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大春]《白毛女》最初的版本:她生有孩子,和大

  在这些不断的改编、改动中,对于喜儿被强奸及其后果的处理是最大的一个难点。《白毛女》最初的创作者勇敢正视了这个问题。

  这些“白毛女”生活原型的传说,表明歌剧《白毛女》的原型不止一个版本。流传过程中,经过了民间的不断的修正、改编和加工。民间传说本身带有夸张、想象和浪漫的成分。

  (本文图片为网络资料)

  《白毛女》歌剧最初的版本署名: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集体创作。贺敬之、丁毅执笔,马可、张鲁、瞿维、焕之、向隅、陈紫、刘炽等作曲。1945年4月为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后在解放区各地陆续上演,深受广大人民和八路军官兵的喜爱。

  那么,用现代人的眼光看,究竟哪种版本更符合生活的真实和人性的复杂性呢?

  《白毛女》采用中国北方民间音乐的曲调,吸收了戏曲音乐及其表现手法,并借鉴西欧歌剧的创作经验,是在新秧歌运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国第一部新歌剧。

  也有说法说白毛仙姑在山西。

  1945年,当时苏联红军已经向德国反攻,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曙光已经来临。

  由贺敬之、丁毅执笔和1945年演出第一版,一共6幕18场。和现在通行的《白毛女》有几处不同的地方:喜儿怀孕后,黄世仁骗她,对她说要娶她,喜儿竟有些相信了,后来经过张二婶指出是骗局,喜儿才觉醒过来;第二,喜儿和大春见面后,喜儿得到解救,两人结了婚,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周扬说这是把斗争性很强的故事庸俗化,所以最后后改成了斗争会。

  在后来的不断改动中,喜儿作为一个受到性压迫的女性、作为一个母亲所面临的困境统统被删去。

  演出后的第二天,办公厅送来书记处领导们的意见:第一,这个戏是非常适宜的;第二,黄世仁该枪毙;第三,艺术上是成功的

  1945年初,鲁迅艺术学院的一些艺术家根据1940年流传在晋察冀边区一带“白毛仙姑”的民间故事传说,加工改编创作出了歌剧《白毛女》。

  1930年代末就在晋察冀边区一带流传“白毛仙姑”的故事:在河北省阜平县易家庄一带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

  作为现代中国舞台上的红色经典,《白毛女》是中国歌剧史上影响最大,上演场次最多的歌剧,其中“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的喜儿扎起来”更是20世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经典唱段。另外,“漫天风雪一片白”、“我说、我说”等,都是音乐会上的保留曲目。

  《白毛女》成为解放区文艺标志物,迅速风靡各个解放区。之后这出歌剧还在国统区演出,广受赞誉。

  还有一种说法说白毛女的故事出于贺敬之的故乡山东台儿庄接壤的江苏省邳州市燕子埠镇。贺敬之的外婆家在燕子埠镇陈黄楼村,贺敬之经常到外婆家去玩,见证了这一事件。当时黄楼村有两个地主兄弟,黄世仁和黄世权,白毛女的原型是燕子埠镇范庄村的范妮,范妮最后跑上寨山。寨山上的白毛女洞遗址,和寨山摩崖石刻一起并为名胜。

  《白毛女》最初的版本:她生有孩子,和大春过上了幸福生活

  文/张秀阳

  在最初版本中,黄世仁并没被枪毙,故事结束于喜儿从山里被接回,连批斗会都没开。在中央领导的指导下,喜儿和乡亲们改为开了一场批斗大会,“区长”宣布判处黄世仁死刑,立即执行,然后黄世仁被拖到后台,伴随着群众的欢歌和呼喊,后台“当”地一声枪响,黄世仁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现在通行的《白毛女》剧本情节是:地主恶霸黄世仁逼死佃户杨白劳,污辱其女喜儿,喜儿被迫逃入深山成了“白毛女”。八路军来到了该地区,喜儿重见天日。其主题是“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白毛女》于1945年4月首演。8月,日本投降,中国共产党进入东北,旋即开始了土地改革。这个弱女子受欺受辱的故事在解放区迅速传开,有力地配合了土改的整个过程。

  据说,歌剧演出后,有个厨房大师傅说,戏是好,可是混蛋的黄世仁不枪毙太不应该了。

  后来还有人说四川的罗昌秀是现实中的“白毛女”。罗是1956年才被民兵从深山野林里救出来,其实不可能是白毛女的原型,最多是“白毛女”似的人物。

  在最初版本里,喜儿受辱后怀孕,她甚至幻想可以因此嫁给黄世仁。从黄家逃出后,她还在山里生下小孩,并把他养大。

  “白毛女”的故事,有生活的原型。

  啊,时间过得真快,当年我们在银幕上见到的他还不到30岁,今年已经是75岁高龄了,已看不出当年那个“大春”的容貌了。

  凌桂明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农村家庭,17岁时才开始学习舞蹈,21岁出演芭蕾舞剧《白毛女》中的男主角王大春,名誉海内外,成为中国最知名的芭蕾舞男演员之一。除了《白毛女》,凌桂明又先后在舞剧《天鹅湖》《吉赛尔》《关不住的女儿》《仙女们》以及中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玫瑰》《雷雨》《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等中担任主要演员,成为我国著名舞蹈家、芭蕾舞教育家。

  当年随着电影现代芭蕾舞剧《白毛女》与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的上映,社会上掀起了一股“灰色军帽热”,尤其是中小学生以下的男孩子居多,带上八路军、新四军的军帽,别提多神气了。我们邻居家的一对小哥俩赶上亲娘舅结婚,他们除了穿上一套新衣服外,头上戴的都是崭新的带两个黑扣子灰色军帽。

  舞剧《白毛女》中的大春,更是孩子们学习模仿的偶像。他功夫好,打得地主黄世仁和狗腿子们屁滚尿流,后来带着自己的队伍解放了家乡,就出了喜儿,枪毙了地主黄世仁。

  当年扮演大春的演员凌桂明老师年轻、英俊、潇洒、威武,成为多少人心目中的偶像!真想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这次,《夏洛特烦恼》的“春夏秋冬”中最没有交集的春和秋聚集在一起并结了婚,这也让很多的网友调侃道:夏洛,你媳妇秋雅又和别人跑了,这次是你兄弟大春!

  大家有没有觉得这个二组合很新奇?虽然二人合作过,但是两位演员几乎没有真正的对手戏,所以这也是小编期待这部电影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对于女主的扮演者王智来说,2018年也是她收获匪浅的一年,电视剧《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中的宁信,让我们看到了颜值演技并存的王智;《超级翁婿》中的朱侏,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善良孝顺的好女儿、好姐姐的形象。相信这次《人间·喜剧》中米粒的形象也是王智再度爆发演技的大好时机。

  对比《夏洛特烦恼》来说,两部电影同样都是喜剧,但是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首先来看导演,这次电影是由孙周导演的。孙周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喜剧导演,与王智也是首次合作。曾和孙周合作过的女演员里也有很多的大腕明星,比如巩俐、李冰冰等,这也算是小编期待这部电影的又一个原因。小编也很想知道,王智在孙周导的是什么形象呢?其次就是时间问题了,从《夏洛特烦恼》到如今,已经过去三年了,这三年中,无论是王智还是艾伦都有着很大的变化,两位演员也在一个个的角色中完美蜕变。

  怎么样,这部电影你期待吗?

  在《人间·喜剧》中,艾伦和王智扮演的是一对很普通的夫妻,在电影中,两个人各怀心事,背后藏着一系列的复杂的故事。艾伦饰演的濮通是一位又怂又没出息的电台主播,王智饰演的米粒在电影中也是和濮通共同打拼,共同患难。但是因为交不起房租,两个人开始闹离婚了,也就是因为这样,这对平凡的夫妻被卷入了一场阴谋旋涡中。

  最近,小编一直期待的一部电影就要上线了,已经定档在12月7日上映,这部电影叫做《人间·喜剧》。这部电影的主演都出自当年的票房黑马《夏洛特烦恼》,校花秋雅的扮演者王智在这部新电影中饰演的是女主米粒,傻大个大春的扮演者艾伦在新电影中饰演的是男主濮通。这也算是校花女神和憨憨的傻大春在一起了。

上一篇:[大河原邦男]日本第一位正式的机械设定师-大河
下一篇:[暮光之城]暮光之城里吸血鬼家族的战争全是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