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人生七年]《人生七年》跟拍56年 证明了爱才是幸

  在56岁是他们上层孩子按照规定的路线成为了名人,不用担心生活的贫瘠,受人尊敬,家庭美满,而自己的孩子也在走着大人的路线一直生存着;中产阶级的孩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牛津大学,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在自己的领域内都有着不错的成绩,过着平淡的生活,那些中产阶级的女孩嫁给了自己想要的幸福,因为她们认为人生的幸福程度和婚姻是挂钩的;而社会底层的人们很快就当爷爷奶奶,但是自己的孩子很少有可上到大学的,只能做一些服务型的工作,并且经常与失业挂钩,如果没有优越的社会制度,他们的处境是很堪忧的。

  一朵花开花败的时间是可以通过摄影机展示,一个街道的繁荣到失落也是可以记录出来的 ,但是人生是难以记录的,它需要一个生命的陪伴。但是人生没有如果,在知天命的年龄中,一切已成为定局。

  孩子在七岁的时候是最天真烂漫的,孩子在七岁的时候是最天真烂漫的,上层阶级的私立小孩知道自己以后会在哪个中学上学,只有步入哪所大学,知道自己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个著名人物;中层阶级的小男孩反对种族歧视,努力着坚持着,女孩则认为自己长大了会嫁给埃及的白马王子,底层阶级的孩子没有资本谈论自己的梦想,希望可以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成为了他们唯一的梦想。

  七岁是每个孩子性格的开始。有的孩子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计划的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有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做凶狠么,或者梦想不切实际的,也会为自己的幻想付出代价,更多的孩子会选择随着时间随波逐流,做了一些顺应社会的事情。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部纪录片被称为是最伟大的纪录片,你的出生是否决定着你的未来,很想有一个否定的回答,但是现实告诉我们这个答复是肯定的。

  导演迈克尔·艾普特采访了十四个来自英国不同阶级的小孩子,有上层社会的孩子,有来自孤儿院的孩子,七年之后导演重新找到这些小孩,听听他们对于人生对于自己的梦想有什么想法,而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轮回,七年又七年,十四个小孩的生活在童言无忌的问答中展开。

  付出了青春与时间的他们没有目的,没有理想,所以他们是被动的,是无助的。

  以托尼为例,拍摄者迈克尔一度认为他会重蹈父亲的覆辙,要进监狱。托尼的父亲在酒吧里玩牌骗人为生,平均一两周要到监狱报到。托尼跟着他学会了赌博,去赛狗场赛狗。他喜欢打架、惹事,很早退学。从小想做骑师,但未能成功。人生走到这里,原生家庭似乎决定了人生。东区的孩子出个贝克汉姆,太难了,特例中的特例。

  14岁的托尼在赛马场当学徒。

  49岁的托尼抵押了房子,在西班牙置业。

  原生家庭对人的一生影响巨大

  要怎样把握可控部分呢?事业上获得了一定成就的几个人中,约翰、安德鲁、查尔斯、尼克、布鲁斯的共同点并非是否来自精英家庭,而是都在很小的年纪找到了想要发展的事业,并且为之奋斗。但事业上发展得一般的保罗、西蒙、杰基年少时目标则比较模糊。

  56岁的托尼仍在开出租车。

  一个人之所以走到现在是各方面综合影响的结果,对于人力不能控制的外部环境,托尼用行动做了最好的回答:接受它,继续向前走。

  □翠红(专栏作家)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家庭、社会环境以及自身努力在人生发展中起着主导作用,只不过在不同人的人生中,各部分所占比例不同。

  28岁的托尼当了出租车司机,结婚并有了孩子,业余时间进行着表演训练。

  所以,这部纪录片更大的意义是记录了一个人怎么一步一步成为了现在的自己,不同的解读方式能得出不同的答案。

  布鲁斯是拥有与给予爱的佼佼者,他自幼拥有大爱的抱负,眼神非常平静、祥和,而且坚定。布鲁斯小时候想去非洲,提高那里的教育水平,长大后去了孟加拉国援教。细心的观众发现,布鲁斯的人生也很折腾,先在公立学校教书,之后去孟加拉国,后来又到公立学校。只不过比起托尼破坏后又重建的人生,他始终是在同一个领域里不断建设。对人类的大爱使他能够更好地掌控生命活力。

  托尼后来并没有进监狱。放弃做骑师后,他开上了出租车,而且开出租车成为了他生命里的依靠。去西班牙投资失利后,他回来继续开出租车。28岁以后喜欢上了表演,至于挣钱养家,还是靠开出租车。

  起初一看,这部纪录片果然见证了逾越阶级藩篱的困难。出身于精英家庭的三个孩子约翰、安德鲁和查尔斯顺利读了法学院,约翰、安德鲁都成了律师,查尔斯21岁时退出拍摄,那时他已经进入了BBC做编辑工作。来自伦敦东区平民家庭的杰基、林恩和苏,以及托尼总体来说都没有进入到精英阶层,福利院的孤儿保罗和西蒙也是。除了尼克从农村孩子成为美国教授、尼尔人生从大落到大起,大部分人从哪个阶层来依旧待在哪个阶层。

  有时候在婚姻生活中原生家庭的影响更大。福利院的孤儿西蒙是黑人族裔的私生子,他在28岁时已经和第一任妻子生了5个孩子,35岁时离了婚,孩子归太太。父母抛弃了他,他离开了自己的孩子,这在精神分析上叫做强迫性重复,重复父母的行为,也是向父母抛弃他的行为认同。

  最后一季的节目里,托尼和家人们其乐融融。

  精英家庭的父母在子女职业选择上最大的优势是有自身经验可循,能够看到孩子的特点,给予孩子引导。普通家庭如果有尼克父亲的觉察力照样能助孩子一臂之力。非精英家庭有这个能力的父母比例可能小一些,但他们可以求助于专业的教育人士,对孩子加以积极关注,从而提高逆袭指数。

  拍摄对象走到63岁时,最能打动观众的不是他们获得了多大的事业成就。托尼看着他的马儿在阳光下打滚,闪着泪花说他还是爱着太太;导演问林恩一生事业平淡是否后悔,她噙着泪水说不悔此生,支撑这个回答显然与她找到了灵魂伴侣有关;观众在为尼克患上癌症而惋惜时,他和第二任太太优雅的背影却告诉我们生活还有甜蜜的一面;安德鲁的太太回答“是的,我依然爱他,如果你问的是这个的话”,这时又有多少观众还会在意安德鲁的事业走到了哪个层次?

  安德鲁说,7岁的孩子基本上是抚养的产物。年纪越是幼小,生活范围越是局限于家庭。7岁以后上学读书,社会环境的影响日益增加。青春期开始学习独立于家庭,个人对生活的选择对人生走向影响越来越大。

  新一季也是最后一季的英国版《人生七年》(63 UP)最近出炉,第一季里那些7岁的孩童已经老去,63岁时人生基本定型。拍摄者最初想把该纪录片拍成阶级固化的记录,然而这就像一场科学实验,科学家无法控制实验结果与预期相符,纪录片最后变成了忠实记录他们人生过程的存在。

  托尼的个性特点是生命力旺盛。做任何事,他乐在其中。到了63岁,真的以为他放弃了骑师的梦想吗?他养了马。我们忽然想起来,他当初要做骑师是因为喜欢马,现在他和他的马儿待在一起了。他的婚姻也有波折,出轨被抓包,不过63岁时他说依然爱着太太黛比。

  事业发展得比较好的尼克、安德鲁等人,他们都有着眼于人类整体利益(如环境改善)的终极理想,可见拥有个人的真爱是人生幸福的元素,为人类谋福利则是解决了温饱、得到了充足的爱之后,赋予人生价值和意义的必经之路。

  人生最大的财富是爱

  原生家庭消极的影响在保罗和其他非精英家庭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也能看到。如果有心,还能看到非精英家庭里父母对孩子的积极影响,比如尼克。尼克在少年时代说喜欢物理和化学,他不愿意留在农场中。长大后他如愿以偿读了牛津大学物理系,后来去了美国做教授。前面的节目中,尼克曾说小时候父亲严格约束他读书是他考上名校的关键。

  社会环境(经历)和个性特点起着关键作用

  21岁左右的托尼获得的最好成绩是第三名,遂放弃赛马。

  另一个被拍摄的孩子西蒙,则折射出强迫性重复问题。他在42岁时就已经有了第二任太太,还有了儿子,这次婚姻质量很高。在太太的鼓励和支持下,又收养孤儿,做了寄养父母,他把童年父母搞砸的事情修复好了。爱能疗愈创伤,第二任太太的爱帮助西蒙摆脱了原生家庭的不良影响。

  对托尼人生的评价能折射出评价者的人生观。说他失败?评价者一定是世俗的事业成功论者,把拥有财富和社会地位作为衡量标准。换个角度,托尼简直是享受人生的范本,想做什么就去做。

  7岁的托尼的人生理想。

  但是要拿本纪录片来证实阶级固化,明显存在条件缺失。拍摄者的目的在于考量这些人能否改变出身,那么被观察者必须与拍摄者目标一致,把保持、攀升阶级地位作为人生主要目标,这个考量才有效。片中14个人各过各的生活,并未把阶级地位的改变当作人生主要奋斗目标,这个记录的结果只能证明英国的阶级藩篱存在,并且在人生中起作用,却无法证明它不能逾越。

  35岁的托尼带着女儿们骑马。

  42岁的托尼因为出轨,婚姻出现问题。

  28岁的托尼当了出租车司机,结婚并有了孩子,业余时间进行着表演训练。

  托尼旺盛的生命力一部分源自遗传,而他面对挫折和失败的态度是我们可以学到的:接受失败的事实,承认能力不足,放下它,继续寻找别的感兴趣的事情做(骑师到出租车司机),或者看看有什么折中的办法继续做原先的事情(骑马到养马)。

  【聚光灯】

  外部环境要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虽然拍摄者的目标是阶级固化,观众却通过他们的成长过程发现人生的最大财富是爱。

  28岁的托尼当了出租车司机,结婚并有了孩子,业余时间进行着表演训练。

  61岁的托尼登上大银幕,在《时间中的孩子》中跑龙套。

  在中国人高度关注高考的这几天,许多英国人选择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一部拍摄了半个多世纪的纪录片《The up Series》(中文译名:人生七年)的最新一集。

  不过,尼尔的生活也有转折,42岁的时候,他当上了基层议员。56岁成为牧师,仍然单身(更新的63up里,我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虽然仍旧清贫,但是他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许终其一生,他都在试图与自己和解。

  转折点出现在28岁的这次采访,苏西整个人焕然一新,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厌世脸神奇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生动、柔和的神情,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到了21岁,她的“叛逆值”更是到达了临界值,没有读大学,找了一个打字员的工作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镜头里的她,熟练地抽着香烟,用冷漠的语气,诉说着她对婚姻的不信任。

  在意生活品质,更喜欢种草

  记者问他:那你想回到7岁的时候吗?

  BBC选择的这些孩子,有的含着金钥匙出生,赢在了人生起跑线上。

  再问得直白点:你想要的,是一个符合你预期的孩子,还是一个拥有自己独立人生的孩子?

  第二则是《五岁孩子的超级简历》:

  也就是说,在生理上,我们每隔七年,就是另外一个人。你仍是你,但同时你也不再是你。

  之所以选择从七岁开始,是因为英国广为流传的一句谚语:“Give me a child until he is seven and I will give you the man.”(给我一个七岁的孩子,我可以看到他成年后的样子。)

  原来,苏西遇到了自己的Mr Right,还拥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虽然性格腼腆、木讷寡言,但是尼古拉斯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及怎样努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当然,还有爸爸的支持。

  在这篇文章最后,我还想啰嗦一点,这部异国的纪录片之所以会引起我国这么多人的热议,尤其是很多孩子还处于教育期的父母的共鸣,可能是源于一种现象,那就是:中产阶级父母的焦虑。

  难怪网友在弹幕评价布鲁斯:“他是真正的贵族。”

  好的婚姻,会让你发现并直面自己的弱点,勇敢的面对、改变,直到——变成更好的一个人。

  幸福的形式有许多种,但当你幸福的时候,你会明确地知道那种感觉。

  曾经害羞、还有点自卑的乡村男孩,变成了今天闪闪发光的大学教授,这就是教育和爱的力量。

  文章版权归壹父母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壹父母助理

  最后,一段好的人际关系(包括亲子关系、夫妻关系、朋友关系),都会带给一个人崭新的生活。

  工人家庭长大的托尼,14岁就辍学给骑马师当学徒,但最终还是因为成绩不佳,而放弃了赛马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出租车司机,当然,他对自己的现状也很满意,对于那些“精英人士”则嗤之以鼻。

  记者问他,作为牛津大学高材生,这样生活是否有点“浪费机会”的时候,他说道:“我的机会是我可以选择想做的事,而我的教育背景让我可以做很多事,我希望能够发展更和谐的多元社会。”

  还是约翰,他依然有话要讲:

  明明会有更好的选择的他,却在被动地等待着仙女,或者上帝来救他。

  有的父母是工人阶级,衣食无忧,但无法和精英阶层相比。

  曾经看到过一个非常文艺、一定会被科学家diss的说法(没错,我们文科生讲科学就是这么随意):

  记者找到他的时候,他正住在一个廉租房里,过着捉襟见肘的清贫生活。更让人觉得心寒的是,他眼睛里的“光”消失了。

  于是,自己的需求长期被父母忽视,厌倦了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的尼尔,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叛逆期”。

  1964年,英国BBC电视台选择了14个7岁的孩童进行拍摄,他们来自英国各地的不同社会阶层,以后每隔七年,也就是当这些孩子14岁、28岁、35岁、42岁……的时候,BBC都会去重访这些孩子,拍摄他们的现状,倾听他们的梦想、困惑、恐惧和快乐,我们在屏幕上,窥见了他们半生的缩影,也看到了社会发展在他们身上留下的深刻烙印。

  她说:“我小时候生活条件比较优越,但总有一天要自己承担起生活的责任,有人早一点有人迟一点,而我属于迟一点的那种。”

  猫奴、吃货、爱购物

  接下来这个故事,是最让我觉得心疼,又不忍心责备的一个人——尼尔·休斯。

  这部纪录片拍摄的初衷,是想看一看英国未来的样子,他们声称:“2000年的工会代表和管理人员,现在只有七岁。”

  七岁的尼尔,有着高糊画质也无法掩盖的可爱面庞,父母都是教师,是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年幼的他性格开朗、有着强烈的表达欲和丰富的想象力,怎么看都是那种让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他的梦想是当一个宇航员,如果当不成,那就去开旅游大巴。

  自己的生活发生改变之后,她也有精力开始回顾自己的成长经历:虽然家庭条件优越,但是由于过早地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年幼的女孩缺少了父母的陪伴,再加上父母离婚之后,对她的关注更少了,内心的安全感不断地崩塌,孤独的女孩只好用冷漠来面对这个世界。

  知识和眼界,是孩子打开未知的一把把钥匙,而这第一把钥匙,是父母给孩子的。

  本文图片及视频截图均来自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1岁的尼尔看到自己7岁时的录像时,感慨到:我都不敢相信我曾经那么开朗,我也许是从14岁起就内向起来了,可能7岁时,我生活的世界很美好,面对外面的世界,我没有准备,我不知道。

  坚决不过“没必要”和“差不多得了”的生活

  他既是打破阶级壁垒的特例,也是教育改变人生最好的例证。

  Summer姐姐 / 文

  两则新闻,折射出多少中国父母的焦虑情绪,甚至还有人总结出了各种鄙视链:教育的鄙视链,动画片鄙视链,幼儿园鄙视链,兴趣班鄙视链,旅游地鄙视链……

  而片中讲述的事实似乎也确实如此,从小就看泰晤士报,对自己的未来规划侃侃而谈的查尔斯·约翰,一路沿着父母为他设计好的求学就业路线,顺利地漫步人生。

  看人生七年的时候,一直有一个问题,不停地出现在我脑海: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任何一个试图给幸福下统一定义的人,都未曾感受过真正的幸福。

  在我看来,这句话有两个层次的含义,首先,孩子们毋庸置疑是未来的希望;其次,工人阶级的孩子们将来会是工会代表,而上层社会人士的孩子们,就是将来的首相、议员以及各种管理层。

  首先,是教育的力量。纪录片中,唯一一个大众认知当中“逆袭”的人生赢家,是来自小山村的尼古拉斯。

  换句话说,他们想表现或者证明的是:阶层壁垒无法打破。

  当记者问他,你能想象自己42岁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吗?他的回答让我心情复杂。

  换个角度来讲,富人家的孩子,成功就真的那么容易吗?

  布鲁斯一直温柔的活着,也一定会被生活温柔以待,当他42岁终于找到灵魂伴侣,举行婚礼的时候,弹幕一片撒花祝福,我都忍不住在屏幕前鼓起了掌。

  纪录片记录的是别人的故事,而真正要活出的,是我们自己的人生。

  下一个人物是我最喜欢的,被大家称为“天使”的布鲁斯,家境良好的他,在七岁的时候就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14岁的她,更是在脸上见不到一丝笑容,一直不肯正面面对镜头,甚至认为这个节目非常荒谬,毫无意义,接受采访也是被父母逼着来的。

  有钱人家的孩子依然在上流社会,而底层的孩子们也无法摆脱为生机而辛勤奔波的命运。

  甚至在一开始坚持“读书无用论”的尼克,也在中年之后不止一次地强调知识的重要性,因为受过教育,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三天三夜恶补这部纪录片的我,在最初的感慨之后,那些藏在事实表象之后的东西,就像裂缝中透出的光亮,慢慢地出现在我的脑海。

  所以,虽然她们当中有人生活很辛苦,有人结婚又离婚,甚至有人做了未婚妈妈,但她们一直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并且从未放弃过积极的生活。

  倡导美好的亲子生活方式

  身处这种焦虑中的家长,不妨先问问自己:你的焦虑究竟是来源于担心孩子将来不幸福,还是来源于担心自己的孩子不如别人?

  谈到父母对他的影响,尼尔充满了抱怨:

  纪录片中,有三个好朋友,她们每次都一起接受采访,一起嬉戏打闹,出生于工人阶级家庭的她们,毕业后从事着普普通通的职员工作,当被问到,她们是否羡慕上层社会的孩子们的时候,她们这样回答:

  他四处流浪,靠救济过活,从未有过一份正式的工作,甚至得了抑郁症,但是又拒绝治疗。

  而被网友戏称为“金融三兄弟”之一的安德鲁,毫不犹豫地肯定了教育的作用。

  有人给尼尔写信,羡慕他是一个完全做自己的人,我不能同意。他,从未接受过真正的自己,何来做自己?

  有两个人物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

  如果说年少时期的尼尔,因为父母的控制欲而遭受了无法挽回的创伤,但是成年之后的种种选择,他自己也是难辞其咎。

  21岁的时候,他考取了牛津大学,就读于物理系。28岁时移民美国做核电研究,并在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教书。

  但是,一个人的一生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放下自己的焦虑,认真地去聆听孩子的想法,不要掩盖住教育和教养的本质,那就是:无条件的爱和尊重。

  谁又能说,她们是不幸福的呢?

  到了最新一集,故事中的主人公们,已经63岁了。

  约翰35岁就进入了高等法院的大法官法庭分部,42岁成为了皇室的法律顾问,他的妻子,是前保加利亚外交官的女儿。

  以上。

  当然,他也不可能拥有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他甚至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孩子,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会影响孩子的幸福。

  啥是中产阶级父母焦虑?看两则新闻就明白了:

  高中毕业后,尼尔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大学录取,因为对申请牛津大学失败这件事耿耿于怀,不到一年他就退学了,但是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在伦敦工地上工作,应付日常开销。

  乍一看,小时候各种雄心壮志的孩子们,兜兜转转,似乎都没有摆脱“出身”带给他们的影响,这种影响,要么是保驾护航的“金汤匙”,要么成了冥冥之中的“诅咒”:

  首先是苏西,脸盲如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记住了她的名字,因为七岁的她,虽然出生于精英富豪家庭,生活优越如同公主,却长了一张厌世脸:

  他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不,因为我迟早会21岁的。

  人体细胞会新陈代谢,每三个月就会替换一次,旧的细胞死去,新的细胞诞生。而将全身的细胞全部换掉,需要七年的时间。

  还有的孩子,在贫民区或者福利院长大,一顿饱餐可能就是让他们开心一整天的理由。

  28岁时,牛津大学数学系毕业的他,出现在了乡村学校课堂上,教移民孩童数学课;35岁,他去了孟加拉教书,42岁,再次回到伦敦的贫民区女子学校,继续当一名普普通通的数学老师。

  这么好的口才和思辨能力,约翰的确是做律师的好材料。

  这和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有异曲同工之妙。

  记者问14岁的约翰,你想得到什么?约翰回答:名气,和权力。

  作为非婚生子的塞蒙,则在14岁之后,终于被自己的妈妈从孤儿院接回了家中,开始了小心翼翼但却让他心满意足的生活。

  每一条鄙视链的背后,都有无数个焦虑的家长,把他们的焦虑,直接转化成了压力和怒吼,施加在了孩子的身上。

  资深电视人、综艺达人

  甚至在同为拍摄对象的尼尔遭遇困难之后,他还慷慨地邀请这个只是因为节目而结缘的朋友一起居住了两年多的时间,分文不取。

  而现在,有一个人懂她、爱她,救赎她,她似乎获得了新生。

  第一则是《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

  热爱一切八卦,对世界永远好奇

  - 作 者 -

  Summer姐姐

上一篇:[份额]国产手机全球份额超45%,华为超苹果名列第
下一篇:[中兴通讯]一年前的今天,中兴通讯被禁止在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