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中东]美国现在在中东那么多军事基地,却只有伊

  7世纪初默罕默德创建伊斯兰教,很快就成为了阿拉伯人的普遍信仰,然而穆罕默德去世后,信众们却因为谁应该成为继承人的问题分裂成为了"逊尼派"和"什叶派",逊尼派是教徒最多的一派,占到了全部伊斯兰教众的90%,主要分布在阿拉伯国家,而什叶派的人数仅次于逊尼派,主要分布在伊朗、伊拉克、印度、巴基斯坦、也门、叙利亚、黎巴嫩、阿富汗、土耳其、巴林等国。两派因为教义与传统的不同势如水火,都恨不得将对方打入地狱。而由于中东各国都带有很重的宗教色彩,所以因教派冲突导致的国家之间的冲突和战争层出不穷,比如逊尼派主导的沙特就与什叶派主导的伊朗长期不和,80年代的两伊战争也与两大教派之争有着很深的关系。

  叙利亚内战爆发已经7年了,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战争中,各方势力及其代言人在这里上演了大乱斗,中东火药桶在伊拉克战争尚未完全结束之际就又再起烽火。而为什么中东会成为火药桶,我们总会想到是为了石油,然而实际上,还有比石油更重要的原因。

  让我们来看看叙利亚内战参战的各方,除了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美国、俄罗斯等区域外大国武装,伊朗直接派出了数千名伊斯兰革命卫队与叙利亚政府军并肩作战,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也早就进入叙利亚境内与叙利亚政府军协同作战,最令人意外的是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国的立场,不仅控制阿拉伯国家联盟中止了叙利亚的代表资格、对叙利亚采取经济制裁,甚至还暗中支持反政府武装推翻巴沙尔政权。那么,同为阿拉伯人的沙特阿拉伯等国为什么会帮助其他外部势力一直想颠覆巴沙尔政权呢?

  而在叙利亚境内,绝大多数人也是逊尼派的教徒,然而该国的统治阶层都是什叶派分支阿拉维派,自叙利亚建国以来,专权的阿拉维派多次迫害和清洗逊尼派教徒,将教派冲突至于了人民的幸福之上,所以逊尼派的大本营沙特阿拉伯一直视巴沙尔为眼中钉,而同为什叶派的伊朗则视巴沙尔为阿拉伯世界中最可靠的盟友,这也就不难看出为什么内战爆发后各国会有如此的反应了。

  所以,伊斯兰教内部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冲突造成了阿拉伯国家内部的分裂,也给了外部势力介入、分而化之的机会,兄弟阋于墙,给外部势力当刀使,不知道阿拉伯人的祖先会怎么想。(作者:利刃秋波)

  逊尼派和什叶派

  中东地区地形图

  中东地区有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地处亚洲、非洲和欧洲的连接处,地处“一湾两洋三洲五海”之地,其中一湾是指波斯湾,两洋是指印度洋和大西洋,通过苏伊士运河,连通了地中海和红海,成为了印度洋和大西洋海上交通的最近通道。五海之地是指中的地区周围的里海、黑海、地中海、红海和阿拉伯海,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得中东地区自古就是贸易交通的要道,被称为“五海三洲”之地。

  中东地区位置图

  中东石油地图

  再次是资源矛盾,中东地区主要的气候类型是热带沙漠气候,大部分地区降水稀少,水资源缺乏,所以获得更多的水资源是十分重要的,以色列就多次出兵占领淡水资源。此外,中东地区还拥有大量的石油资源,中东地区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生产和输出石油最多的地区,中东地区的石油总储量约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61%,其中波斯湾沿岸地区更是石油资源丰富。

  石油储藏在地下的含油层内,中东地区各国的储量也不尽相同,比如面积仅为1.78万平方千米的科威特,已探明石油储量约为940亿桶,约占世界总储量的10%,真可谓富得流油,也就引来了伊拉克的入侵。石油又被誉为“工业的血液”,是各国经济发展所必须的,中东地区如此丰富的石油储量和出口量,又使得大国势力介入该地区。

  如果在当今世界各个地区中寻找一个局势最复杂、最动荡、最剑拔弩张的地区,那么答案肯定是“中东地区”。中东地区是指西亚和北非的部分地区,从地中海东南沿海至波斯湾沿岸,区域总面积近1000万平方千米,人口数量超过4亿人,包括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阿曼、也门、土耳其、叙利亚、埃及、以色列在内的超过20个国家,不过目前对于中东地区的划分并没有定论。

  其次是宗教矛盾,之前提到的以色列信奉犹太教,而阿拉伯人主要信奉伊斯兰教,彼此之间当然是有宗教矛盾的。问题是中东地区的宗教矛盾还体现在伊斯兰教内部的不同教派之间,伊斯兰教主要分为“逊尼派”(多数派)和“什叶派”(少数派),其中沙特阿拉伯是“逊尼派”的主要代表国家,伊朗和伊拉克是“什叶派”的主要代表国家,而伊斯兰教的这两个教派之间又是矛盾剧烈,争斗了上千年,几乎难以调和。

  中东地区政区图

  逊尼派和什叶派分布图

  世界火药桶中东地区

  虽然中东地区有着如此优越的地理位置优势,但是却没有迎来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反而是世界上最动荡、最危险、贫富差距最大的地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多方面,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分别是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和自然资源矛盾。首先是民族矛盾,中东绝大多数国家的民族都是阿拉伯民族,唯独只有以色列是一个例外。

  其中美国和俄罗斯是主要的外部势力,从而使得中东地区局势更为复杂,比如以色列和沙特和美国关系密切,而伊朗和美国几乎就是敌对状态。中东地区可谓矛盾重重,从民族、宗教、资源方面都有矛盾,加上外部势力深入,近几十年战争不断,恐怖主义盛行,虽然这里也有像迪拜这样的豪华城市,但是也有很多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的地区。

  以色列是由犹太人组成的国家,犹太人的祖先曾经生活在地中海东南沿海的巴勒斯坦地区,后来流落到了世界各地,直到二战后在联合国(主要是美国)的支持下,在犹太人祖先曾经生活的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了以色列。但是,巴勒斯坦地区上千年以来都是阿拉伯民族生活的地区,以色列在此地复国,显然和阿拉伯世界结下了仇恨,为此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爆发了多次中东战争。

  此外,中东地区是重要的原油产区,而原油市场又与国际金融和贸易密切相关,美国作为目前世界上最主要的经济体之一,也需要通过强力手段“维持市场秩序”。应该说,伊朗是美国在中东驻军的一个主要考虑因素,而上述美国在中东驻军的因素也都与伊朗有关系。

  中东地区是连接亚、欧、非三大洲和大西洋、印度洋两个大洋的关键性地域,对中东拥有影响力乃至控制力,将能够大幅提升对亚欧大陆乃至全球局势的掌控程度。因此,美国自冷战时代至今一直十分重视对中东的控制,而作为军事控制的重要手段,设立军事基地就成为了其中的重中之重。

  从这一角度来说,美国在中东设立的军事基地事实上是美国进行全球管控和推行全球战略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中东地区是世界上安全形势最不稳定的地区之一,而该地区的安全形势又往往会对亚、欧、非洲其他地区的安全形势产生干扰,美国在中东的驻军也有遏止区域内安全威胁、防控中东地区安全问题向外扩散的因素,对抗和威慑伊朗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美国在中东有很多重要的军事基地,譬如在土耳其可以使用的因斯里克空军基、以色列的防空军事基地、科威特的萨利姆空军基地、巴林的海军基地、卡塔尔的乌代德空军基地等等,而近些年,中东地区美国的直接对手越来越少,那么美国现在在中东那么多军事基地,却只有伊朗这么一个像样的对手图啥?美国设立的海外军事基地并非是在军事上专门针对某个国家的,而是用来维护美国的海外利益的。

  但美国在中东的驻军绝不仅仅是针对伊朗,而是从中东乃至全球战略全局考虑而做出的部署。在中东驻军问题上,美国所顾虑的,有与伊朗同等关键甚或比伊朗更重要的因素。

  埃及

  二战结束后,因为四次中东战争,八年的两伊战争,中东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人类最早的文明就起源于中东,近现代以来,因为中东盛产石油,对国际经济影响重大,同时中东处于亚非欧三大洲的交汇处,战略位置又极其重要,所以就成了美苏超级大国全球称霸,必须争夺控制的地区。历次中东战争,都能看到背后美俄的影子。中东的一些地区强国,为了国家利益也分别依附于美俄这样的全球大国,在中东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上演着一幕幕类似中国战国的合纵连横的大戏。那中东的地区强国主要是哪几个?今天我来梳理一下。

  伊朗,古称波斯。居鲁士大帝建立的波斯帝国,是中东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后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亚历山大死后逐渐摆脱马其顿人控制。建立了帕提亚帝国,和当时强大的罗马时不时开战。并在卡莱战役中打败罗马,让罗马主主帅,三大巨头之一的镇压斯巴达克起义的克拉苏(另两个巨头是庞培、凯撒)折戟沙场。后来萨珊波斯取代了帕提亚帝国,仍然和罗马、东罗马连绵不断的战争。7世纪中期波斯被阿拉伯征服。后阿拉伯阿拔斯家族依靠波斯人的力量,打败了倭马亚家族,建立了阿拔斯帝国。(就是和唐帝国在中亚靼罗斯开战的那个帝国)。16世纪初,伊斯玛仪建立萨菲王朝,和当时中东最强大国家奥斯曼土耳其发生冲突,互有胜败。是当时中东唯一一个没有被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征服的国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伊朗巴列维王朝垮台,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霍梅尼领导下的伊朗,同时和美苏交恶,遭美国经济制裁到现在,并和美苏支持武装的伊拉克军队,打了八年战争,死伤数百万军队,仍然屹立不倒。地区大国风范展露无遗。

  (未完待续)

  古埃及是最早的人类文明古国,也是中东历史上第一个地区强国。后被波斯,马其顿,古罗马,阿拉伯,突厥,大英帝国征服或控制。二战结束后,历次中东战争,埃及都是阿拉伯世界的带头大哥,阿盟的盟主,不论是人口,军事实力,还是军队战斗力,在中东都是数一数二。

  阿曼虽然没有禁止加密货币,但央行告诫公众,央行不会对加密货币投资造成的任何损失负责。一直以来,阿曼对区块链有浓厚的兴趣。

  很难想象,币圈2019年的第一季度正处于熊市阶段,市场热度非常一般,即便如此,仍有21%的募集资金都来自于阿联酋这个海湾国家。

  从以上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中东地区的区块链行业起步较晚,市场生态分支中的项目方的数量、种类都很少,交易所在地区和币种上都有局限性,而本土的区块链媒体、加密货币钱包、投资和孵化团队都有所欠缺。

  科威特:抵触数字货币,大胆尝试区块链

  相对而言,巴林政府对数字货币持有相当积极与乐观的态度。2017年,巴林中央银行(BCB)宣布建立“监管沙盒”,并打算在整个国家范围内采用区块链技术,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领导者。

  2019年2月12日,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Bithumb宣布将在阿联酋开设一个新的交易平台……

  虽然伊朗政府禁止数字货币交易,但由于于Visa和万事达卡在伊朗无法使用,加上个本国有极其严重的通货膨胀,该国国民将比特币当做硬通货。

  2019年年初,赵东在迪拜挖掘市场,推广自己的数字货币抵押贷款项目;

  目前有少部分部分国家暂时禁止了加密货币,大部分都是出于投资者资金安全考虑,这并不能够代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没有发展前景,因为目前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大量使用,行业必定会往一个更健全更合理的方向发展。一旦监管措施到位,市场全面开放只是时间问题。

  2.2加密货币钱包

  1.1融资规模

  今年,该国政府为交易所UPEX颁发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合法牌照,还有几家在“监管沙盒”等待中,可以说巴林为全民开启加密货币市场做足了准备。

  1.2 区块链行业开支

  (来源:UPEX交易所,数据截止:2019年5月20日)

  巴林:建立监管沙盒,打造金融科技强国

  与此同时,官方也成立了一些区块链机构,旨在提高中东地区对区块链的认知水平。未来一旦官方通过区块链取得成就,中东未来在区块链上的发展将有无限的可能性。

  虽然行业体系不如欧美、亚洲健全,但中东地区的主要国家都在大力推崇区块链技术,一些项目由政府扶持发起。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IC0和STO排名也可以看出中东地区对区块链的接纳程度。

  3、从行业热度的角度出发

  2018年下半年,雄安基金团队前往中东金融中心之一巴林,与该国的多位部长交流,达成深度合作;

  UPEX做为中东地区交易量和用户量都不错的交易所,如果在此基础上估计,整个中东市场的炒币人数恐怕不会超过60万人,这个比例只占中东地区4.9亿人口的千分之二都不到,市场发展空间还很大。

  在公共服务业的应用

  2018年10月24日,火币集团正式进军中东、非洲和南亚市场,在迪拜建立火币Mena站;

  2017年10月初,阿联酋发布了第一份ICO和加密货币监管指南,并在2019年上半年定制其他的相关法规。在阿联酋,政府启动了“区块链2021战略”,旨在到2021年将超过50%的政府交易转移到区块链上,为政府每年节省110亿美元。

  笔者调查了中东部分地区的谷歌搜索趋势,发现过去一年,网友对“比特币”的搜索量有上升趋势。

  过去一年美国全国比特币搜索热度

  相比于欧美、亚洲地区,中东对区块链技术的引进稍有延缓。但好在中东地区特别是海湾六国(阿联酋,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对区块链的态度非常乐观,甚至有些国家会主动牵头参与一些推进工作,有了政府加持,中东如今在区块链市场上已经颇有建树。

  中东本土的区块链项目较少,大部分处于刚起步阶段,得益于乐观的政策环境和低税率,很多区块链项目都直接选择与当地政府合作,项目领域主要以金融、服务业为主。以下为部分项目展示:

  三、总结

  中东本土的加密货币钱包非常少,据笔者查询,目前有一款位于迪拜的Denarii Cash钱包,支持存储比特币和以太坊,还有一款由交易所BitOasis开发的同名钱包,但只支持比特币的存放。

  过去一年卡塔尔全国比特币搜索热度

  另外在过去一年,阿联酋全国比特币搜索热度地区排名中,迪拜长期占据第一的位置,说明迪拜地区对比特币的关注度非常高。

  2.3加密货币交易所

  根据IDC公司的数据,截至2018年年底,中东的区块链行业开支达到8080万美元,对比于2017年的3890万美元,增幅为107%。美国2018年的区块链开支则是中东的5~7倍。

  根据中东地区知名的交易所UPEX所提供的数据,自2019年以来,该交易所的日均交易量从1200万美金上升到1.6亿美金(数据截止到5月20号),翻了10多倍。

  2.1项目情况

  对于加密行业来说,健全且合适的监管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

  来源:金融界网站

  (中东地区主要交易所情况)

  2018年,卡塔尔、科威特、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巴林的人均GDP均进入世界前25名,其中卡塔尔的人均GDP达到12.5万美元,位列全球第一位。科威特和阿联酋以分别以6.9万美元、6.8万美元,超过美国的人均GDP。

  阿联酋:制定加密货币监管框架,持续探索区块链

  得益于中东这篇净土中开放的区块链政策,其实已经有一小部分人已经开始在中东悄悄抢占市场,例如:

  (STO市场)

  阿曼:暂无加密货币交易监管,对区块链兴趣很大

  海湾区块链基金会:一个致力于通过讲座、课程和研究在海湾地区和更广泛的中东地区建立区块链认知体系的非营利组织。

  1.4行业教育

  科威特对比特币与数字货币的监管持有抵触与禁止态度,但是其却也在相关领域做出了一些大胆的尝试与探索。比如去年5月,加入了Ripple网络,尝试区块链跨境支付。

  1.从投资实力的角度上看

  沙特阿拉伯: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正在试验区块链技术

  下图为全球人均GDP情况的分布图,绿色越深代表该地区越富有,粉色越深代表国家财富值越低。蓝色方框里的区域就是中东地区所在地,中东海湾六国的GDP值在全世界属于中等偏上水平。

  根据IDC预计,全球区块链技术市场规模将从2017年的3.395亿美元增长至2022的117亿美元。

  1.3区块链行业机构、资本

  (数据来源:HowMuch)

  笔者根据该地区各个国家的动作发现,“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已成为中东转型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中东最终能否借助区块链实现弯道超车?下面,我们将从中东地区的区块链现状、市场热度等角度出发,探讨中东未来区块链市场发展的潜力。

  2.从区块链政策的角度上看

  纵观全球,韩国的人均GDP与中东地区相仿,但若将两者横向对比,发现中东在区块链生态的丰富程度上与韩国相差较大。前者还处于技术试探性发展阶段,而后者已经超出其经济地位成为世界闻名的全民炒币王国。

  中东之所以越来越被区块链市场看重,也是出于其对新技术的接受态度。相对于其他地区饱和的市场,在中东开启新征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2018年世界人均GDP排名,数据来源:index mundi)

  据媒体报道,伊朗已经花费超过25亿美元来购买虚拟货币。与委内瑞拉的处境很相似,伊朗也在为推行国家官方加密货币做准备,以避开美国制裁。

  海湾六国是中东主要经济体,也是中东和北非发展最快、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主要的消费市场都集中在这六国,若将他们单独提出来看:

  除此之外,截止到今年5月初,UPEX的用户总量达到21.7万人。该交易所今年的新增用户从一开始的1.2万人/月,增长到如今的8.2万人/月,上升趋势非常明显。

  3.2布局趋势

  总体而言,在政策上,中东地区对区块链技术寄予厚望,对加密货币态度虽各不相同,但也都在积极地探索和尝试;在行业发展上,无论是项目方、交易所还是资本方的数量都很少,行业发展虽滞后但潜力巨大。

  在金融业的技术应用

  中东地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生态发展还在起步阶段,但从上文我们得知,无论是ICO还是STO,中东的加密货币市场热度在稳步上升。

  很多中东国家,非土著居民占有较大的人口比例,这些居民在向本国汇款上有强需求,此时,保证汇款的及时和安全成为金融部门最重视的部分。由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性,能够降低金融市场的中心化风险。在过去两年里,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科威特国民银行与瑞波网络达成合作,为本国的跨境汇款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

  1.5主要发展领域

  过去一年阿联酋全国比特币搜索热度

  在中东,最大的支出领域为金融业和服务业,包括监管框架的搭建、跨境支付和结算,托管和资产跟踪以及贸易融资和交易结算等。

  去年,阿布扎比全球市场(ADGM)已启动了一个“监管现货密码资产活动的框架。早在2016年10月,迪拜就推出了全市区块链战略,目标是到2020年成为第一个区块链城市,为了达到王储的要求,许多企业正在短时间内快速适应区块链技术的使用。

  下面笔者简单梳理了中东部分国家对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的态度,以及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

  2、中东区块链行业生态的现状

  将上部分国家的比特币搜索趋势与美国地区相比,基本一致。特别是今年4月份行情回暖,各地区的搜索热力值也明显飙升。可见,中东地区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有着与全球加密货币市场一样的关注态度。

  一、中东地区的区块链市场现状

  根据Inwara公司的数据,在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区块链项目募集资金排名中,阿联酋募集的总金额接近2亿美元,超过美国位列全球第一。

  除了UPEX,其他两家都只有BTC的交易对。其中BitOasis仅限阿联酋、约旦、摩洛哥地区的用户访问,而Rain交易所目前还没有完全开放运营。

  从上部分内容可以看出,尽管区块链在中东地区起步较晚,但大部分国家对待区块链的态度和政策较世界其他国家都要积极、全面,国家政府甚至会主动搭建监管框架,以保证行业的稳健发展。

  第一,法律法规可以为用户的安全提供保障,从而实现行业可持续性增长以及落地发展。通过发布加密货币的监管架构和为交易所发放合法牌照,可以消除洗钱、金融犯罪等非法情况。无论是哪个国家,都需要建立一定的监管框架,当然,需要在不扼杀创新的情况下降低风险。

  区块链技术能降低内部腐败带来的风险,阿联酋准备将将超过50%的政府交易转移到区块链上,而迪拜打算在未来两三年内将所有地产记录都在区块链上。

  除此之外,2018年整个中东地区的人均GDP达到4万美金,大部分国民富足,为区块链等新技术买单的意愿不会很低。

  全球区块链理事会:是迪拜未来基金会的一个部门,该委员会是一个政府机构,旨在利用新兴技术为迪拜的未来劳动力和经济转型做好准备。该理事会在迪拜的加密社区中保持高度活跃,并经常在该地区举办活动。

  虽然迪拜和阿联酋已经活跃了一段时间,但沙特阿拉伯是2018年才密切关注区块链的,目前对于加密货币交易的态度较强硬。

  2018年2月,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与瑞波签署协议,启动区块链国际支付试点项目。不到半年,官方宣布,区块链生态搭建成为长期经济发展计划“沙特2030年愿景”中的一环。

  2017年年底,阿曼央行主动推进国家区块链研讨会,表示政府将协助提供技术基础设施,以加快在阿曼国家内应用区块链技术。

  中东地区以丰富的石油储量闻名世界,海湾六国的人均GDP长期碾压全球大部分国家的数据。但也正是因为石油——价格不稳定导致经济体系脆弱, 中东不得不步入经济转型阶段。

  过去一年巴林全国比特币搜索热度

  第二,更成熟的监管制度,将为持有大量资金的金融机构提供保障。2019年以来,富达基金和高盛等都已经进场加密货币行业。如果每个国家监管到位,我们未来会看到更多的、持有大量财富的基金、私人银行、家族办公室以及各种机构投资者都进军这一领域。因此, “合法合规是整个行业走向成功的关键”的说法并不夸张。

  由此可见,中东地区市场潜力尚未被激活,未来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也是2019年第一季度,在全球STO(证券代币发行)中,阿联酋以6700万美金的融资额,超过美国、英国、新西兰,成为STO市场的第一位。由此可见,阿联酋地区一级市场对区块链的投资需求非常旺盛。

  3.3交易所热度

  (全球区块链行业开支情况以及预测表,来源:IDC)

  伊朗:看好数字货币底层技术,准备发行国家数字货币

  专属中东地区的区块链投资机构非常少,目前有一家位于列支敦士登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INVAO受到迪拜皇室的支持,在阿联酋投资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初创公司,去年一年投资金额超过100万美元,利润最低时都有8%。

  (来源:UPEX交易所,数据截止:2019年5月20日)

  目前,中东地区有一些非营利性的区块链机构,旨在提高中东地区对区块链的认知水平。其中最为有名的两个都由政府牵头:

  过去一年沙特阿拉伯全国比特币搜索热度

  2018年下半年,由火币前高管团队打造的UPEX宣布进军中东,不到半年便拿到巴林央行颁发的合法牌照;

  中东地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正式上线运营的有3~5家,去年韩国交易所bithumb宣布进入中东,但现在还未上线。目前,加密货币交易所主要都集中在阿联酋和巴林。

  3.1热度趋势

  1. 中东区块链行业规模

  其中UPEX交易所已经拿到巴林央行发布的合法牌照,BitOasis最近刚得到阿联酋的初步授权;Rain交易所和UPEX都支持海湾国家的法币以及美元的出入金。

  二、探究中东区块链市场的潜力

  受制于石油价格波动,中东目前的经济体系不可长久维持,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已迫在眉睫。从对区块链的重视程度上看,大部分中东国家显然已把区块链当做破局的绝佳机会。挑战总是与机遇如影随形,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新格局上,中东这个技术追逐者很有可能会占领一席之地。

上一篇:[艾比]女装大佬艾比公开健身照片,竟穿着女士运
下一篇:[中国外交部]这事儿也要问中国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