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江信基金]净利亏损规模难增 江信基金掉队

  除了货币基金外,浙商基金旗下的权益类基金中,疑似委外的产品也不在少数,其中浙商聚潮策略就是典型的例子。最值得怀疑的是,在2017年三季度之前,该基金在各报告期末被单一机构的持有比例都在90%以上。

  那么,浙商基金缘何业绩惨淡呢?资料显示,这家总部位于西湖畔的基金公司,成立至今已走过近8年的光景;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浙商基金的资产规模为288.43亿元,在127家内地公募基金中排在第62位。自成立以来,公司的资产规模仿佛“坐上”了过山车:2016年四季度之前,其规模一直在100亿以下;2016年至2107年规模骤增,最高曾超过600亿元;而2017年至今,公司资产规模却大幅缩水。

  除了浙商基金外,还有江信、九泰、摩根士丹利华鑫、先锋、方正富邦、国金和东海这7家基金公司的净利润为负。其中江信基金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1687.6万元,排在末位。

  对此,诺亚财富派基金研究经理李懿哲表示:“资管新规落地之后,银行理财破刚兑、去资金池、去期限错配。银行负债端增速明显放缓,所以资产端不可避免遭遇利空,委外资金抽离成为了业内普遍现象。”

  依赖委外“难成大器”

  天天基金网显示,唐桦于2015年7月开始管理该基金,在2016年和2017年的收益率分别为-4.1%和-5.11%。唐桦此前曾在博时基金担任过公司研究员和基金经理,期间他管理的博时价值增长2号净值增长率为13.22%,但当时市场处于牛市,上证指数同期涨幅为40.32%,该基金在593只万得同类基金中也仅排在512位。

  究其净值回撤的原因,基金经理唐桦选股不利或首当其冲。浙商聚潮产业一二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显示,该基金上半年主要重仓了医药行业。据统计,中证医药指数在今年上半年上涨了近7个百分点,期间最高涨幅达37.65%。然而该基金重仓的医药股却表现不理想,例如海王生物在上半年的涨幅为-17.47%,此外在一季度股价出现下跌的京新药业,于二季度被基金经理减仓了52.81%,然而二季度该股股价则上涨了23.44%。此外,该基金上半年重仓的中材国际、民生银行等股票也分别下跌了30.96%、16.57%。

  纵览现存的基金,Wind数据显示,聚潮产业成长、聚潮新思维和全景消费3只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在上半年分别缩水了6.44亿元、1.77亿元和1.36亿元,这也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在今年7月13日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卸任了原有基金经理杨淳和谢爱红,新聘了静鹏为基金经理。资料显示,江信瑞福成立于2017年2月,此后该基金的净值表现一直不理想,截至基金经理变更当天,江信瑞福A和江信瑞福C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5.71%和-5.91%。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年报显示,机构资金在去年下半年已全部撤离。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年报显示,机构资金在去年下半年已全部撤离。

  根据浙商聚潮策略的资产构成,《红周刊》记者发现基金经理在底仓配置上或存在失误。在2017年三季度之前,该基金以投资股票、债券和其他资产为主,三季度末银行存款的比例为8.74%。但是在去年三季度,除了当时停牌的豫园股份外,基金经理清空了所有的股票和债券资产,银行存款占比增加至58.2%,四季度该基金又减少了其他资产的配置比重,银行存款的比例增至94.55%。但是,2017年下半年正值结构性牛市,受益于白马蓝筹的走强,许多权益类基金净值大涨,浙商聚潮策略恰巧错过了这波行情,净值增长率表现平庸,自然也无法吸引投资者申购。

  其中,权益类基金常年“量小绩差”,也给公司的业绩蒙上了阴影。目前公司权益类基金仅有江信瑞福和江信同福(均分为A、C类)2只,这2只基金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均低于-10%,其中江信瑞福C的净值增长率为-18.41%。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江信瑞福和江信同福的资产净值分别为4495万元和4398万元,均面临着被清盘的风险。

  但是,从业绩表现上看,博时系的旧将似乎有些令人失望。以倪权生为例,在浙江旗下上半年规模缩水最严重的权益类基金中,巨潮新思维和全景消费均由他掌舵,其中巨潮新思维由他单独管理,该基金今年上半年净值回撤了2.7%。据统计,该基金去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0.63%,表现也乏善可陈。

  上周,上市公司2018年中报披露工作正式收官,上市公司持股的基金公司上半年的经营情况也全部浮出水面。虽然2018年上半年A股市场走势较为低迷,但在业绩被曝光的58家基金公司中,仍有50家公募实现了盈利。

  具体到基金产品来看,公司旗下多只产品规模均出现了幅度不一地“瘦身”。其中截至二季度末,浙商日添金B的规模为167.68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规模缩水258亿元。从持有人结构来看,日添金B成立之初就一直被单一银行类机构所持有,与委外产品的特征高度相符。

  依赖委外“难成大器”

  对此,诺亚财富派基金研究经理李懿哲表示:“资管新规落地之后,银行理财破刚兑、去资金池、去期限错配。银行负债端增速明显放缓,所以资产端不可避免遭遇利空,委外资金抽离成为了业内普遍现象。”

  观察该基金的季报,记者发现,2017年该基金持有了许多环保、能源、资源等题材股,与当时价值当道的市场行情不符,例如清新环境、东江环保的个股都在该基金持有报告期内出现下跌,而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为89.93%,较2017年有所提高,但是由于今年市场行情欠佳,该基金重仓的化学股、科技股等也出现了下跌,例如上半年重仓的三安光电,期间股价下跌了23.37%。

  究其净值回撤的原因,基金经理唐桦选股不利或首当其冲。浙商聚潮产业一二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显示,该基金上半年主要重仓了医药行业。据统计,中证医药指数在今年上半年上涨了近7个百分点,期间最高涨幅达37.65%。然而该基金重仓的医药股却表现不理想,例如海王生物在上半年的涨幅为-17.47%,此外在一季度股价出现下跌的京新药业,于二季度被基金经理减仓了52.81%,然而二季度该股股价则上涨了23.44%。此外,该基金上半年重仓的中材国际、民生银行等股票也分别下跌了30.96%、16.57%。

  观察该基金的季报,记者发现,2017年该基金持有了许多环保、能源、资源等题材股,与当时价值当道的市场行情不符,例如清新环境、东江环保的个股都在该基金持有报告期内出现下跌,而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为89.93%,较2017年有所提高,但是由于今年市场行情欠佳,该基金重仓的化学股、科技股等也出现了下跌,例如上半年重仓的三安光电,期间股价下跌了23.37%。

  此外,债券型基金规模缩水也对公司的利润造成了负面影响。其中成立于2014年的债券型基金江信聚福规模缩水最为严重: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为0.95亿元,较去年同期缩水9.4亿元。

  受委外资金离场等因素的影响,浙商基金成为上半年净利润亏损过千万的公司之一。在公募大佬肖风担任掌门人的3年间,公司经历了由盛转衰的过程。

  绩差公司“问题重重”

  但除了当年博时基金集中涌入的人马外,浙商基金近几年引进的人才寥寥无几。有资深人士认为,相比于总部位于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募基金,身处杭州的浙商基金多多少少会面临着资源劣势。上海证券基金研究员刘亦千也认为地缘因素对基金公司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北上深是金融机构、人才的聚集地,在资源沟通,人才引进方面有明显的优势。”

  今年上半年浙商聚潮策略清盘,其对公司的管理费收入贡献也随之戛然而止。据了解,作为打新基金,浙商聚潮策略曾在2015年成立后,达到48.7亿元的规模。但如今,该基金却因触发了连续60个工作日低于5000万元的红线,于2018年2月23日进入了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唐桦的暂时失利不过是权益类团队人才短缺的冰山一角。除了他之外,周锦程、倪权生、查晓磊和刘宏达4人目前也在管理权益类产品。值得注意的是,任职年限超过3年的“老将”倪权生和查晓磊均为博时基金研究员出身。据《红周刊》记者了解,3年前,原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回归公募,成为浙商基金的掌门人,此后,原博时研究部经理聂挺进也加盟浙商。肖风招揽的多位原博时基金人马,构成了浙商基金投研的核心团队。

  此外,随着IPO发行降速,打新基金也不复2015年的火热,浙商聚潮策略在2016年和2017年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93%和14.06%。此外,有业内人士补充,底仓的收益情况对打新基金净值的影响也不容小觑。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清盘前由查晓磊和周锦程二人共同管理。

  人才短缺“旧疾难医”

  根据聚潮新思维的季报,记者发现,倪权生在股票仓位的配置上或存在不足。2017年年末,该基金仓内股票市值仅占基金总资产的46.57%,较三季度末下降了26.71%,而彼时,市场行情较为乐观,上证50指数期间的涨幅为7.14%。今年以来,市场行情泥沙俱下,倪权生却提高了股票仓位,该基金股票市值在一季度末和二季度末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68.67%和63.76%。

  此外,随着IPO发行降速,打新基金也不复2015年的火热,浙商聚潮策略在2016年和2017年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93%和14.06%。此外,有业内人士补充,底仓的收益情况对打新基金净值的影响也不容小觑。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清盘前由查晓磊和周锦程二人共同管理。

  其中,权益类基金常年“量小绩差”,也给公司的业绩蒙上了阴影。目前公司权益类基金仅有江信瑞福和江信同福(均分为A、C类)2只,这2只基金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均低于-10%,其中江信瑞福C的净值增长率为-18.41%。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江信瑞福和江信同福的资产净值分别为4495万元和4398万元,均面临着被清盘的风险。

  以聚潮产业成长为例,该基金去年底规模还为9.56亿元,而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迅速缩水至3.12亿元。《红周刊》记者发现,净值大幅回撤或许是该基金规模缩水的主要原因。数据统计显示,浙商巨潮产业成长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为-10.17%,在2600只万得同类基金中排在后1/3。

  市场上有观点认为,由于基金公司运行成本较高,目前基金公司可能需要200亿的资产规模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从这个角度来看,江信基金的规模距离盈亏平衡线还有一定的差距。今年三季度接近尾声,下半年以来,浙商和江信两家基金公司旗下也未出现业绩亮眼的基金,未来想要扭亏为盈并不容易。

  上周,上市公司2018年中报披露工作正式收官,上市公司持股的基金公司上半年的经营情况也全部浮出水面。虽然2018年上半年A股市场走势较为低迷,但在业绩被曝光的58家基金公司中,仍有50家公募实现了盈利。

  人才短缺“旧疾难医”

  具体到基金产品来看,公司旗下多只产品规模均出现了幅度不一地“瘦身”。其中截至二季度末,浙商日添金B的规模为167.68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规模缩水258亿元。从持有人结构来看,日添金B成立之初就一直被单一银行类机构所持有,与委外产品的特征高度相符。

  不过,《红周刊》记者发现,也有6家基金公司上半年亏损过千万,由公募大佬肖风担任掌门人的浙商基金也位列其中。数据显示,浙商基金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147.81万元,营业收入也仅为5138.38万元;而去年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8378.5万元和941.91万元,相比之下,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38.67%和221.86%。

  不过,《红周刊》记者发现,也有6家基金公司上半年亏损过千万,由公募大佬肖风担任掌门人的浙商基金也位列其中。数据显示,浙商基金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147.81万元,营业收入也仅为5138.38万元;而去年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8378.5万元和941.91万元,相比之下,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38.67%和221.86%。

  天天基金网显示,唐桦于2015年7月开始管理该基金,在2016年和2017年的收益率分别为-4.1%和-5.11%。唐桦此前曾在博时基金担任过公司研究员和基金经理,期间他管理的博时价值增长2号净值增长率为13.22%,但当时市场处于牛市,上证指数同期涨幅为40.32%,该基金在593只万得同类基金中也仅排在512位。

  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在今年7月13日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卸任了原有基金经理杨淳和谢爱红,新聘了静鹏为基金经理。资料显示,江信瑞福成立于2017年2月,此后该基金的净值表现一直不理想,截至基金经理变更当天,江信瑞福A和江信瑞福C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5.71%和-5.91%。

  究其规模缩水的原因,江信聚福业绩表现不佳是主要原因。作为以稳健为特点的债券型基金,江信聚福的表现却并不稳健,去年净值增长率仅为-3.98%,在724只万得同类基金中排在倒数第5位,遭到了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的大量回撤。而今年上半年,该基金净值回报率为2.35%,在984只同类基金中排名在后1/3,投资者赎回的态势还在延续。

  今年上半年浙商聚潮策略清盘,其对公司的管理费收入贡献也随之戛然而止。据了解,作为打新基金,浙商聚潮策略曾在2015年成立后,达到48.7亿元的规模。但如今,该基金却因触发了连续60个工作日低于5000万元的红线,于2018年2月23日进入了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市场上有观点认为,由于基金公司运行成本较高,目前基金公司可能需要200亿的资产规模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从这个角度来看,江信基金的规模距离盈亏平衡线还有一定的差距。今年三季度接近尾声,下半年以来,浙商和江信两家基金公司旗下也未出现业绩亮眼的基金,未来想要扭亏为盈并不容易。

  但是,从业绩表现上看,博时系的旧将似乎有些令人失望。以倪权生为例,在浙江旗下上半年规模缩水最严重的权益类基金中,巨潮新思维和全景消费均由他掌舵,其中巨潮新思维由他单独管理,该基金今年上半年净值回撤了2.7%。据统计,该基金去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0.63%,表现也乏善可陈。

  那么,浙商基金缘何业绩惨淡呢?资料显示,这家总部位于西湖畔的基金公司,成立至今已走过近8年的光景;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浙商基金的资产规模为288.43亿元,在127家内地公募基金中排在第62位。自成立以来,公司的资产规模仿佛“坐上”了过山车:2016年四季度之前,其规模一直在100亿以下;2016年至2107年规模骤增,最高曾超过600亿元;而2017年至今,公司资产规模却大幅缩水。

  纵览现存的基金,Wind数据显示,聚潮产业成长、聚潮新思维和全景消费3只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在上半年分别缩水了6.44亿元、1.77亿元和1.36亿元,这也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根据聚潮新思维的季报,记者发现,倪权生在股票仓位的配置上或存在不足。2017年年末,该基金仓内股票市值仅占基金总资产的46.57%,较三季度末下降了26.71%,而彼时,市场行情较为乐观,上证50指数期间的涨幅为7.14%。今年以来,市场行情泥沙俱下,倪权生却提高了股票仓位,该基金股票市值在一季度末和二季度末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68.67%和63.76%。

  究其规模缩水的原因,江信聚福业绩表现不佳是主要原因。作为以稳健为特点的债券型基金,江信聚福的表现却并不稳健,去年净值增长率仅为-3.98%,在724只万得同类基金中排在倒数第5位,遭到了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的大量回撤。而今年上半年,该基金净值回报率为2.35%,在984只同类基金中排名在后1/3,投资者赎回的态势还在延续。

  绩差公司“问题重重”

  此外,债券型基金规模缩水也对公司的利润造成了负面影响。其中成立于2014年的债券型基金江信聚福规模缩水最为严重: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为0.95亿元,较去年同期缩水9.4亿元。

  根据浙商聚潮策略的资产构成,《红周刊》记者发现基金经理在底仓配置上或存在失误。在2017年三季度之前,该基金以投资股票、债券和其他资产为主,三季度末银行存款的比例为8.74%。但是在去年三季度,除了当时停牌的豫园股份外,基金经理清空了所有的股票和债券资产,银行存款占比增加至58.2%,四季度该基金又减少了其他资产的配置比重,银行存款的比例增至94.55%。但是,2017年下半年正值结构性牛市,受益于白马蓝筹的走强,许多权益类基金净值大涨,浙商聚潮策略恰巧错过了这波行情,净值增长率表现平庸,自然也无法吸引投资者申购。

  受委外资金离场等因素的影响,浙商基金成为上半年净利润亏损过千万的公司之一。在公募大佬肖风担任掌门人的3年间,公司经历了由盛转衰的过程。

  除了货币基金外,浙商基金旗下的权益类基金中,疑似委外的产品也不在少数,其中浙商聚潮策略就是典型的例子。最值得怀疑的是,在2017年三季度之前,该基金在各报告期末被单一机构的持有比例都在90%以上。

  唐桦的暂时失利不过是权益类团队人才短缺的冰山一角。除了他之外,周锦程、倪权生、查晓磊和刘宏达4人目前也在管理权益类产品。值得注意的是,任职年限超过3年的“老将”倪权生和查晓磊均为博时基金研究员出身。据《红周刊》记者了解,3年前,原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回归公募,成为浙商基金的掌门人,此后,原博时研究部经理聂挺进也加盟浙商。肖风招揽的多位原博时基金人马,构成了浙商基金投研的核心团队。

  但除了当年博时基金集中涌入的人马外,浙商基金近几年引进的人才寥寥无几。有资深人士认为,相比于总部位于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募基金,身处杭州的浙商基金多多少少会面临着资源劣势。上海证券基金研究员刘亦千也认为地缘因素对基金公司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北上深是金融机构、人才的聚集地,在资源沟通,人才引进方面有明显的优势。”

  红刊财经 曹井雪

  以聚潮产业成长为例,该基金去年底规模还为9.56亿元,而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迅速缩水至3.12亿元。《红周刊》记者发现,净值大幅回撤或许是该基金规模缩水的主要原因。数据统计显示,浙商巨潮产业成长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为-10.17%,在2600只万得同类基金中排在后1/3。

  除了浙商基金外,还有江信、九泰、摩根士丹利华鑫、先锋、方正富邦、国金和东海这7家基金公司的净利润为负。其中江信基金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1687.6万元,排在末位。

  据悉,2017年1月26日,国盛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旗下全资子公司国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拟向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所持江信基金30%的股权,并参与竞购国联安基金51%股权。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在纳入统计的127家基金公司规模排名中江信基金位列103位。对比于2013年成立的其他基金公司,已有多家管理规模超百亿,如永赢基金以1012.76亿元的规模位居32名,上银基金规模则达到601.6亿元,位居41名,中加基金也有541.39亿元的规模,位居45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盈利能力不足、规模难以做大、投研人才缺失等因素疑造成江信基金股东国盛证券的“移情别恋”,曾出现过股权转让的情况。

  事实上,继国盛证券股权转让事宜以失败告终后,今年4月27日,江信基金另一股东恒生阳光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公司17.5%股份,转让给安徽恒生阳光控股有限公司,公司股权变更的公告显示,此次公司股份转让完成之后,公司的注册资本保持不变。

  盈利能力持续下降

  北京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目前委外资金受限,在各种银行系基金公司和老牌基金公司的挤压下,虽然市场上也出现了如养老目标基金等投资风口,但先拿到资格的仍只会是规模靠前、资历更老的基金公司。中小型基金公司若想突破生存困境、成功破局,不仅需要具备敏锐洞察投资风向的能力,而且更需深耕业绩,只有把业绩做好才能获得投资者认可,吸引更多资金涌入,规模扩大的同时,营收和净利润也就相应提高了。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实习记者 刘宇阳/文 李烝/制表

  对于上述江信基金基金经理数量较少、今年业绩不佳等情况对公司基金业务的影响,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江信基金。该公司客服人员表示,将采访提纲发文至指定邮箱后公司会做出相应回复,但截至发稿前,记者并未收到江信基金任何形式的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江信基金自2015年以来,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一直处于持续下降趋势。Wind数据显示,2015-2017年的三个报告期,江信基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414.17万元、8477.92万元以及4869.46万元,同期净利润也由1823.76万元下降至908.91万元再到63.32万元。

  人才缺失投研实力不足

  今年在A股低迷行情的影响下,大型基金公司仍能依靠旱涝保收的管理费,实现净利润盈利。反观中小型基金公司则处境堪忧,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2日,已有59家基金公司上市公司股东发布2018年上市公司中报,其中仅有8家基金公司的净利润为负,且中小基金公司居多,目前处于垫底位置的江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信基金”)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达到了1687.6万元。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江信基金盈利能力不佳的背后有着多方原因,大股东也曾出现过“移情别恋”。

  实际上,江信基金盈利能力不强、规模增速慢、产品线单一的背后,隐藏着投研人才匮乏的短板。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目前江信基金旗下共有4名基金经理,基金经理人数在128家基金公司中排名102。

  此外,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9月11日,近6个月以来,江信基金旗下江信瑞福和江信同福两只混合型基金产品的净值跌幅已超过20%,其中,两只基金的A类份额净值跌幅已达22.41%和21.89%。事实上,基金净值的大幅下跌与两只基金今年一季度重仓中兴通讯踩雷不无关系。

  然而好景不长,自2016年一季度起至今年二季度末,江信基金在新增了7只产品的基础上,基金总规模却没能实现有效增长。除2017年三季度末总规模达到成立以来的峰值40.57亿元外,江信基金的基金规模一直在20亿-30亿元附近徘徊。而今年上半年末,该公司管理规模仍仅有22.25亿元,也就是说当前9只基金的总规模尚不如2015年末时两只基金规模之和。

  据Wind数据统计,2013-2015年期间,江信基金旗下相继成立两只基金产品,但彼时基金经理却仅有郑昱一人,虽然在此后又新增4名基金经理,但北京商报记者通过Wind数据发现,今年7月13日,江信瑞福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谢爱红离任,却并没有转任公司旗下其他产品的基金经理,记者也未曾在公司官网找到相关的信披公告。

  虽然事件最终因受让方中江国际信托不符合股东资格致使转让事宜落空告一段落,但值得一提的是,国盛证券自江信基金成立以来一直保持持股比例30%,成为江信基金的第一大股东。全部股权的转让也令市场人士猜测是否江信基金已遭股东国盛证券的“移情别恋”。

  在基金数量和规模变化方面,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江信基金产品线布局缓慢且单一,这也直接影响到了江信基金规模增速上乏力。数据显示,成立于2013年的江信基金,在2014年和2015年一共仅成立两只基金产品,即江信聚福定期开放债券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和江信同福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Wind数据显示,两只基金的成立使得江信基金旗下基金规模从2014年二季度末的2.02亿元上涨至2015年四季度末的29.19亿元,一年半的时间基金管理规模增加了27.17亿元,涨幅达到1345.05%。

  值得一提的是,以债券基金产品为主的江信基金在今年利率债走牛的情况下,表现也并不理想。不同于同类产品普遍飘红的平均回报,江信基金管理业绩不仅没有跟紧市场趋势,甚至部分基金出现逆势下跌的走向。以郑昱管理的定开债基江信汇福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为例,截至9月7日,在同类平均正回报6.52%的同时,郑昱的任职回报为-5.42%,在同类95只基金中排名垫底,而今年以来该基金也跑输同类平均收益1.62%。有资深分析师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今年债市投资机会众多、收益明显,江信基金的逆势下跌表明其并没有抓住投资机遇。

  股东疑“移情别恋”

  从近三年中报数据来看,江信基金的营业收入也由2016年上半年的7427.85万元下滑至2017年上半年的2895.68万元,再到今年上半年继续下降至1045.32万元。同期该公司的净利润也从盈利逐步转为亏损,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还多达1339.52万元,但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却仅有37.99万元,而到了今年上半年,江信基金净利润却出现亏损,亏损额高达1687.6万元,成为目前已发2018半年报的59家基金公司中净利润垫底的一家。

  需要注意的是,江信基金基金经理数量上的不足,也没能在基金经理的资历和业绩方面获得补偿。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目前在任的4位基金经理在开始管理江信基金旗下产品前并没有任何管理过同类其他基金的经验。而且上述江信瑞福的另一位基金经理杨淳在基金经理岗位从业时间也不足两年。

  据了解,杨淳于2014年加入江信基金,于2016年底才开始担任江信添福债券和江信洪福纯债的基金经理。直至2017年初,开始同时管理灵活配置型基金。由此可见,杨淳从事基金投资管理时间尚短。

  今年一季度报显示,中兴通讯分别处在江信瑞福和江信同福十大重仓股的第4位和第10位,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分别为6.51%和3.63%。但自中兴通讯被美发布销售禁令以来,江信基金分别于4月19日和6月13日发布对旗下基金所持“中兴通讯”估值调整的公告,并决定于6月12日起将估值调整为22.82元。然而,6月13日复牌后,中兴通讯连续8个交易日跌停,6月25日收盘时每股价格已下跌至13.48元。

  红刊财经 张桔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大泰金石识基研究院核心分析师王骅表示,基金公司的收入主要由管理费收入、销售服务费收入、手续费收入等构成,其变动一定程度上和基金总体规模呈正相关。“总的来说,今年下半年基金公司提升盈利的手段确实不多,A股及债券机会不明确,在严监管的大背景下,很难出现所谓的爆品产品,持续营销才是基金公司工作的重点。”常玏如是表示。

  接受《红周刊》采访时,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指出,实际上今年监管层对公募行业政策“收紧”,机构委外大潮退去,定向增发基金、分级基金、委外基金等此前创新的基金品种都不同程度上受到遏制,这对部分剑走偏锋的基金公司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同时,在股市、债市整体缺乏趋势性机会的背景下,实力资质平平的基金公司只能在煎熬中等待。

  从产品结构来看,尽管申万菱信管理的公募规模并不大,今年二季度末仅约315亿元左右,行业排名第61位,但其权益类产品占比非常高。仅就股票型基金而言,其二季度末的规模达到了195亿元以上。公司旗下基金阵营中,现有股票型基金14只、混合型基金14只;同时公司现有债券型基金5只、货币型基金1只,权益类基金的总体规模达到了276.65亿,固收类基金的总体规模仅为40.67亿,该公司是如今公募圈中少见的权益类基金占据绝对优势的公司。

  该公司的半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的下滑幅度惊人。从国盛金控的半年报看出,江信基金的净利润仅为38万元,去年同期,该公司的净利润约为1339万元,公司的净利润下滑了97.16%。

  同时,为下半年发展埋下隐患的是,即使是受到“重视”的公司权益类基金阵营,依然有基金遭遇较大幅度地净赎回。根据相关资料,进入三季度以来,蓝筹ETF明显出现资金加速离场态势,从单只基金来看,三季度以来,华泰柏瑞沪深300ETF是赎回资金金额最多的,净赎回份额达到5.06亿份。

  而从2017年开年迄今的基金净值增长率来看,江信旗下股债两类基金的表现皆差强人意。截至8月15日收盘,江信聚福2017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1.74%,江信汇福2017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2.41%;相对表现最好的基金是江信洪福纯债,该基金2017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66%。同样,江信旗下的混合型基金也表现平平,除去江信瑞福,同一统计时间段中,江信同福AC两类份额的排名皆靠近榜尾。

  不过,随着拳头产品分级基金受到限制,实际上自2015年以来其公募规模就不断下滑,造成了营收的下滑。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2015年第一季度时曾最高排名在第22位,但分级基金日渐式微,申万菱信基金公司的排名也节节走低,去年第四季度末退居第58位;而到了今年第二季度末,该公司的排名更进一步退至第61位,公司所管理的公募部分的资产规模也从当年巅峰时期的1024.9亿缩水至如今的315.3亿。就分级基金而言,尽管“大块头”产品尚存,但类似于申万菱信传媒行业分级这类濒临清盘的基金也已涌现。

  但矛盾的是,实际上华泰柏瑞今年上半年公募资产规模较上年同期是增长的。根据Wind数据,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华泰柏瑞管理的公募资产规模为911亿元,较去年上半年867.38亿元的规模略有增长。

  那么,江信基金的问题出在何处呢?记者了解到,2016年,江信基金曾经成功挖角了老牌基金公司海富通基金市场部的一个团队,足见公司意欲在品牌营销上大展一番拳脚。然而事与愿违,江信基金逐渐在激烈的基金公司市场规模竞争中落伍了,首当其冲的原因可能是公司并不合理的产品结构。

  同样聚焦于Wind,江信旗下现在有债券型基金6只、货币型基金1只、混合型基金2只,从合计的规模来看,公司目前固收类基金和权益类基金的规模之比接近于8:1,其中货基江信增利的规模约为11.8亿,其是公司旗下如今规模最大的基金;而债券型基金江信聚福的规模排名其次,其最新的规模达到了10.37亿。相比之下,公司旗下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则相对迷你,原本只有江信同福一只,8月15日最新募集成立的江信瑞福两类份额相加尚且不到2亿。虽然A股市场上半年跌宕起伏,但以漂亮50为代表的白马蓝筹还是成为二级市场一道抹不去的亮色。江信基金产品结构上“厚此薄彼”的行为实际上也让公司错失了股票市场的阶段性行情。

  根据上市公司华泰证券的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华泰柏瑞实现营业收入28130.99万元,净利润7655.85万元;而2016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215.52万元,净利润11987.75万元,这两项指标今年分别下滑28.27%和36.14%。

  随着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渐近尾声,部分上市公司参股的基金公司业绩也随之曝光;在股市债市整体乏善可陈、委外资金整体退潮的大背景下,基金公司业绩明显分化。

  除江信、华泰柏瑞之外,总部位于上海的申万菱信基金也遭遇到了业绩下滑的羁绊。

  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向《红周刊》表示,2017年以来,公募基金总规模一直在增长,但其背后是利润贡献率低的货币基金大幅增长,抵消了大量更高利润贡献率的定制基金规模退潮。从基金公司的角度而言,去年额外靠委外产品赚了一大票实际是意外之喜,今年阶段性利润退潮也算是可预期事件,也是重新调整产品结构和改革销售体系的机会。

  江信基金大幅缩水为哪般?

  除去产品结构失衡、基金经理水平有限、产品业绩欠佳等小型基金公司通病外,江信基金的大股东一度也对公司发展失去了信心。2017年年初,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国盛证券曾欲卖了名下30%的江信基金股权,转而去接盘国联安基金51%的股权,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致使计划胎死腹中,不过这一事件也为后来江信基金的流年不利埋下了“伏笔”。

  虽然没有江信基金业绩回撤剧烈,但华泰柏瑞基金在2017年上半场同样遭遇到滑铁卢。

  根据《红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16日,根据已经披露完毕的上市公司半年报,南方、江信、鑫元、华泰柏瑞、申万菱信、富国、西部利得、浙商、财通、长信十家基金公司的成绩单浮出水面,大约半数基金公司净利润出现明显“回撤”:其中以江信基金为最,该公司上半年的营收较去年同期下滑61%,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滑97%。

  而就权益类基金而言,记者查阅相关数据发现,华泰柏瑞今年以来确实成立了多只混合型基金产品,从1月中旬到5月中旬,华泰柏瑞裕利、泰利、锦利、盛利、价值精选30、国企改革、量化创优等新品相继问世,但从最新的基金规模来看,公司旗下批量而出的新品中,华泰柏瑞量化创优的最新规模相对最大,但也不过是5.07亿。实际上,华泰柏瑞近些年来一直以量化基金仗剑走天涯。今年以来公司量化阵营中虽然也有华泰柏瑞量化驱动这样业绩不错的产品,但毕竟量化基金整体在走下坡路,“吸金”前景有限。

  当然在整体可预期事件中,也有基金公司出现利润大幅缩水的不可预期状况,首当其冲的是成立于2013年的江信基金。深市的上市公司国盛金控近期公布了2017年半年报,江信基金的股东国盛证券是国盛金控的全资子公司,而国盛证券持有江信基金30%的股份。

  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华泰柏瑞基金相关人士指出,今年上半年,公司的每日平均资管规模比去年同期少很多,因此计提的管理费收入也会少很多;平均资管规模的下降与公司转变发展思路,推动权益类基金发展而导致货基规模有所回落有关。数据显示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根据Wind提供的数据,记者注意到,公司货基阵营中,目前只有华泰柏瑞货币B的规模超过了百亿。

  申万菱信瘦身因“分级”所累?

  申万宏源中报显示,其控股子公司申万菱信基金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5075.53万元,净利润为9852.93万元。相较2016年上半年28783.87万元的收入和10489.50万元的利润,分别下滑12.88%和6.07%。

  华泰柏瑞“瘦身”因忽视货基?

  缘何江信基金业绩出现巨额滑坡?来自于Wind资讯的统计表明,江信基金成立于2013年的1月28日,目前公司旗下拥有5位基金经理和9只基金,旗下基金的资产规模约为45.07亿元,而基金经理的平均从业年限仅为1.45年。有趣的是,从2014年第三季度的2.1亿元规模起步,江信基金的资产规模基本走在了一条上升通道上。截至2017年第二季度末,该公司的资产规模暂时定格在了33.2亿这一数字上;但这种小步前行换来的却是公司排名的节节下降,公司从2014年第三季度的86位下降到2017年第二季度的第96位。

上一篇:[欧盟]不说自己是欧洲人!英国和欧盟到底是什么
下一篇:[汇付天下]三倍于行业的增长?汇付天下(01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