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

[高衙内]高衙内为了讨好高俅,不惜给人家做儿子

  高衙内既然已经知道是林冲的娘子,还是执意想要霸占为快,足见在高衙内心里,他就是依仗着高俅的太尉之位,有恃无恐,认为我就霸占你娘子了,你能把我怎么着?回到府里闷闷不乐了两三日。高衙内踌躇无措,被一个著名的帮闲富安给看穿了心思,富安唆使高衙内,点醒高衙内,说林冲在高太尉帐下听使唤,岂敢得罪高太尉?倘若得罪了高太尉,轻则刺配林冲,重则取了林冲性命。富安何以敢如此下作、无耻?只因他仗了有高衙内;高衙内何以敢如此猖狂?只因他仗了高太尉的势力。一群狗仗人势的恶贼,就这样开始陷害林冲了,以糟践、戕害他人为乐。

  连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老婆,他都要强行霸占,他整天做的也就是一些这样下三滥的事情,乐此不疲,而且一旦没有达到目的,还如同害了病一般。高俅看了,却不骂他,只是一个劲地心疼他,想尽办法满足他。所以,霸占林冲之妻这么缺德、这么没品的事情,在高俅眼里,竟然变成了天经地义的大事儿,进而召唤陆谦、富安等人问计,居然也就这样恬不知耻地迫害林冲,可见当时朝政黑暗、民不聊生到了什么地步!

  第三句话:自古帮闲多作恶。

  第二句话:狗仗人势。

  迫害林冲的人是高衙内,还有高衙内身后的太尉高俅,但其间有一个小人物,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小人物就是“千头鸟”富安。这富安本是伺候高衙内众多闲汉中的一个,但因其诡计多端、心狠手辣而深受高衙内倚重,富安真配得上这“千头鸟”的绰号!先是怂恿高衙内,不用惧怕林冲是好汉,他受你父亲高太尉的钳制,不敢得罪高太尉!如果不是富安的怂恿,或许高衙内难过了几日就此作罢,转而祸害别人,转移了注意力,林冲的无妄之灾或许就不会发生。

  高衙内当街遇到林冲之妻,就公然调戏,拦住了林娘子不肯放,林冲娘子喝问,清平世界,调戏良人是何道理?很显然,高衙内不以为意,继续调戏。林冲赶到,从背后一把扳过来,正想一拳揍下去的时候,却发觉是高太尉之子,先自手软了。试想,连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都手软了,何况他人?原来,这高衙内平日里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惧怕他权势,谁 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之前还可以说是高衙内不认得这是林冲之妻,待到众闲汉劝开林冲,说是高衙内不认得林娘子,故而多有冲撞。

  《水浒传》中的高俅养子,人称“花花太岁”的高衙内这个人物,其实反映的就是当时社会的一个缩影。他原本是高俅的叔伯弟兄,为了达到自己得享荣华富贵的目的,竟然屈居辈分,甘愿给高俅做了干儿子。高衙内这个人物,可以用三句话来评价,这三句话也是当时社会现实的一个缩影。

  富安之歹毒和心机深重可见一斑,果真是自古帮闲多作恶:他吃准了高太尉宠爱高衙内,必然对他所献之计言听计从,即便是害了林冲一条性命也毫不在意;他也吃准了林冲不敢轻易得罪高太尉,必然会一步步退让,使他的计策一步步得以实施;他还吃准了陆谦陆虞侯为了讨好高衙内、巴结高太尉而顾不得朋友交情,必然会出卖林冲,参与陷害林冲。于是乎,林冲的灾难从天而降,先是被陷害要发配沧州,继而险些在野猪林被押解他的公差董超、薛霸害了性命,最后富安、陆谦甚至追踪到了草料场想要亲自取了林冲的性命。富安这个帮闲何其歹毒!作恶多端!高衙内豢养了一批富安这样的帮闲,高衙内已经够恶了,富安这样的帮闲比恶人还恶;高衙内已经够坏了,富安这样的帮闲比坏人还坏!

  林冲

  高俅本就是东京一名破落户的浮浪子弟,仗着身上有些本事,又善于巴结,逢迎有术,加上机缘凑巧,让他逮住了机会,短短数年一跃成为殿帅府太尉这样的实权人物。俗话说,小人得志便猖狂,高俅得势以后,第一个就拿王进开刀,逼得禁军教头王进星夜逃离东京,再也不敢出现在高俅的势力范围内。高俅无恶不作,身为他的干儿子的高衙内,做不了高俅那样的大恶,就孜孜不倦地做小恶,那就是欺男霸女、巧取豪夺。

  高衙内

  第一句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在水浒原著第20回《梁山泊义士尊晁盖、郓城县月夜走刘唐》中,也出现了类似的只言片语。当时晁盖已是梁山之主,林冲派了两个心腹小喽啰去东京接娘子上山。然而林冲等来的却是噩耗:“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这时距林冲白虎堂事件将近一年,高俅还在为儿子逼亲,而恶贯满盈的高衙内此时还尚在人世,甚至连传说中的相思病都没能要了他的狗命。

  但自从林冲娘子自杀后,高衙内就彻底在水浒中销声匿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他病情如何发作、情绪有何波动,书中再未交代半句。罪大恶极的高衙内就这样轻易地失踪,竟丝毫没有受到正义的惩罚,这让很多善良的读者心存不甘。但失踪也恰恰给读者留下了足够的想像空间。后世的人们可以尽情地、不受道德约束地对高衙内的结局进行种种解恨的改编,以教育后人、警醒恶人。如《荡寇志》中高衙内被林冲挖眼、割耳、活烹,98版电视剧《水浒传》中高衙内被菜园泼皮阉割,一些电影中高衙内被林冲斩杀等等。

  这个臭名昭著的花花太岁,对待林冲娘子却是一见钟情,甚至达到一往情深的地步。在岳苗和陆谦家两次勾搭未遂后,无耻的高衙内居然还害上了传说中的相思病。在狗腿子富安、陆谦的策划下,高俅的直接参与下,林冲深陷“白虎节堂”事件不能自拔,被刺配沧州。按理说,这时高衙内和他的狗腿子应该弹冠相庆才对,然而这之后,有相思病在身的高衙内却再也没有露面。他到底病重病愈、是死是活呢?书中再也没有直接描写,很多读者也对此疑虑重重。可以说,大恶人高衙内生死成谜,成为很多读者心中难解的结。

  作为高俅的螟蛉之子,无恶不作的高衙内显然是兄弟兼父亲高俅的一个真实缩影。高衙内原本是高俅的叔伯兄弟,结果却违背伦理成了高俅的干儿子。仗着高家的权势,高衙内在东京胡作非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成为他的独特癖好。

  这些水浒的衍生品所进行的改编,虽然看上去不那么严肃、严谨,但显然更符合大众的心理需求和道德审美。最后,不管高衙内结局怎样,小编还要强调的一点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纵观之后的水浒情节,高衙内虽然没有直接出场,但在一些琐碎的细节里,仍然可以探寻到关于高衙内的蛛丝马迹。在水浒原著(120回本,下同)第10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候火烧草料场》中,富安、陆谦秘密潜往沧州,火烧大军草料场,在土地庙前有一段对话。一人道:“林冲今番直吃我们对付了,高衙内这病必然好了。”另一人道:“……张教头越不肯应承,因此衙内病患看看重了。”这二人之间的对话,透露出的信息就是高衙内还没有得到林冲娘子,他还活着,只是相思病渐渐加重。

  如果是不懂法的人,像李逵之流,碰到这种事情那肯定上去一板斧就把衙内给剁了,但是林冲是京城里的军官,他知道不能随便打死人,更何况他还是太尉的儿子。林冲忍气吞声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继续能过好日子,恰恰是这样的人才是最容易受欺负的,真是鲁智深那种不怕事的暴脾气也绝对不会忍,因此可以说高衙内这种人就是被老实人惯出来的

  有一句古话叫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说的就是这种人,但是吃亏的事君子,小人反而会洋洋得意,这样一来社会上就没有人愿意做君子了。高俅蔡京这样在朝廷上呼风唤雨的人物,他们就是这样一步步被这种小人天天咬耳朵,从而失去了自己的判断能力,也变得麻木不仁。梁山上的好汉,很多人没有受到朝廷大官的迫害,但是受到了这种人的压迫和欺负,才最终上了梁山,所以高衙内这一类人才是直接导致老百姓民不聊生的原因

  高衙内为了讨好高俅,不惜给人家做儿子

  高衙内是水浒里一个比较有特色的人物,他是当朝太尉高俅的儿子,家里有权有势,而且他也秉承了纨绔子弟的那种嚣张和霸道,经常仗势欺人,这类人在水浒里面经常出现

  白秀英凭仗着知县情人的身份竟然就敢为非作歹,把一个衙门里的工作人员羞辱的没有丝毫尊严。这种小臭虫往往才会坏了一锅汤。倒霉的只能是那些没有权势依靠的人,只能忍受欺辱没有丝毫的招架能力,最后只有起义造反一条路。在那个社会下,所有人都有一种委曲求全,懦弱的性格,所以梁山好汉的故事才会那么的发人深省

  本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文章为趣读水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其实水浒里出现的直接祸害老百姓的人都是有所依靠的,他们形成了一伙仗势欺人的市井力量,如果单纯的是几个奸臣在朝廷上面惑乱朝政,民间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怨气,直接和老百姓接触的恰是这些大官的亲信,他们也是直接和老百姓接触的人,也是融入到梁山好汉生活中的一些造反的不稳定因素。像调戏妇女的高衙内,霸人地产的殷天锡,糊涂嚣张的蔡九,这些人才是直接参与人民内部矛盾的始作俑者。当然比他们更可恶的就是他们手下的人,也就是最基层的小官僚或者借助弱小的权势也敢办坏事的人

  高衙内占的是高太尉的光,而陆谦占的又是高衙内的光,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嚣张,越往下越坏。陆谦攀附着高衙内,为了自己能够升迁不惜出卖曾经的好兄弟,一步步的陷害林冲,非要置他于死地。黄文炳借助蔡九知府和蔡太师的关系,专门出一些毒招阴谋来立功,幻想有一天能够得到蔡九的推荐到太师身边去做官。

  高俅是水浒里的大奸臣,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的小人之一,但是梁山好汉和他本来没有什么交集,高俅也不可能亲自去做坏事,所以他身边的人会替他做坏事,这样来反应出高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是自己的养子调戏良家妇女,后来又有自己的侄子高廉小舅子殷天锡的狗仗人势,这些事情高俅都没有直接参与,但他确实是罪魁祸首,如果没有得到他的认可手下那些人绝对不敢这么做

  在水浒中,高衙内是高俅的养子,衙内并不是一个官职,古代人喜欢把有权势之人的近亲叫为衙内,意思是衙门里面的人物,只是一个敬称。在水浒里说高俅没有孩子,就把叔伯的儿子认作自己的养子,这里就可以看出作者对于这种人是多么鄙视了,叔伯的儿子应该是自己的堂兄弟,而他却把他们认作自己的儿子,实际上就是说高俅这种人完全不顾伦理道德,胡作非为,高衙内这一类人为了攀附权势,不惜给人家做儿子,是作者纯粹的对于这种行为的鄙视和讽刺

  高俅贵为殿帅府的太尉,基本上可以说在东京一手遮天,他的养子自然也是飞扬跋扈。而且这个高衙内特别好色,最喜欢调戏良家妇女逼良为娼,由于老子的权力在那里摆着,所以整个京城的老百姓都害怕他,遇到他欺负自己只能忍气吞声,就连一身武艺的林冲也不例外。当时高衙内调戏林冲的老婆,按照林冲那种武功一拳就可以打死高衙内,可是他看清楚脸之后立马就软下来了,这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儿子,自己想要生存就不能打他,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会助长这些人的戾气

上一篇:[女权主义者]看民国女权主义者有多先进:完爆洗
下一篇:[海岛地图]海岛地图人气下滑严重,不得已重做,