人5月份被媒体问及访美是否意在为“后安倍”时代竞争铺路时,毫无悬念地回避了作答。

  安倍第一次当选自民党总裁时,菅义伟是安倍亲卫队一员,在安倍一次内阁首次任大臣,从论功行赏的角度来看,算是居功甚伟。后来,随着安倍称病辞职,他一度黯然离开政治的镁光灯场。

  2006年安倍第一次挑战自民党总裁时,菅义伟等人发起了“再挑战议员联盟”支持安倍。当时,在没有其他挑战者的情况下,安倍得到了总裁的宝座并成为小泉之后的日本首相。不过,2007年7月,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 中大败,那也是自民党立党50多年来,首次失去参议院的控制权。8月安倍进行内阁改组,但仍无法挽回支持度。9月,安倍突然宣布因健康理由辞去首相一职。

  可曾想,这两人一眨眼就执政到了现在,眼见就要迎接2020东京奥运会了。其间,中日关系也如过山车一般,经历了大幅度摇摆甚至倒退和风风雨雨。

  之后的安倍和安倍支持者们不仅在党内,在社会上也成了千夫所指——这么年轻居然称病辞职。其后一年一首相,日本政治也进入了漂流期。

  在华盛顿,菅义伟有两天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分别举行了会谈。据日美外交消息人士称,蓬佩奥接到与菅义伟关系亲近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的要求,在突击访问伊拉克等紧凑日程间隙,确保了会面时间。日本政府也把官房长官的罕见访美作为“绝对不能失败”之行,进行了周密筹备。菅义伟身边人士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说“完成了充实的访美”。

  文/刘庆彬

  所以,安倍之后还是安倍!?这是目前比较流行的一个说法。但安倍本人坚决否认,一口回绝四期连任的可能性。那么,谁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呢?

  小泉进次郎

  菅义伟在5月访美,完成“外交首秀”。对于安倍内阁的重要人物,美方政要接连响应会谈,美国特朗普政府展现了罕见的礼遇。

  5月开始,日本进入令和时代。曾经手举“令和”两字宣布新年号的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瞬时成为日本国内外瞩目的“令和大叔”。当然,拍板决定年号的人还是首相安倍。

  菅义伟作为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的“得力心腹”在内政方面颇有手腕。在实现外国游客全年3000万人次、手机资费下调四成方针等“能用数字看到成果的领域”发挥了优势,但在受相关国家动向左右的外交实力方面,依然是未知数。

  菅义伟作为“令和大叔”知名度骤升后,连中国媒体熟悉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也明确提及他是首相接班人的热门人选之一。

  还有一个“怪圈”:日本天皇交替后,再长命的内阁也会换代,可以说是日本式政治也是日本式美学。不过,笔者和日本各界交流时,很多人说,这次“怪圈”不成立——因为天皇不是由于逝世自然交替,明仁是200多年来首位生前退位的天皇。

  道听途说,他对官员们的掌控收放自如,但对议员们和地方首长们却没有识人之眼。媒体间和自民党内流传一个说法,菅义伟去站台的议员以及地方首长的选举,几乎连战连败。尤其在前不久的冲绳县知事选举中,执政党全力以赴,菅义伟数度站台,结果还是败给新参选的日美混血议员玉城。

上一篇:[NBA夏季联赛]中国男篮今年再次参加NBA夏季联赛,
下一篇:[NFL]从2019年NFL选秀测试,看NFL运动员身体素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