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贝莱德]贝莱德:中国债市有新机会

  但许多资产管理公司尚未对这些变化做好充分准备,2019年以来,资产管理公司的估值反映出市场对该行业更为悲观的看法。行业市盈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至近10倍的几十年来最低水平,而标准普尔500指数为15倍,创下数十年来最大的负价差。这种广泛的重新评级是一个有力的指标:投资者缺乏信心,认为资产管理公司未来能够像过去那样,与更广泛的股市同步增长。

  他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人希望国际公司更多地参与他们的资产管理,因为他们也面临着日益严重的退休危机。我们希望在中国拥有多数控股的资产管理(业务),并与中国监管机构密切合作。”

  致股东信中还披露了贝莱德2018年的业绩表现。2018年是资产管理行业艰难的一年,不过,贝莱德依然产生了1240亿美元的净流入,其中包括59种不同投资策略和7个不同国家的超过10亿美元的净流入。在全球ETF资金流入中,贝莱德保持着第一的市场份额。2018年,iShares ETF获得了1680亿美元的净流入,其中第四季度净流入81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此外,贝莱德还在2018年创造了7.85亿美元的技术服务收入记录。

  “金融危机以来,在良好的市场环境下,资产管理行业持续扩张。由于持续的低利率,资产有所增长,资产定价也有所提高。现在,长期结构性趋势的加速,加上市场增长放缓,正在挑战这种成功。” 芬克在股东信中写到,由于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和更多的全球业务模型,业务复杂性正在增加。投资者开始意识到,他们一直在为表现不佳的传统积极投资策略支付高昂的费用。在传统的积极投资策略中,许多基金经理没有投资于创新。在财富管理领域,从历史上以佣金为基础的业务模式,到以收费为基础的咨询业务模式,正发生着一场重大变革。

  在4月8日给股东的信中,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预计,中国将是贝莱德未来最大的发展机会之一,贝莱德也希望成为中国市场上顶尖的资产管理公司。

  目前,更多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不再关注获得市场平均业绩的产品,而是寻求根据特定目标(如退休储蓄等)创建投资组合。

  贝莱德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 (Laurence D. Fink)表示,中国是贝莱德未来最大的发展机会之一,公司致力于发展在岸业务。他还指出,中国对更多样化更长期投资解决方案的需求不断增长,正成为亚洲资管行业的引擎。未来5年,亚洲可能驱动全球资管行业50%的规模增长。

  “十多年前,我们决定变得更加本地化,以更好地了解客户的需求。因此,我们在全球30多个国家的69个城市设有办事处,员工使用100多种语言。” 芬克在致股东信中写到,并特别提到,中国是贝莱德未来最大的增长机会之一,贝莱德将专注于建立在岸业务,目标是成为中国领先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这正在促使资产管理者从过去以产品主导,开始转移到提供基于结果的投资方法的服务。贝莱德正在构建最全面的投资平台,使得对投资组合的构建采取“产品无关”的方法。这包括扩大在投资组合构建模块(如etf和factors)方面的能力。投资于流动性较差的另类投资,包括基础设施投资,为投资者提供更高的回报和更长的投资期限。继续提供有价值的积极策略。在可持续投资等新兴领域引领行业。在包括退休在内的领域进行创新,以提供能够更好地满足当前未满足需求的新解决方案等。

  贝莱德长期致力于成为金融科技的领导者,特别是其投资管理平台阿拉丁已经成为业界较为成熟和领先的资管平台。

  3,在全球高增长市场上成功进入更加本土化

  这种环境给贝莱德带来了逆风,但也带来了机遇。

  股东信中披露,截至3月底,贝莱德股票相对于业内同行的溢价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在过去的五年里,贝莱德为股东带来了40%的总回报。自1999年上市以来,贝莱德(BLK.N)的总回报率超过了3800%。

  2017年12月,贝莱德成立了外商在中国境内设立的独资企业(WOFE),该子公司允许其向合格的中国投资者成立和发行私募产品,截至目前已经发行了两只私募基金产品。

  在股东信中,芬克提出了贝莱德的长期战略:“与我们的董事会一起,我们制定了一项长期战略,重点是从产品选择到投资组合构建的转变;科技创新与资产管理价值链的数字化;在全球高增长市场上成功进入并扩大规模。”

  1,从产品选择到投资组合构建的转变

  2,科技创新与资产管理价值链的数字化

  2019年4月8日,贝莱德官方网站发布CEO拉里·芬克年度致股东信表示,2018年旗下ETF业务实现资金净流入超万亿元。中国是贝莱德未来的战场之一,目标是成为中国领先的全球资管机构,而金融科技是未来资管行业盈利的新增长点。

  从提供产品到帮助客户建立投资组合

  2018年6月,贝莱德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基金是“贝莱德中国A股机遇私募基金1期”,由贝莱德在中国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贝莱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一位持有人向记者介绍,此产品采取量化选股,从基本面、政策和市场情绪等方面挖掘A股机会,机器学习在选股中发挥重要作用。其多种选股因子中情绪面因子是这样建立的:通过机器学习,先建立情绪关键词文本库,通过对积极词汇和消极词汇分类,让机器自行学习,建立情绪字典。然后,机器通过分析股吧讨论、微博、研报等材料,判断市场和投资者对相关公司的情绪,依此找到能够预测收益的情绪因子。

  拉里·芬克表示,中国是最大的机遇之一。“未来5年,亚洲有望驱动世界资管行业50%的有机规模增长,其中中国是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中国对分散投资、长期投资方案的需求正在增长,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国成为领先的全球资管机构之一”。

  被动投资浪潮正席卷全球。在此背景下,ETF成为众多基金公司的赚钱机器。不过,拉里·芬克似乎不满足于仅靠ETF行走江湖,他表示正在从提供产品到帮助客户建立投资组合。其在致股东信中表示,资管机构需要了解客户的投资目标和他们个性化的条件,而客户需要资管机构帮助他们创建个性化的组合。“为达到这一目的,我们致力于创建最全面的投资平台,提供品类丰富的ETF工具,注重在流动性欠佳的资产方面的投资,以为合宜的客户提供高收益,在主动管理方面也继续发力,同时在养老投资方面继续创新。”而阿拉丁(Aladdin)是践行上述理念的平台。

  技术服务收入对贝莱德的营收贡献正在增加,2018年技术服务板块贡献了7.85亿美元营收。截至2018年年底,其投资风控平台阿拉丁以及贝莱德的数字财富管理技术已经触及全球50多个国家,数以千计的财富顾问在使用这些技术,服务的终端客户超过百万名。此外,2018年贝莱德还收购了另类投资方案供应商efront,以补齐其在另类投资方面的短板。

  2018年,在全球面临巨大挑战和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贝莱德依然实现资金净流入1240亿美元(按照当下汇率折合为8328亿元人民币),贝莱德旗下ETF公司安硕ETFs同期实现资金净流入1680亿美元(折合为1.13万亿元人民币),仅去年四季度安硕ETFs就实现资金净流入810亿美元,创季度资金净流入新纪录。

  近年来,贝莱德的投资风控平台阿拉丁在资管行业声名鹊起,超过50个国家的200名客户使用阿拉丁来管理风险和投资。据报道,阿拉丁大型数据管理中心位于美国的华盛顿州,内有超过6000台计算机,这些计算机24小时运行,同时进行数十亿个经济场景的预测,并根据这些预测,检查客户投资组合中的每一项资产,对投资组合进行诊断。

  自备案至去年9月,该基金净值一直维持在1,很可能此时基金尚未开始运作,10月之后,其净值开始在1上下浮动。至今年3月底,其成立以来复权累计收益居于同类产品前列。运行期间,其净值的最低点为0.934,从运行期间最大回撤来看,显著低于沪深300。

  中国市场是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

  除了这只境内私募基金,贝莱德还在香港提供面向QDII(境内合格机构投资者)的公募基金,其中一只公募基金自2009年设立以来,净值已经实现翻倍,目前业绩已经超越2014年、2015年业绩高点。贝莱德表示,开展在岸业务,成为中国领先的全球巨头是其战略目标。业内人士表示,贝莱德在中国展业拥有金融科技、投研方面的优势,但海外资本大佬折戟A股的先例时有发生,贝莱德能否最终赢在A股,尚需市场检验。

  另一方面,该机构也提出了投资于中国债市时应该注意的几个风险点。

  贝莱德表示,该集团倾向于保持指数成份变动带来的被动敞口,并有意加大在中国债市的投资。

  另据央视援引彭博中国总裁李冰此前透露,2018年彭博巴克莱中国综合指数的总回报达到3.45%,但美国综合指数同期的总回报仅为0.01%。

  贝莱德亚太地区固定收益分析师Christian Carrillo团队认为,下半年中国10年期国债的公允收益率将小幅上升,但实际收益率可能上升幅度更大。这意味着国债价格可能会出现小幅下跌,但保持被动敞口的投资者将从相对较高的收益和潜在的人民币升值中获利。

  贝莱德集团分析师在最近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随着中国本币债券市场逐渐向全球投资者开放,这个全球第三大的债券市场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新机遇。

  最后,对于海外投资者,特别是短期投资者而言,中国国债的流动性也是一个值得引起注意的风险。贝莱德指出,传统中国国内投资者采取“买入并持有”的方式投资于国债,因此此类资产流动性较差。但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者进入市场,国债流动性可能会有所改善。

  (资料来源:彭博)

  随着市场开放,熊猫债的潜力也越来越被海外机构投资者注意到。自2016年发行量达到峰值以后,这种由外国组织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发行量一直居高不下。

  首先,此前中国国债市场一直由本国投资者所主导,这也是导致该类资产在过去一段时间能够不随美国国债价格而变动,获得多元化收益的一大原因。但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逐步开放,这种额外收益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减少。

  根据工商银行上周发布的消息,奥地利财政部已与该行就发行熊猫债计划签署谅解备忘录,该国抢在葡萄牙之前成为了首个在中国发行熊猫债的欧元区国家。

  其次,贝莱德警告通过债券对冲人民币风险敞口的投资者应采取耐心的态度,因为目前的对冲成本仍然较高。但随着可负担的对冲工具的出现,这种情况可能在未来有所改善。

  这一纳入过程将在未来的20个月内逐步完成。贝莱德指出,对于被动投资于该指数的投资者来说,这个变化是积极的,因为在刚刚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债券收益率远远超过了组成彭博巴克莱指数的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图片来源:贝莱德博客)

  今年1月31日,彭博正式确认,人民币极佳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将从4月起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BGA),并占据指数市值中的6.03%。这意味着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

  贝莱德表示,随着中国政策的边际放松,经济数据出现了超预期的改善,同时通胀趋于稳定,这给中国国债收益率带来了进一步的上升空间,并且人民币也存在升值预期。

上一篇:[oyo]OYO“入侵”事件全调查
下一篇:[货币基金]货币基金收益率“破3” 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