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普通话]一个小县城的地方方言,为什么成了13亿

  4

  要说普通话最标准的,莫过于新闻联播里每天出镜的播音员了。

  3

  国家语委在滦平采集样音

  朱棣为了防止北方蒙古人的进攻,将古北口外的居民和军队全部撤回长城以内。

  这还得从一个真实的故事讲起:

  看到这里,有人会奇怪:为什么普通话偏选滦平方言为普通话的发音基础呢?

  这几个神秘人物就是中央政府政务院派来的语言专家,他们来滦平是为了考察采集取音,为制定通用语言规范收集资料。

  建国初,国家要建立一套通用语言规范体系,经深入调研,发现滦平的北京话最纯正,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滦平采音的故事了。

  唐朝的长安城

  也就是说,这里的老人小孩,不用后天刻意学习就个个能说普通话,且发音标准,吐字清晰,圆润流畅,韵味十足,水平堪比播音员。

  全中国通用的普通话,竟来自这个小山村

  到了宋朝,定都河南开封,与洛阳不远,所以,国语还是“雅音”洛阳语。

  不过,让白凤然他们想不到是,他们的语音竟成为日后普通话的标准发音,被大家尊称他们为“语音七老”。

  那么,如果按这个规律来算,中国古代历朝的普通话又都是什么呢?

  所以,清朝的北京话实际上包括了元朝北京话、南京话及其满族三种发音的特点,集众家之长,这种口音当然具有优势了。

  到了南北朝的时候,东晋迁都建康(今天的南京),承袭汉代,还以洛语为国语,洛语与中古吴语结合形成金陵雅音,又称吴音,为南朝沿袭。

  后来,他儿子朱棣迁都北京,从此,北京话就一直成为了中国的官话了。

  朱元璋建立明朝,定都南京,南京官话为官方的标准语。

  清朝建立后,满人入主北京,开始积极学习汉文化,也学说北京话,不过其中也加入了满族语音要素。

  中国历朝“官方语言”的更迭

  整整经过了三千年,华夏各地域的人不断摒弃地方文化不足与狭隘,不断地吸收其他地方文化精髓,才融合成一个现在这个伟大民族。

  古代洛阳城

  首都北京,五代王都

  1

  与外界的隔绝,让“首都方言”得以完整保留

  南京话就成了国语了,开始登上了历史舞台。

  60年后,白凤然又再次被选中成为语音采集对象之一,74岁的他每天凌晨在地下录音室要录音四个多小时。

  2

  元朝定都北京,定蒙古语为国语,元代的普通话恐怕是充满蒙古味道的北京话。

  从此,滦平再没有人居住,原来的方言就消失了。

  到了隋唐,隋朝统一中国,定都长安,在以南京话和洛阳话雅音为基础正音,形成长安官音——“秦音”。

  为什么要讲普通话的历史?

  西周社会是古代中国文化制度的奠定时期,西周的首都洛阳话就成了当时的标准音。

  滦平的方言其实就是中国主要朝代,各地方不同官语融合而成的,所以才能被全国广大地区人接受,因含有不同地方发音特点,也容易上口。

  康熙帝时,建了避暑山庄,滦平就成了北京与承德之间的重要通道。清政府鼓励旗人建立“口外庄田”。于是,很多旗人来到肥沃的滦平,建起庄园。

  今天,这样的融合说起简单,但是有谁能知道当时不同地域和文化,经历了怎么激烈冲突和碰撞的,也不知道经过多少血与火的洗礼……

  而相比北京,则因受到外来人口影响,加上清末民初的社会动荡,经过新文化运动,北京人生活及其语言都发生变化,这时候北京话反而不如滦平口音纯正了。

  神秘人物让白凤然别紧张,只要按要求读报纸中的一篇文章即可。白凤然就按照平时在家里说话的语气,大声朗读起来。然后,他们又让他读了一篇语文课文。读完以后,两个神秘人物连连点头,读得真好啊!

  在多灾多难中,我们文化淬炼得愈加坚韧。

  1953年春,滦平第四完全小学读书的14岁同学白凤然,突然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坐着两位来自北京的神秘人物。

  从整个历史看,今天的普通话可不是现在一个地方的方言,它的发音兼有洛阳话,西安话,南京话,蒙古语,及满语等多种语言的发音元素。

  今天,滦平人的一口“普通话”,使很多年轻人在北京及各地都做了播音、话务员工作。

  中国各朝代官话多次更变,因定都、政权变迁等因素在不断变化,都城在哪里,哪的话就是当朝官方语言,它代表着至高无上的皇权。这也方便于各地人的互相交流沟通。

  就单从普通话发展历史来看,今天的普通话就是各地方语言兼容并包的结果,因吸引众家之长,具有各地区广泛的代表性。

  说到这里,聪明读者就明白了,所谓的普通话其实就是官话,就是中央政府所在地的语言。正如滦平的方言,正因完整保留了首都所在地——北京的语言,所以才被国家选入普通话。

  唐承隋制,西安话“秦音”就是国语了。

  所以,在长城外形成了大范围的军事隔离无人区,而滦平就处在这个无人区的最南边。

  因为从中我们明白了中国的文化为什么具有活力,能够绵延不绝。

  西周先秦的“洛语”,就成官语,美其名曰“雅言”,它也是以后中国各朝代国语的基础。

  滦平县的金山岭长城

  除了这些同学,这两位神秘人物,还先后在金沟屯镇、巴克什营镇和火斗山乡,找了3名村民,也是一样的要求——说话、朗读。

  现在,大部分人认为的普通话,就是北京人的方言,但是这个看法并不准确。北京人的普通话与新华字典里的发音其实是有一定区别的,最明显的就是那股 “京城味”,儿化音特别多。

  而普通话最标准的发音,其实来自这个地方——与北京一山之隔的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

  然而,你怎么也想不到,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小乡村,普通话就是当地的方言。

  所以,滦平方言发音最接近今天普通话的标准读音。

  毕竟是皇家庄园,岂是一般平民能随便出入的地方,再者,滦平地区交通不便,相对封闭,与外界隔绝,正是这种环境上的优势,让滦平人那一口纯正的北京话,得以完整保存下来。

  刘邦推翻了秦朝,当然不能以“秦人之腔”为官话国语了,汉朝就承袭先秦时代的雅言,“洛语”是两汉的普通话了。但可以想到,这发音一定有关中语的特点。

  秦朝后来统一全国,具体用什么语言无法考证,据估计就是西安一带的关中话了,至于怎么发音,可以参考陕西的秦腔。

  接着,还有另外3名同学被请来,给神秘人物读了几篇文章。

  有谁想说好一口能和他们相媲美的普通话,不下足功夫是不行的。

  600年前,明朝永乐时,那个从自己侄子手里夺来的皇位的朱棣,由南京迁都北京,大批操着南京口音官员、士兵来到北京,南京口音与元朝的老北京口音慢慢融合,就形成明朝的北京话,这也是当时官话。

  “普通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为什么不称“国语”和“官话”?这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但实际上有许多人并不真正清楚。

  在清末民初的时候,人们一般将各省普遍通用之话称为“蓝青官话”,“蓝青”的本义是颜色混杂,“蓝青官话”是指夹杂了各地方言的北京话,因为这种话大多在官场使用,所以称为“官话”。

  后来,大家都说这种大多数人都能听明白的话,包括寻常百姓,“官话”不再限于官场,于是在民国初年出现了“国语”,代替“官话”,有了“民”味,开始接地气。

  语言学家、北京大学教授王力出版过一本书《汉语浅谈》,书中专设一个小标题“什么是普通话”。王力说:“什么是普通话呢?普通话就是通行全国的话。普通话就是普遍通行的话”。

  其实,“普通话”这个词早在清朝末年就有了。1906年,语言学者朱文熊写过一本书《江苏新字母》,把汉语分为三类:国文(文言文)、普通话、俗语(方言),第一次提出了“普通话”的名称和概念,他给“普通话”下的定义是“各省通行之话”。

  但是,“官话”、“国语”都有不妥,因为我国是多民族的国家,并不是所有人都使用汉语,不能将汉民族的共同语言作为“国语”。于是,在新中国成立后进行文字改革时,经过专家学者充分科学论证,决定使用“普遍通行的汉语”,采用将过长的音节节缩的方式,简称“普通话”。

  汉语既是汉民族所使用的语言,自然要从汉民族渊源说起。历史悠久的汉民族是以多民族融合的伟大民族,甚至不能从生物学上以单一人种而论。历经千年而不散,凭的是一股汉魂,而不是整齐划一的标准。正如汉语简体字和繁体字,在外国人看来千差万别,但在汉人眼中则一目了然,因为其中的汉式逻辑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汉族经过数千年的繁衍和融合,形成许多分支,各分支间并无高低贵贱之分。东北话、陕西话、山西话、福建话、广东话或者四川话,从语言文化角度看都和北京话并无二致。不过是历朝历代都有中央集权的需求,所以常常以统治中心的语言作为国语。如汉唐以陕西话为尊,宋朝以河南话为尊,明清以北京话为尊一样。以北京话为普通话是适应我国时代现实的实际所需。普通话成标准官话,更多是出于政治考虑,而非否定其他汉语分支(即各地方言)的地位。从历史角度看也不能否定。所以,“外婆”不应是非官“方言”,就该被“姥姥”随意取代。

  一、 普通话是官话国语,而非民族标准语

  古时,住在首都的人被称为“国人”。西周时的“国人暴动”,指的正是国都镐京人而不是全国人的叛乱。所以,国都往往享有某些特权,这是不争的事实。以北京话为基础编撰而成的“普通话”,所以能成为官方语言。与其所说它是根正苗红的汉语,不如说它是国都之语。此外,普通话是官方语言,自然应体现国家属性,即体现多民族特性。我国语言在封建时代基本定型,近代后变化不多。北京地区自公元938年,后晋皇帝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给辽国,直到公元1911年,近一千年的时间中,除了明朝的276年属于汉族政权之外,都处在少数民族政权的控制之下,而南方正好相反,只有元、清两朝三百多年而已。辽、金、元、清等少数民族政权为巩固“以寡制众”的统治,不约而同地采取不同程度的“民族歧视”政策,如“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等。语言上的“去汉化”首当其冲,这从北京话中许多满语、蒙古语的词汇语调就可见一斑,尤其是儿化音这一标志,就是典型的游牧语调。所以,以北京话为蓝本的普通话并不是纯粹的汉语,而是以古汉语为本,糅合众多少数民族语言而成的汉语新分支(而且是很新的那种)。它的构成体现了中国多民族的国家属性,所以作为官方语言是理所当然的,但将之称为汉族的全民族语言,未免太过。

  汉人讲汉话,理所当然,无所是那种。

  三、 谁才是真正的古汉语

  二、 汉语多源,并无标准之说

  近日,“姥姥”与“外婆”之争吵遍南北。最终,“姥姥”以官方认可的标签完胜方言“外婆”。但在笔者看来,普通话事实上是标准国语,而并不是标准汉语。

  曾有文章为说明古汉语已死,狡辞辩解,甚至怀疑客家人的祖先并不是古代迁徙的汉人。从而推论,住在深山中,较好保存语言体系的客家话并不是古汉语。读来令人气愤。客家人作为汉族一支,不仅通过科学考证和公权认可,也为全体汉人所共认无疑,客家话自然是汉语。从其历史流传上看,相比中原、沿海等交通发达地区语言容易与他族相互影响,地形相对封闭的客家话虽不能保证就是纯粹的古汉语,也比其他汉语分支有更高概率接近古汉语。当然,笔者并不认同接近古汉语就高于其他汉语,语言本就是沟通发展的文明符号。各地汉语全都是汉人宝贵的共同财富,理应珍惜。哪有家门之内,自相鄙薄的道理。

  滦平县在乾隆年间正式建县,但是却在6800年前就有了人类的文明。这里有着非常鲜明的民族特色文化——山戎文化,还有很多古老的建筑遗址。所以滦平县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可以来这里了解一下中国古人的文化和风俗。。大家对于每天使用的普通话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新中国成立后,在1953年中国以北京市,滦平县为普通话标准音的主要采集地。所以在河北的滦平县我们会发现这里的每个人都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滦平县只是一个小县城,但它却是好几个省的交汇点,算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滦平有一条河叫滦河,它是天津和唐山的主要饮用水源。这里可以说是中国唯一没有方言的地方,而且这个县成的宣传语也是“中国普通话之象”。这里的人们出门旅游,是最难让人分清地区的人了。

  大多数人都以为北京的普通话是最标准的,虽然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但是北京人说的普通话不一定是最标准的普通话,很多去过北京的人都会发现北京人尤其是老一辈的北京人,他们的话里带着北京音。这和我们平时听到的普通话有所区别。在古时普通话被称为雅言,清明时期被称为官话,在清朝末期出现了“普通话”一词。清朝政府将北京话命名为国语。而民国时期又出现了多次的修改,所以北京话不一定是标准的普通话。

  所以这个县城就成为了人们学习普通话最好的地方,来到这里你会发现这里的人们,不管是刚刚上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是已经年老沧桑的老人都能够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甚至很多外国人都会特意来到这里学习中国的普通话。因为中国的普通话已经成为联合国工作语言之一。滦平距离北京十分的近,每天都有往来的公交车,所以想要来这里十分的方便。

  中国是一个地大物博幅员辽阔的国家,拥有很多城市和很多的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文化,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独特方言。尤其我们会发现南方和北方的文化有着巨大的差异,南方人来到北方可能听不懂北方的方言,而北方人到南方更是如此。虽然中国有普通话,但是很多地区的普通话都不标准,都会掺杂着当地特有的音调。很多人就会很好奇,中国哪里的普通话最为标准呢?

  文章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国的普通话主要是采集我国北方地区的方言整合而成的,所以北方人学普通话相对来说更方便一点,南方的方言更接近于古汉语,所以南方人学普通话相当困难,而闽南语就是典型的南方方言代表,所以说福建人学普通话也是非常困难的 。

  第一个地方就是中国的广西,大家都知道,广西是我国壮族的自治区,而广西当地的方言和普通话也是有了很大的差异所以广西人说普通话也是非常的难懂的,感觉非常的别扭,还有点搞笑对当地人彼此之间交流的时候都是用当地的方言,很少有人会使用普通话。

  第三个地方就是湖南省啊,湖南省也是我国南方的一个省份他们当地的方言受普通话影响,也是比较小的,而且湖南方言和北方的方言也是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第二个地方就是福建了,福建人的方言主要以闽南语为主啊,米兰语可以说是中国最难听懂的一种方言了很多外地人在听到闽南语的时候,感觉比外语还要难懂我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当有外地人去福建旅游的时候,听到当地人说闽南语,感觉他们之间都是很难交流的。

  所以如果去福建旅游的话,就会发现当地的福建人几乎很少用普通话交流,他们习惯用闽南语跟提起他们的生活尽管闽南语对于外地人来说是很难听懂的。

  大家都知道普通话是我国官方的语言但是我国各个地区文化差异大,也形成了各自的方言是随着新时代的到来,各地都推广普通话也成为了一种风潮现在有一些方言文化比较浓厚的地区,那里的人们学习普通话就特别的困难彼此之间用普通话交流,都显得非常的尴尬和难受那你们知道中国哪些地方的普通话最标准吗?就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说普通话最标准的三个地方,当地人直接用方言交流更加的方便。

  中国说普通话最不标准的3个地方,是因为他们觉得普通话太难学

  所以湖南人一般也是不会说普通话的,他们觉得彼此之间用湖南方言交流时更加的方便总体来说,我国很多南方的省份的居民都不太喜欢用普通话交流对他们来说,学习普通话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国的普通话确实也是起源于北方这个局面也是因为不同的地理环境和文化差异造成的多多朋友们,对于这件事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

上一篇:[食尸鬼]《FGO》历史考据:你们“埃及老婆”尼托
下一篇:[女生]和女生交往的三大禁忌,你知道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