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刺猬乐队]乐队的夏天:这个男人让刺猬乐队的赵

  在《乐队的夏天》现场,子健透露创作《生之响往》的背景,那时候,团队成员之间合作不太愉快,而他本人也生病住院,感觉自己没什么希望,除了玩音乐也不知道干啥,乐队也要玩完了,这时候他憧憬生活能好一点、稳定一点,乐队别有太大动荡。

  涅槃乐队,美国摇滚乐队,他们凭借强劲的垃圾摇滚(Grunge Rock)曲风、在台上烧吉他捣毁吉他的彪悍台风,横扫90年代的欧美摇滚乐坛。

  2. 初试牛刀

  2019年,《乐队的夏天》现场,刺猬乐队演唱《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这首出自《生之响往》专辑的歌,充满青春忧伤情绪的曲调,让不少观众热泪盈眶。

  5. 回归之路

  不幸的是,1994年,年仅27岁的柯本在西雅图的家中开枪自杀。

  歌曲《玩具和61儿童节》简单的歌词,写出了他们对童年无忧无虑的向往;而歌曲《用噪音袭击世界》,则表现了他们青春刚刚开始的无畏与野心。

  2004年7月,经朋友介绍,鼓手更换为石璐,乐队并改名为刺猬。为何叫刺猬呢?那就得从他们的音乐说起了。

  2014年,刺猬的“迷幻”之路达到高潮,创作出《幻象波普星》。

  2007年~2011年,刺猬先后发布《噪音袭击世界》、《白日梦蓝》、《甜蜜与杀害》三张专辑,分别代表青春的三个阶段,被称为“青春三部曲”。这三张专辑让刺猬被众多乐迷喜欢,他们开始活跃在一些音乐节、LiveHouse现场。

  04:42

  期待刺猬在未来能够继续探索,继续创作出更好的音乐。

  上面说过,“噪音流行”是在传统摇滚乐基础上,加入一些不太和谐的“噪音”,给人一种躁动的感觉,这也是他们的初衷。

  2006年,乐队自主发行专辑《Happy Idle Kid》,这张专辑充满了垃圾摇滚的基调,很大程度是在模仿涅槃乐队(nirvana)。

  专辑是在他们情绪非常低落时创作出来的,那时候他们面临很多压力,前低音吉他手的退出、网络上的一些非议、北京摇滚圈的毒品问题等,乐队处在身心崩溃的边缘,他们甚至有录完就解散的想法。

  2009年3月,刺猬发行《白日梦蓝》专辑,这是其“青春三部曲”的第二部。歌曲中充满了青春的困惑、忧郁、未知与对未来的憧憬。

  这张唱片备受好评,他们开始出席各大音乐节,同时被海内外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刺猬迅速的成为北京新一代摇滚乐队中的佼佼者。

  When I was child当我是一个孩子的时候I can do all things I thought我能做我所想做的所有事情If I was a child I can try to forget now如果我是一个孩子,我能尝试忘记现在

  4. 迷幻之路

  2003年,赵子健和朋友组建失控体乐队,风格以垃圾摇滚(Grunge Rock)为主,同时融入朋克、另类摇滚等元素。

  COME AS YOU ARE NIRVHOUSE FEAT. TANYA

  这张专辑销量很好,使得刺猬受到广泛关注,他们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美国巡演。

  懒孩子和噪音是无知的年少时期无伤大雅的宣泄和叛逆;白日梦蓝和蜜杀是惨绿青春初涉社会和澎湃情感的创伤和痛苦;阳光欢乐枪变成了愣头青年勇敢撞向社会机器头破血流之后的“梦幻”惨笑;幻象波普星,颇似一夜之间长大成人的青年面对生命和世界这些哲学性问题的豁达和拆解;而生之响往,则是他们在步入中年时,对青春的追忆。

  不过,这张专辑销量并不怎么好。

  这张专辑金曲很多,除了上面的《白日梦蓝》歌曲,还有《24小时摇滚聚会》、《金色年华,无限伤感》、《最后一班车》等。

  导语:如果说《乐队的夏天》第三期里面哪个乐队的表演最让人感动,我想非刺猬莫属了。我身边的好些人都在说,他们在看刺猬的《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时,热泪盈眶。今天,让老王先生带你一起走近刺猬乐队,走过他们的青春、他们的成长,走进他们的情绪里。

  那时的子健坦言自己看到“青春”就烦,因为他们已经过了青春那个阶段,年轻人应该活得更加现实。

  2012年~2014年,刺猬不再写青春,他们恋上了“迷幻摇滚”,于是创作出了《sun fun gun》、《幻象波普星》两张专辑。

  2018年,阔别青春题材7年的刺猬,发布了自己的回归之作《生之响往》专辑,受到广泛好评。

  2007年,刺猬签约摩登天空。

  至于刺猬走出青春完结的低谷,是因为贝斯手何一帆的加入。成员是乐队的灵魂,何一帆的阳光、朋克,让刺猬成员在合作过程中产生了不少火花。

  刺猬乐队,一个成立了十几年的摇滚“老炮”,由主唱吉他手赵子健,贝斯手何一帆,鼓手石璐组成。其中石璐鼓打得非常棒,号称“中国第一女鼓手”。

  刺猬是一只比较高产的乐队,8张高质量专辑,时间轴清晰,分别对应他们人生中的某些阶段。

  这张专辑里面,刺猬回顾了自己出道以来的起起落落,从青春伊始自信的《二十一世纪,当我们还年轻》,到青春过程中叛逆的《我们是动物》、《钱是万能的》,到之后青春完结的《生之响往》、《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最后喊出“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2006年,刺猬发行专辑《Happy Idle Kid》。这张专辑在那个年代显得有点过时,不过这确实是一张真诚、真实、感动、好听的唱片,初出茅庐的刺猬,更像一个阳光版的涅槃。

  如果要问哪个人对刺猬影响最深,那非涅槃乐队(nirvana)的主唱柯本(Cobain)莫属了。

  3. 青春三部曲

  这张专辑没有之前那么明快,有很多青春完结的那种低落的情绪在里面。每首歌听上去很甜美,其实暗藏杀机。

  刺猬在创立之初,对音乐的理解就是“简单”和“噪”。“简单”是指音乐旋律简单、歌词简单、乐器简单;“噪”主要指“噪音流行”,摇滚乐的一个分支,在传统摇滚乐基础上,加入一些不太和谐的“噪音”,给人一种躁动的感觉。这种“噪”就像刺一样,能扎到你。

  2018年,刺猬发行自己的回归之作——《生之响往》专辑,又体验了一把年轻的感觉。

  这张专辑与其说是模仿,不如说是刺猬向他们的偶像涅槃乐队致敬。

  最初,他们在校园和小酒吧演出,小圈子里颇有名气。

  2012年,刺猬发行了《Sun Fun Gun》,他们抛弃了“青春”,追求一种迷幻的感觉。

  2007年,签约摩登天空的刺猬,发行了《噪音袭击世界》专辑。他们开始用“噪音流行”的方式,简单、直接、有力地表现自己青春伊始的狂躁与野心。

  不过他们坚持了下来,“长大”的刺猬开始探索新的表达方式。

  6. 评价

  2011年,《甜蜜与杀害》专辑发布,这是他们“青春三部曲”最后一部,是他们风格与情感的终结,标志着他们青春的完结。

  玩具和61儿童节-刺猬 03:42 来自我们的文艺复兴

  1 乐队的前世今生

  正如张亚东所说,如果这么唱歌的是年轻人,你觉得这理所应当。可如果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依然为了自己的音乐,在舞台上这么撕心裂肺,那么这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音乐人。毫无疑问,彭磊就是。

  这一期有很多惊喜给到我,比如Click15乐队再一次轻松自如的展现,盘尼西林改编朴树《New boy》引张亚东落泪,还有我特别喜欢的旅行团乐队,这主唱孔阳的唱功也太好了,给我的直观感受就是,好像五月天的阿信来了。

  引领我走进故事的这首歌叫《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初听这首歌,觉得这应该是一群躁动青年所传,所以当即便上网搜索了这首歌曲的创作乐队。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新裤子乐队,当然,这一次便让我对这支乐队难以忘怀。

  玩音乐的人,都有自己对于生活的情结,他们观察生活,情感细腻。他们希望能够通过音乐,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或娓娓道来,或撕心裂肺。但不管怎么说,当一个音乐人愿意对大众开口,我认为这都是难得的,因为他们不仅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还愿意与你分享。

  刺猬乐队的赵子健为什么哭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领悟带了彭磊所要传达的情感,很多倾诉无需言语表达,一个旋律,一个动作,就足以让音乐人为之动容。

  这次在《乐队的夏天》的舞台上,再次听到新裤子,说实话挺感动的。而让我更意外的是,主唱彭磊,贝斯赵梦,还有键盘手庞宽,他们的性格实在太过温柔。而且不仅仅是新裤子乐队,好多乐队成员的性格都非常柔和,这打破了大众对于玩乐队的人的刻板认识。

  而除此以外,就我个人感受而言,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一次提及新裤子乐队。因为这支乐队的歌和我部分经历息息相关,而我想相信,这样的经历不会出现第二次。所以每当听新裤子的歌,我都像是在重新温习当年所发生的故事。

  下班,难得有时间,把最新一期的《乐队的夏天》给看了。

  而在最新一期中,新裤子演唱的汪峰的《花火》,看得出,主唱彭磊这一次真的拿出了自己全部的能量。说实话关注新裤子这么久,除了在他的专辑上,在现场甚至在新裤子新出的专辑上,我都很少能够听到彭磊对于一首歌如此的撕心裂肺,这是让人感动的。

  我记得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是,这支乐队,是MV拍摄成本最低的乐队。我翻了翻这支乐队历年来的MV,嗯,还真是。他们的MV,说白了,就是排练过程中视频拍摄的剪辑结合。不过这种质朴的剪辑方式,也帮我定义了这支乐队的风格,简单直接。

  身材娇小但拥有阿童木一般“铁臂”的女鼓手石璐,曾在多家互联网公司做程序员的主唱兼吉他子健,还有身高一米九、至今仍从事软件测试工作的贝斯手一帆,刺猬乐队的三人组合有一种奇异的和谐感。这支2005年诞生于北京的乐队,十四年来经历了摇滚乐坛的风云变幻,品尝过人生的酸甜苦辣。

  2016年,石璐生孩子以后做了单亲妈妈,不仅经济压力增大,而且尾椎疼痛难以久坐,这对一个鼓手来说是致命的。另外两位成员也不顺利,经历了事业和健康的低谷。但是,三位成员最终还是把这条坎坷的音乐路走了下来。

  第一次登台竞演,刺猬乐队的《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就惊艳全场,几乎所有在场的乐队和导师都对鼓手石璐娇小身躯里迸发出的冲击力感到惊讶。歌曲结尾“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的呐喊,让不少观众热泪盈眶。

  最初接到节目组邀请的私信时,石璐的第一反应是遇上骗子或者被盗号了,“说是什么《奇葩说》团队,《奇葩说》能和乐队扯什么关系?”见了太多泛娱乐化的综艺节目,石璐对上综艺一开始抱有抵触心理。后来节目组联系了刺猬乐队的唱片公司,好说歹说让大家见了一面。节目组来了五六个人,用四个小时和乐队成员“聊了个底儿掉”。在得知节目组已经面试了几百上千支乐队后,乐队成员们嘀咕“这个节目组做事还挺认真”。

  近年来刺猬乐队切身感受到,乐队的生存环境在逐渐改观。“最早的时候我们在北京找不到像样的演出地点,音箱都破烂得不行,更别说音乐节了,什么都没有。现在的音乐节遍地开花,很多人愿意去音乐节度过节假日。大家的版权意识也在提升,通过互联网进行音乐推广也更便利了,整个环境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由于节目录制次数多,做着程序员工作的子健没法请太多假,只好辞职。不过大家已经习以为常,因为要兼顾乐队的排练、演出、专辑制作等工作,子健经常是上一段时间班就辞职。有人调侃“全中国程序员都是子健的同事”。

  学生时代很快结束,成员们面临着工作与生活方方面面的压力。在毕业演出上,唱到《柏油公路》“没有结尾,匆忙的生活是为了谁”的时候,石璐忍不住趴在鼓上泣不成声,“觉得可惜了,我们这东西这么好,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呢?”

  《乐队的夏天》播出后,刺猬乐队和许多其他乐队一样,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他们在节目中唱过的《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被一部电影相中,更多演出机会也找上门来。

  “回想刺猬乐队这十多年,我们的歌连在一起就像一部电影,完整记录了大家从青葱岁月到36岁的人生,”一帆说道。

  ■谈节目 收到邀请以为遇到骗子

  《乐队的夏天》主持人马东曾表示,不敢说给乐队们带来夏天,但希望通过节目让他们的境遇“回暖”,因为他们在“三九天”里冻太久了。“如果乐队早被这样善良和认真地对待,那乐队的夏天早就来了,”石璐感叹道。

  “我们每次发专辑都是记录一段时间内的生活状态,随着年龄改变,生活感悟是不同的,”一帆说道。在过去的14年里,刺猬共发行了8张专辑,从“快乐的懒孩子”到“生之响往”,从“青春是青涩的年代,我明白明天不会有色彩”唱到了“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刺猬乐队伴随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见证了一代人青春的逝去。

  ■谈未来 整个环境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个夏天,综艺《乐队的夏天》让刺猬乐队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也让更多人接触到乐队文化。最新一期节目中,刺猬乐队用改编版《头上的包》向年少时的偶像“魔岩三杰”致敬。在悠扬的口琴声中,他们唱道:“多想朋友见面时,心里说你好,多想那琴声也要是大家的歌谣……”

  “没有人能够掩盖/梦境中的色彩/请你不要离开/这里胜似花开……”十年前的《白日梦蓝》里,初入社会的刺猬乐队这样唱道。如今,刺猬乐队依旧没有离开他们珍视的舞台。真诚地用音乐书写生活,是他们身上最迷人的地方。(记者 王广燕)

  来源:北京日报

  最初,乐队成员一边上学一边排练演出。“200块钱的演出也去,30块钱的也去,还有一次十块钱一张票,就三人坐在台下,其中一个人还是酒吧老板”,石璐说道。那时的演出设备和场地都很简陋,但大家除了音乐以外的事情都没想过,“设备能出声就特高兴,心里都是对音乐单纯的喜爱。”

  曾几何时,“摇滚”“乐队”等背负着不公的名声,在刺猬乐队看来,《乐队的夏天》对大众的看法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纠偏。“之前大众对乐队了解的渠道太少,有些人的观点甚至有些偏激,通过这档节目,你会发现很多玩儿乐队的人很纯粹,因为喜欢音乐就做了好多年的乐队。”

  那时,刺猬乐队刚发布新歌《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宣传范围并不大。石璐想通过参加节目留下一些回忆,“比赛结果不重要,不管是不是被淘汰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唱出来了,把歌留下来,节目视频留下了,就够了。”

  阳光、沉稳的一帆扮演了在两个脾气火暴的完美主义者中间“灭火”的角色。有很多次,刺猬乐队因为生计、性格不同等问题濒临解散,子健与石璐从乐队成立之初相恋七年,最终选择分开,虽然不再是恋人,但两人像家人一样相互支持相互合作。

  综艺节目上的走红,对于乐队的创作方向、工作状态难免会产生影响,但刺猬乐队认为真诚的述说依旧是乐队坚持的方向。“保持自我是我们创作的大前提,”一帆说,“做音乐必须忠于自己,表达生活感悟。刺猬乐队唱的就是几个生活在大城市里孩子的人生经历,在表达情感和思考上造不了假。”

  刺猬乐队三人组合。

  刺猬乐队的前身是失控体乐队,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子健和朋友组成。2005年,在中国传媒大学学习录音的石璐通过朋友引荐成为新鼓手。初次见面时,子健觉得眼前的小女生很不起眼儿,但在石璐打下第一个鼓点后就被震住了,“在中国,我就没见过鼓打得比石璐好的女孩儿,只有她能打出来我想要的鼓声。”乐队历经成员更替,在北京交通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的一帆作为贝斯手于2010年加入,最终形成了刺猬乐队今天的阵容。

  ■谈创作 记录三只刺猬的人生起伏

上一篇:[我在雨中等你]阿曼达·塞弗里德现身电影《我在
下一篇:[Alex]泰星Alex生日众星送祝福,女友Jenny亮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