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黄牛党]一边骂黄牛党,一边买黄牛票,世道就是

  而针对票务的黄牛也屡见不鲜。比如某明星演唱会vip席位难求,一时间被炒热到万元一张。在逐渐热门起来的电竞界也有这种情况,不过因为当时战局突然发生改变,导致本来想看中国队夺冠的玩家失去信心,黄牛手里前一天还值几万元的高价票顿时跳水。那么这些黄牛是真的有几十台电脑可以拿来抢票吗?还是说有什么特殊的秘诀?

  现在很多演唱会,明星活动,以及各种线下的音乐会,歌剧表演,甚至是动漫展会,都需要各种的入场票。而票都是限定数量的,但是想去看的人又很多,所以就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这种时候就会有人花更高的价格去购买门票。也就给了黄牛可乘之机。这里的“黄牛”不是说地里耕田那种牛,而是专门低价购入,高价卖出,以谋取利益的一些商人。他们大量挤占了正常消费者的席位,让那些明星的粉丝,喜爱某些作品的观众无法和自己心仪的明星偶像亲近,不得不从这些倒卖的人手里购买。

  黄牛其实也分很多种,有那种在商场里靠返卷赚取差价的,也有以会员卡积分获得利润的,种类非常多。有些单位发的购物卡,有的朋友用不上,就会以一定的折扣价格卖给黄牛,黄牛再把这些卡再卖出去。由于某些手机品牌过于热销,还出现了大批黄牛打地铺排队购买的情况,甚至有几家手机专卖店因黄牛过多而停止售卖的新闻。

  总的来说,适当的进行一些个人买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人总是很贪心,而在黄牛这条路越陷越深。想想那么多民工朋友因为这些黄牛买不起票,回不了家,所以应当加大打击黄牛的力度。

  其实大致上黄牛按规模分两种,一种就是个人到小规模的,这种一般人数不多,有些也不是专职做黄牛的。在很多游戏玩家里也存在这样的“黄牛”,他们囤积一些商品,过一段时间之后再卖掉,赚取一些差价费用。一般他们就是自己靠手速拼到的,能买到就买,买不到就当没事发生。一般手动操作也不会有什么风险,只是抢不到可能会有点失望罢了。而第二种很成熟的黄牛组织就是比较大规模,一般几十上百人的,这样的组织针对一些铁路票务的购入行为比较猖狂。毕竟演唱会再怎么样就那些人来看,而铁路上每天都会卖出成千上万张车票。这里面的利润是很大的。他们都是有固定的设备,也有一些批量抢票的软件。即使目前大部分购票都需要真实身份信息,也难不倒他们。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抢票网站就属于变相的黄牛组织,他们与这些黄牛合作将稀缺的车票放在网站上兜售,借此来吸引人流量。然后在这种平台上投放广告来赚取收入,这样的平台也广受人们的喜爱。主要就是因为买不到票的人实在太多,市场需求大了,这样的售票网站就成为了他们的救星,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缺少的车票就是由那些抢票网站给抢走的。

  相信我们从小到大都买过不少次火车票,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在一些人流量的高峰期,火车票是非常难抢到的。明明网上放出了那么多的车票,在其他的抢票网站上也还能抢到票,但自己去网站上买,为什么就完全买不到呢?这正是因为现在有不少的抢票黄牛活动于各个领域。这些抢票黄牛通过低价买高价销售的方式来赚取资金。他们所涉及的领域涵盖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有铁路车票的黄牛,也有各种明星演唱会见面会的黄牛。这些黄牛为了赚取利润,无所不用其极。而这些黄牛一般也会有个人跟集体的区分,对于那些非个人的环境来说,他们已经成为了一种有组织有纪律的存在。

  一般那种普通的个人黄牛的行为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的影响,他们通常是自己先把票抢下来,然后等到有人需要的时候再出售,这种黄牛多见于一些不需要实名制购票的演唱会,或者是见面会门票等等。他们通过飞快的手速占得先机,随后在高价向这些粉丝兜售。

  导语:为什么黄牛党手上有那么多的票,到底是如何抢到的?

  而对于那些抢火车票的黄牛来说,他们通常会利用一些特殊的软件来模拟人工抢票的过程,骗过这些专门售票的网站。他们在抢到车票之后并不付款,而是根据该网站的结算期限来不断地取消下单。这样就可以把这部分车票拦截住,等到有需求上门的时候,再使用顾客的实名身份证来下单。

  所以为了让这些官方网站的运营更加顺利,我们还是应该更加积极主动的去抢购车票,不要总是等着没票了,之后再到这些网站上购买,便宜了黄牛,也让这些官方售票网站面临很大的负担。订黄牛购买车票的手段是通过不断的下单再取消订单来完成的,所以会给网站的运营带来不少的困扰,甚至可能会因此让网站进入暂时的瘫痪。

  更尴尬的事还在后头,随着演唱会临近,门票价格犹如过山车一样下跌。一度最高到达599999元的票价大跳水,有的甚至在票面价基础上还要打折。

  ————————

  网友抱怨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还要走一段泥巴路。

  黄牛很少做蚀本生意,除非他们遇上了周杰伦。

  而身处这个迷信“效率”与“方便”的熟人社会里,人们总期待着偶遇各种潜规则和捷径,借此力量实现自己的小确幸或大理想。甚至有时候,有本钱、有本事搭上黄牛的那种优越感和成就感,都已远远大于完成事情本身了。

  作者/阿烧 编辑/苏炜

  既然是经济问题,那么如此抢手的票,为什么不把价格定的高一点呢?可能有以下几种原因。

  开售前几天,一些售票点就已聚集了一些南亚裔人和老人家,他们带备摺凳和干粮排队,抢占头位,与不久前五月天香港演唱会售票时的情况相若。

  文娱表演的门票是奢侈品,这些表演多看一场、少看一场都没关系,但如果同类的事情转移到其他重要的领域呢?

  今年5月,周杰伦在成都双流区举办演唱会,演出开始前一小时,黄牛们开始心急火燎地抛售门票,从6000元/张跌回原价1980元/张,甚至低于官方售价都没卖不出去。难道“小公举”已经开始凉了?

  总而言之,天后的这场演唱会和它忽高忽低的价格,给粉丝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经济规律课程。

  面对追问,他们要么哑口无言,要么闪烁其词,绝不懂用黄子华的金句解围:“搵食啫,犯法啊?我想?”又有记者问道:“是不是排队来看刘德华演唱会?”对方答道:“是啊是啊,迷了刘德华好多年了……”

  在“赚钱即正义”的成功学游戏规则里,越来越多人对黄牛的事业趋之若鹜,更有人为了做黄牛而辞去旧职。他们知道,中国人在情感上可能比实际上更依赖黄牛,一方面痛恨他们拥有“特权”,一方面又羡慕他们拥有“特权”。

  黄牛党来势汹汹,黄子华决定加开9场,合共26场,门票总数达15万张之多,且凭身份证每人限购4张,以充足的票源与之对抗。售票当日,又有警察到场登记买票者的身份、协助主办方杜绝黄牛。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黄牛仍然顽强地雇了一班老人家排队买票,然后再躲在暗角集中回收——实在防不胜防。

  比如,多看一次医生、少看一次医生,还是没关系吗?

  我们才不会理会黄牛的存在合理不合理,因为我们何尝不想做黄牛身上的牛虱?

  在黄子华栋笃笑购票现场,有记者问那些帮黄牛排队购票的“代购党”:“是不是排队来看刘德华演唱会?”对方答道:“是啊是啊,迷了刘德华好多年了……”

  首先,有关部门会一直关注物价涨跌幅度,主办方不能随意抬高票价,所以大多数演出门票就算在抢手,也会定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出售;其次,主办方有意以“饥渴营销”(hungry marketing)的手段,做出“一票难求”的效果,以此换取更大的宣传效应和社会反响;最后,有特别意义的演出(比如告别表演)令主办方难以估摸其真正价值,也无法预期合理价格,只好凭以往的经营经验来确定价格。

  痛恨黄牛的人多,从黄牛手中买过方便的人也不少。

  有专家分析,主办方可以把票交与代理商销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主办方在与代理商签订的协议中不限制价格,就极有可能出现“出价过高,哄抬票价”的情形。

  于是记者上前询问:排队看谁的表演、知道黄子华是谁吗、这场表演是舞台剧还是演唱会?

  投资有风险,黄牛也不能例外。与密集举办巡回演唱会的周杰伦相比,黄子华七月将于红馆上演的《金盆口》,不但是他栋笃笑生涯的最后作品,而且“不设巡回,香港玩晒”,显然更值得黄牛下重金去“炒”。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有经济学家勇敢地为黄牛说话,认为这是经济问题,而不是黄牛本身的问题——“票价”是炒票问题的一大诱因,明明很多人的支付能力很强,票价却不够贵,此时黄牛就会出手调节市场的供求、使之平衡,经济学上称之为“市场均衡”(marketequilibrium)。

  欢 迎 分 享 文 章 到 朋 友 圈

  不管是内地还是香港,做黄牛不仅经常规避法律制裁,而且还有着优良的生长环境。如今,黄牛已经发展成一种产业,甚至有自己的“黄牛经济学”,以后是否可以在大学里开班授课尚不可知。

  文娱表演的门票是奢侈品,这些表演多看一场、少看一场都没关系,但如果同类的事情转移到其他重要的领域呢?

  北京医院挂号难,人尽皆知,于是“预约挂号服务”应运而生。做所谓“预约挂号服务”的人,就是“挂号界”的黄牛。多年前就有记者调查,一个7~14元的专家号,黄牛一转手可以卖到200~300元,而知名专家号则卖到上千元。一名曲姓的黄牛自称每月能接一两百单生意,每单三百元起,轻松月入三万以上。

  子华神再厉害,也敌不过黄牛党。

  ————————

  别只骂黄牛,很多人恨不得做“牛虱”

  这锅还得周杰伦团队背。近几个月来,周杰伦密集举办演唱会,但票务、场馆、灯光舞美等都没有做到位。成都站演出会开始前,现场粉丝就晒出大量“土味”照片:去演唱会场地的路都是烂泥,场馆里连椅子都没有,只能坐水泥板,看起来像是十八线过气明星的乡镇演唱会。

  预售当日,网上就出现大批自称“有内部渠道拿到票”的人炒卖门票。本来最贵的票只卖八百多元,可是一下子便炒到了一万五千多元。黄子华在社交媒体上传视频吐槽,质疑道自己的团队都没票、不知那些人何来的票,又放话粉丝“即使前排位置全空,也别买黄牛票”。

  然而,把一切都归咎于经济规律,恐怕有甩锅之嫌。黄牛不事生产、无本生利,他们售票的行径更像是一场寻租活动(rent seeking)。

  此外,黄牛也盯上了有“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之美誉的“春运”。据统计,春运售票期间,铁道部火车票官网每小时点击次数接近60亿次,也就是说每个中国人每小时抢4次票,可是仍然有一大批人抢不到票。“春运”黄牛凭借其人脉,从列车预留给旅行社的火车票里拿到“特权票”,再以高价卖出去。

  天价门票最终大都回归票面价。

  东方升:All of you love 黄子华 very much?南亚裔“粉丝”:yeah! yeah!(兴奋跳起)东方升:黄子华very famous in 南亚裔?南亚裔“粉丝”:yeah!yeah!(兴奋跳起)东方升:Don’t resell the tickets with a high price…...(不要高价转售门票哦)南亚裔“粉丝”:No! No! No…东方升:If you resell the tickets with a higher price, Hong Kong people will 嬲 you 啊哈。南亚裔“粉丝”:……

  ————————

  经济规律不该成为黄牛党的挡箭牌。

  2016年,天后王菲六年来全球唯一一场演唱会,却因为门票问题陷入争议。

  一场表演总有赞助商,一些门票就顺理成章地被主办方分给赞助商。当一部分门票到了赞助商手上,门票供应受到限制,“有内部渠道拿到票”也就有了可能,于是也有了囤积居奇的可能,炒价想不高涨都难。

  火车票实名制也没能使黄牛党彻底消失。图为某地警方打击火车票黄牛党。

  如何破坏一场演唱会?

  还有的黄牛自行开发抢票软件,据说热门车次的几千张票,在短短几秒内即可抢完,令人瞠目结舌。后来铁道部将验证码换成了难以辨认的图案,花了旅客不少眼神才选得出,相信拦得住旅客,早晚拦不住黄牛的云识别。

  黄子华在社交网络上发视频怒怼黄牛。

  转眼,东方升又与几个一起排队的南亚裔“粉丝”交流——

  歌手本人恐怕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王菲在“幻乐一场”演唱会上

  无孔不入的黄牛党

  4月24日,门票正式发售,其中一个售票点——尖沙咀通利琴行门口大排长龙。网媒“毛记电视”的东方升,采访了一个正在排队的香港人:“黄子华有那么多南亚裔粉丝,你怎么看?”对方答道:“希望他们听得懂粤语吧,也希望演出当日能看见他们真的到场。”

  售票现场来排队的老人家,疑似被黄牛雇佣。

  2016年,北京一女孩怒斥医院黄牛党,将300元挂号费炒到4000多元。

  此前在官方发布会上公布的1800元至7800元的门票,活生生被炒到几十万元。在天价门票之下,演唱会主办方也不得不承认,除去赞助商和内部购票外,放在市面上公开销售的票只有800张,玩了一出“奇货可居”的把戏。

上一篇:[黄晓明]黄晓明的事情不简单
下一篇:[爱尔]商界·聚焦|频频收罚单的爱尔眼科,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